【S/B】光影十字路 Light-crossed(Chapter 2)

01

大概是布鲁斯把头罩扔在操纵台上的力度比平时重了几分,阿尔弗雷德从蝙蝠摩托的零部件上抬起头来,审视的目光扫过布鲁斯的面庞。他的眉毛向上飘移了一毫米,手上依然稳妥而精确地向齿轮连接处滴保养油。

 

“意料之外的麻烦,先生?”

 

“总有人忍不住要把鼻子伸到不属于他的地方,这也是预想之中。”

 

“您往大都会送去的那几百只无人机想必也很赞同这句话,布鲁斯少爷。”

 

阿尔弗雷德忽略了对方从嗓子眼里发出的抗议的咕哝,在一块干净的布上不紧不慢地擦了擦手,端起放在一边的托盘。他在路过制服陈列柜的时候看见布鲁斯已经把目前电脑里所有的关于超人的资料调了出来,包括一年前大都会各个监控器捕捉到的超人与毁灭日的那场战斗。

 

“看这儿,还有这儿。”布鲁斯把影片倒回去,比起对着老管家说话,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他反复地观摩超人挥拳时的动作,与毁灭日坚不可摧的皮肤接触时发出的震波击碎了地面。“他强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在这股力量面前,我们有多少几率能赢?”

 

“我想我们可以松口气,感谢上帝他站在人类这边。”阿尔弗雷德走上前,伸出手,把视频的进度条拉到最后。“除非您看了一百多遍都没注意到,先生,他为人类而死。”

 

“现在他回来了,阿尔弗雷德。所以,我们有多大的几率?”

 

02

“百分之四十二。”

 

露易丝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把克拉克从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失神中拉出来。

 

“什……什么?”他不着痕迹地反手盖住被自己惊吓之中捏断了的钢笔,感觉到手心被墨水洇湿。

 

“超人对布鲁斯韦恩的胜率,小镇男孩。你自己都不关心的吗?”露易丝重重地坐在克拉克身边的办公椅上,顺着力道转了两圈。“与银河广播集团旗下电视台合作的节目,你可别告诉我你把它忘了……羡慕你的好运气,回来没多久就能遇到这种机会,与一位投票选出的名人有三天形影不离的机会,期间的故事在最后总结成一篇报道。”

 

“以及所有的行程都在摄影机的密切关注之下,我感到很多小隐私很快就要不属于我自己了。这种真人秀一样的噱头到底是谁想出的主意?”克拉克有点想要扶住自己的额头,在记起了满手的墨水之后打消了这个想法。

 

“摩根·埃奇,银河广播集团的CEO,毫无疑问。如果你问我的话,我认为他是一名聪明的商人。以及得了吧,你没什么好抱怨的。一开始超人遥遥领先的时候就已经有一大堆人眼红你这次的抽到的签。快到结束的时候以为没有什么悬念了,结果布鲁斯韦恩忽然宣布加入——本来他都已经干脆利落地拒绝了——支持率一路大涨。无论是超人还是韦恩,都有无数的故事可挖,不知道有多少人正翘首以盼着这些茶余饭后的新话题。我很嫉妒,克拉克。”

 

“我只是觉得这一开始就是个坏主意。”

 

他确实这么觉得。当佩里在会议室里向他们宣布要从他们中间挑一个人来实现这项联合策划,并且摸出来一个抽签盒的时候,他就这么觉得了;当他盯着自己手中便签纸上“你被选中了”的字样时,这种感觉只增不减;当他看到接受采访的人选名单,代表超人的那一栏支持率节节抽高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应对最坏的情况了。

 

“我不记得有人征求过超人的同意?”克拉克试探性地对佩里进行旁敲侧击。

 

“埃奇先生认为这不会是个问题。”佩里回答,虽然他看起来不喜欢这个说法。“他表示会把三倍于广告收入的慈善款捐给儿童福利院,超人不会拒绝这项提议的。”

 

克拉克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正确的预测。

 

布鲁斯韦恩的半路参战帮他省去了设计制作一个能蒙混过关的1:1等身超人机器人的麻烦——说真的,他已经开始画设计图稿了。对于大众而言,这位哥谭富豪的曝光率时高时低,经过精心控制的绯闻会在恰到好处的时机上报,比起满足众人的窥伺欲望,反而更加强烈地撩拨起他们的好奇心。因此克拉克毫不意外人们对于这一次韦恩参与其中的狂热心理,三天三夜的跟踪拍摄加上结束时的长篇访谈,就像是终于要吃到垂涎已久的美味佳肴。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超人毕竟是一个遥不可及的陌生梦想,相比之下,布鲁斯韦恩仿佛是低垂于树下、就快要触手可及的果子。

 

无论此举是否意在拯救自己岌岌可危的隐藏身份,克拉克依然谨慎地对于布鲁斯韦恩表示感谢。他也知道对方埋藏于深夜的小秘密,这让对方的动机更加令人迷惑不解。他本有机会在昨夜的正面接触中把疑问说出口,但是当他真正地见到对方之后,任何准备好的话都被他扔回了孤独堡垒,冻成一团。

 

大脑短路,每次都发生得正是时候。

 

“听着,克拉克。”

 

克拉克听见露易丝的声音变得严肃正经,于是他停止了手上正悄悄把钢笔碎片碾成粉的毁尸灭迹行为。

 

“你是知道我对于在大都会上空飞来飞去的那个人背后的故事兴趣有多浓厚,但是我投了布鲁斯韦恩一票。如果——真的是如果——超人最后被选中了,你得帮着他留个心眼。我不知道他对此了解多少——他不在的这一年里发生了太多事——不过我一直在调查‘国际帮’这个组织。虽然没有到手切实的证据,不过我有理由相信摩根·埃奇与这个恶棍帮派有联系。如果他们想要任何关于超人的信息——弱点,身份,或是别的什么,那这次机会简直是得天独厚。我甚至认为,埃奇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坚持要做这个节目。所以,绝对不要报道任何会对超人造成不利的消息。”

 

从心里奔涌而出的暖流让克拉克翘起了嘴角。

 

“我会确保这一点的。”他说,“没有人会因为这件事受到伤害。”

 

03

“宁愿是我,也不希望是别的任何人。”

 

蝙蝠侠对着车里的通讯器大声说,一边轻车熟路地设定前往阿卡姆疯人院的最短路线的导航。“超人的弱点和身份如果被不怀好心的人知道,他有可能会被威胁,行为不受自己控制,这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局面。”

 

“我已经把大宅里收拾了一遍,确保不会留下任何可疑物品。但是三天的跟踪拍摄,先生?除非您愿意暂停现在这个激烈的夜生活——我知道您光是听到这个提议就已经无法呼吸了——他们总有机会拍到布鲁斯韦恩与蝙蝠侠之间的联系。恕我直言,这太冒险了。希望您在那些记者把镜头戳进庄园以前能够再考虑一下,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干巴巴地建议道。

 

“有点迟,阿尔弗雷德。他们今天就该来到家门口了。”蝙蝠侠一只手转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忙着点开武器系统,清点没来得及补充的装备。“现在告诉我阿卡姆里面的情况。”

 

他听见对面清晰传来的一声叹息。

 

“阿尔弗雷德……”

 

他张开口,不知道该对那位他视为父亲一样的男人说些什么。对他来说,语言用来解释行为的理由与逻辑时是十分趁手的工具,加上了情感之后它似乎就被砍去了手脚。他想起迪克离开家的那一天,杰森被埋在爆炸后的废墟中的那一晚。他觉得他是永远也脱不开这份诅咒了。

 

“我别无选择,阿尔弗雷德。”

 

“您有的,先生。五年前戴上头罩的那一刻,半年前从轮椅上归来的那一刻。您只是每次在来到岔路口之前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蝙蝠侠无言以对。他在几十秒的沉默后远远地看见了疯人院阁楼的尖顶,于是他又催促般地问了一遍。“里面的情况,便士一?”

 

警报是在他回到蝙蝠洞后不久拉响的。那会儿他刚看完超人的录像(一遍又一遍),正在实验台上检查他从墓地里带回来的证物。阿卡姆疯人院的异常毫无预警地出现在他的主电脑上,一条条流动过去的警报像是海啸一般淹没了整个屏幕。

 

“继续监控!”他只来得及丢下一句话,就跳进了发动机刚刚冷却下来的蝙蝠车里。

 

现在他快要能看到通往疯人院的桥梁了,从这个角度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即使是白天,这里阴暗森冷的环境一如既往,除了稀稀拉拉的无家可归者,在后巷的垃圾堆旁烤着火。

 

“信号里显示阿卡姆里面发生了大规模越狱,先生。贝恩、企鹅人和杀人鳄都从各自的牢房中消失了。监视器在刚才的十分钟内被人阻断了,现在正逐渐恢复中。那些狱警依然在岗位上,只是……”他停顿了一下,“……失去了生命迹象。这看起来不像是任何一名已知反派的手笔,先生。”

 

“他们一向喜欢戏剧化的出场,如果是往常的大规模越狱,现在这里已经是一片火光了。但是现在,这附近安静得令人奇怪。”

 

蝙蝠车冲破了疯人院的铁门,漂移到正门前停下。他在思索了一秒后踢开了厚实的大门,戴上呼吸器的同时扔进去一个烟雾弹。他在一片黑暗中小心地侧身进门,无声地摸到警卫换岗的小房间。那里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人,而他一一确认过,全都没有了呼吸。

 

“没有任何越狱逃犯的迹象,先生。”阿尔弗雷德担忧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请千万注意。”

 

他这次采取了老管家的建议,搬开通风管入口的动作比平时更为小心。他向上攀爬,在宛如迷宫的管道中穿梭,穿过只有他知道的关口,直到来到被单人牢房环绕着的大厅。这里警卫森严,全天无间断处于密切监控之下,是那些最臭名昭著的囚犯的最终归属。而现在这些牢房的大门依然处于紧锁状态,只是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蝙蝠侠悄无声息地落到地面,散开的披风随着他直起的身体重新聚拢。他来到曾经关着贝恩的牢房前,在外面仔细查看了内部情况之后打开了大门。

 

他站在房间的中心,红外线成像仪没有捕捉到任何其他的生命气息。这里不像是发生了剧烈的打斗,双手的护甲随意地丢在床上。他知道贝恩曾经接受过怎样严苛的训练,行事极为计划得当而精准有效——他曾经吃了大亏。如果他计划着主动越狱,那么便不会如此丢三落四。一定是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了他们,布鲁斯最后得出这样的结论。

 

他正在思索这件事与小丑的失踪有无联系,就听见身后大门关上的一声轻响。他转身扑了过去,还是晚了一步。有人在黑暗中扭转了锁扣,敲进了锁定密码。

 

蝙蝠侠向大门掷去蝙蝠镖,听见它们哐啷落地的声音。这不奇怪——这些牢房大门都经过特殊的设计制造,才能做到把那些恶徒牢牢地关在其中。他摸向万能腰带,才发现因为离开得太过匆忙,没能补充任何用得到的爆破物。

 

在他搜索着身上所有的口袋时,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起来。有人打开了无色无味的麻醉气体开关,他意识到。他的手在伸向最后一个呼吸器的半路上垂了下去,连带着沉重的身体一起倒在地上。

 

04

克拉克站在韦恩庄园的大门前,身后是两个硕大的摄像机镜头。他对着门柱边的监控器扯出一个笑容,程式一般地开始念道:

 

“我们很荣幸能够邀请到布鲁斯韦恩先生参与这个节目。我是克拉克肯特,星球日报记者,会按照之前的协议,与韦恩先生相处三天。希望这能是一段有意义的时光,为每个人带来美好的回忆。”

 

大门在他念完稿子的话音落下时缓缓打开了,于是两辆汽车得以沿着长长的林道,绕过喷水池,开到韦恩大宅的门口。

 

阿尔弗雷德为他们打开了门,他的蓝眼睛对上了克拉克的。

 

克拉克在里面看到了一丝犹豫,紧接着是两方想法的激烈冲突。最后对方显然拿定了主意,像是孤注一掷一般拽过他的胳膊,那力气相对于一名老人来说出乎意料地大。

 

“肯特先生,说实话我不知道能否把信任托付于您,但是这很紧急。”老管家看着他的眼睛说,“布鲁斯少爷还没能回来,我与他失去了联系。无论如何,他的另一个身份都不能公之于众,所以请您与我在这些人面前演一会儿戏。”

 

TBC


note:说着“好想急死你”,第二章就在打让他们同居的主意了……作者只能捂脸(x(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呀……

评论(25)

热度(143)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