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圣诞拐杖糖 Candy Cane(End)

简介:虽然估计他们的圣诞贺文已经比圣诞树上的挂饰还多了,不过还是想也掺一脚。

PG13

原作:DCU

Disclaimer: 我不拥有他们,只有发自内心的祝福


01

“……克拉克一般在圣诞夜都会早早去睡觉,不会缠着乔纳森再讲一遍亚瑟王的故事,一年也就有那么一个晚上会这样听话。我得隔上十几分钟就去给他盖好被子,因为他睡眠中也是那么兴奋,无意识地就会飘起来……”

 

布鲁斯被壁炉中偶尔噼啪爆出的火星闪到了眼睛,才意识到玛莎是在跟他说话。他抱着专门调配的低酒精蛋奶酒窝在沙发上,肚子里塞满了火鸡与栗子,思维在哥谭此时的街道与被温暖包围后的昏昏欲睡来回切换。

 

这是他在堪萨斯农场度过的第一个圣诞,一开始即使有那么些拘谨,也早已跟着碎肉玉米饼和奶油牡蛎浓汤一起被消灭得干干净净了。克拉克在他伸出手,准备在门上敲下第一声之前就拉开了木门,满屋的热气与一个巨大的笑脸几乎在同时扑面而来,差点把手里价值不菲的酒扔出去。紧接着他被拽着领带拖进屋,在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被克拉克替换成一条鲜红色的,上面有小小的雪花图案(“家庭聚会,布鲁斯!真不敢相信你穿得这么正式”)。他在克拉克逼迫他继续换上一双红底金条纹的羊毛袜时用眼神与绝望的脑电波大声抗议,然而玛莎在边上笑吟吟地看着呢,他怎么也做不到把此时内心推推搡搡快要冲出喉咙的言语攻击化成实质。克拉克——完全预料到一切、像是要把这个难得的机会榨干一般为所欲为——倒是没有任何想要压抑掩饰自己心情的意图,嘴巴上讲个不停,愉快的声音跟着他在屋里上上下下飞来飞去,给圣诞树上挂装饰,从烤箱中取出热腾腾的香草面包。

 

“你知道,今天不是世界末日,对吧。”布鲁斯在他又一次靠近时斟酌着语句,“我们明天还要去暸望塔值班。玛莎不在那儿,阿尔弗雷德不在那儿,你的救兵都不在……”

 

“哦,圣诞快乐,布鲁斯。”克拉克第一百次说,给他带上一顶圣诞帽,离开前又往他的嘴巴里塞了两根拐杖糖。

 

朴素的薄荷甜味从他的舌尖上散开。他用牙咬着柄部,把它们竖立在舌尖上,看起来就像是吹起来的胡子。

 

好在晚餐开始之后,克拉克就停下了他决心把布鲁斯打扮成另一棵圣诞树的举动。他松了一口气,在被塞进更多水果蛋糕与南瓜派的间隙计划自己详细切实的报复行动。肯特家的猫有时候过来用体侧蹭他的裤脚,他悄悄地让它舔掉他手上的奶油。

 

布鲁斯回过神来,玛莎靠在壁炉边的扶手椅里,正对着他说,“等他睡着之后,乔纳森就会把礼物包起来,放在……”

 

“你是想说,是圣诞老人把礼物包起来。”克拉克在地毯上有些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纠正道。

 

布鲁斯挑起了眉毛。玛莎慈爱地看了一眼克拉克。

 

“圣诞老人把礼物包起来,当然了,亲爱的。”

 

02

“你在告诉我你依然相信圣诞老人是存在的吗?”布鲁斯在他能找到的第一个无人角落里大声地指出,努力压住笑声,“克拉克,你自己每年都会扮成圣诞老人给那些小孩子送礼物。”

 

“对啊!”克拉克更大声地回答,就像是在指责布鲁斯如何看不到这样一个明显的事实,“别的小孩的圣诞老人是我,那我的圣诞老人是谁?”

 

“当然是乔纳……”

 

“不可能。”克拉克坚决地否认道。他摇着头,脸上写满了拒绝,“不可能。我在暸望塔上也会得到礼物,爸肯定是没去过的。”

 

“好吧,我向你坦白,鉴于联盟里大概只有你一个人不知道了。”布鲁斯决定今天残忍一回,“是闪电侠。”

 

克拉克抱着脑袋蹲了下去。

 

“表现出与自己年龄相符的行为很难吗?”布鲁斯乘胜追击,“以及你为什么会有我能让陌生人进入暸望塔的错觉?”

 

“圣诞老人不是陌生人。”克拉克挣扎着。

 

“你说的对,当然了,我们都认识嘛,是闪电侠和乔纳……”

 

克拉克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下,侧着身以一个违反引力定律的速度缓慢地倒了下去。

 

“我在制造慢镜头,”他没忘记回头告诉布鲁斯,“以表示角色心中此时的震惊与无措。”

 

布鲁斯面无表情地走开了,不是很清楚刚才自己提起对话的动机与意义。他路过边桌时顺手抓过一根迷你拐杖糖,剥开包装以后扔进了嘴巴里。

 

03

圣诞气氛总是追着感恩节的脚步到来。还有一个月的时候,人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把彩灯从地下室里拿出来,挑出家门口最端正的一棵树,仔细绕出别人家都比不上的花样。

 

蝙蝠侠发现自己很难如此积极地融入进这种对于节日的期待中。多年来,对他来说,这段时间与平时的不同之处仅仅体现于咖啡连锁店的纸杯换了个颜色,天蓝底色上面画了个小雪人。他只能叹口气,在众人安静的注目下接过浓缩咖啡,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指握上小雪人的那一刻无比怀念平时黑乎乎的平凡无奇的包装。

 

对于圣诞,他没什么好期待的。除非他去运回来一片森林,否则那株硕大的圣诞树放在哪儿都会显得整个大宅更加空旷。阿尔弗雷德会默默地做好精致而丰盛的圣诞晚餐,然后一个人在餐桌旁等着它们凉透。蝙蝠车往往会在三四个小时之后轰鸣着回到洞中,车轮上沾着混了泥的雪水。

 

阿尔弗雷德会把放回烤箱中的食盘端上桌,小圆甘蓝的表皮因为泡在酱汁里太久皱了起来。他站在一边,看着布鲁斯狼吞虎咽,在他手边放下一把拐杖糖。

 

“不是个小孩了,阿尔弗雷德。”他含混地说。

 

“我希望牧羊人。”老管家回答,用手指了指上方,“会照看好他的羊群,尤其是迷失了的那几只。”

 

布鲁斯放下叉子,整个人陷入沉默中。

 

“我知道我的道路,我选择了它。”他最终说,“我也将走下去。”

 

阿卡姆的常驻居民往往也选择在这个时候以另一种方式庆祝,朝蝙蝠侠与哥谭扔出数不胜数的围绕圣诞主题的奇思妙想。蝙蝠洞中的警戒等级在感恩节一过就提升到了红色,代表危机的红灯闪烁得像是圣诞节彩灯。布鲁斯偶尔反而会感谢这一点——这让他陷入无休止的忙碌,不至于在黑夜中独自想起多年前的剧院后巷。他用比平时更大的力气去送给小混混们黑眼圈,那些把枪口伸向一家三口的会得到最丰盛的一顿圣诞胖揍。

 

这持续了有几年,直到某一次蝙蝠车风驰电掣地穿过瀑布,然后伴随着刺耳的轮胎摩擦声停在洞口。

 

他一定是走错了地方。布鲁斯撇撇嘴,开始准备倒车。

 

“嗨,布鲁斯!”克拉克显然不这么想。他抱着一大捧挂饰,飘在半空中。布鲁斯注意到钟乳石上绕满了彩灯,岩石壁上挂着花环,那枚巨大硬币上的林肯像被黏了白色的胡子,小丑扑克牌被金红相间的帘子罩了起来,上面用枝条拼写着“再见”。

 

这是他们初识的第二个年头。

 

布鲁斯停住车,从驾驶舱里跳了出来,抱起胳膊。克拉克从怀中挑出一只硕大的圣诞帽,缓慢地飞向洞里的那只大恐龙。

 

“在我对你实施航空管制之前,克拉克肯特,从那里下来。”

 

克拉克的视线找到了布鲁斯头罩上白色的目镜。他没有断开视线连接,以同样的缓慢速度固执地把手伸向恐龙上方,让那顶帽子在布鲁斯面前掉在恐龙的头上。

 

布鲁斯用右手撑住了额头。

 

阿尔弗雷德端着葡萄干米布丁来到蝙蝠洞中,比往常此时看起来都要开心。这很说明问题——从没人能从他的表情中读取比一枚格式化的硬盘更有价值的信息。

 

“接下来你打算唱圣诞颂歌吗?”布鲁斯问道,气势汹汹地把布丁咬下一大口。

 

“我确定这里混响不错,”克拉克咧开嘴,“不过今天算了。等吃完了布丁——谢谢阿尔弗雷德,这太美味了——我待会儿还要回堪萨斯,绝不能错过第二天拆礼物的时间!”

 

布鲁斯的勺子慢了下来,像是忽然珍惜起剩下的那一半米布丁,不舍得一下子吃完。他小口小口地舀着那柔软清甜的食物,披风偶尔扫到系在主电脑上的铃铛,清脆的铃声成为两人沉默间唯一的调剂。

 

“要不然……”克拉克有些迟疑地开口。“你和我回小镇过圣诞吧?阿尔弗雷德也会被邀请,今年,或者明年……”

 

布鲁斯的勺子掉在碗里,披风撞起了一串铃铛。他在瓷碗也脱手之前找回状态,放大的目镜依然暴露出内心的惊讶。也许是太措手不及了,他几乎是想都没想,下意识地便给出了回答。

 

“不。”

 

04

戴安娜在茶水间找到一个耷拉着肩膀、低垂着脑袋的超人。对方心不在焉地用拐杖糖搅拌着咖啡,而那液体一点热气也不剩下了。

 

无论是出于关心还是好奇,戴安娜都觉得自己有必要问一下。

 

“那个,”她指着溶了半根拐杖糖的咖啡,“好喝吗?”

 

克拉克停下了搅拌,用充满了谴责的眼神看着她。

 

“开玩笑的。”戴安娜举起手,走到克拉克身边,给自己也泡了一杯香浓的咖啡。她的手指越过装着搅拌棒的盒子,从它边上的篮子里捻起一根拐杖糖,学着克拉克的样子搅拌起来。

 

进入圣诞季之后,这类装着拐杖糖的篮子便在暸望塔上四处可见。易食,方便携带,味道不错,卡路里含量也低——至少黑金丝雀与扎塔娜是这么坚持认为的。很快在走廊里,最常碰到的景象便是嘴巴里叼着拐杖糖的超级英雄,或者正奔赴任务,或者从战场上归来,让那带有薄荷味的清甜滋润干燥的喉咙。

 

“布鲁斯不想跟我回家过圣诞节。”克拉克低落地说,“我理解,他有自己的家,更豪华,烤箱能塞进我们家整个厨房。”

 

“你知道不是这类原因的。”戴安娜嘬了一口咖啡,露出一个鬼脸。

 

“是啊,我知道。”克拉克叹了一口气,“为什么我当时没想到呢?脑子一热就问出来了。看见别人家在节日时团聚庆祝,布鲁斯心里一定不会好过。”

 

“或者他不想打扰。”戴安娜提出另一个可能性,“毕竟这是难得的属于家人的时光。”

 

克拉克又叹了一口气,把拐杖糖剩下的一截丢进嘴巴里,咔哧咔哧地忧伤地嚼着。

 

“这难道不是很好解决的问题吗?一加一等于二。”戴安娜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你们成为家人不就得了。”

 

05

蝙蝠侠正在下坠。他射出去的抓钩碰到光滑的玻璃幕墙,被反弹回来。于是他便无阻碍地向下坠落,看着街道离自己越来越近。

 

接着他感到腰带被钩住了,披风掀到了自己的头上。在最初的震动过后,他停止了与地面距离的缩短。

 

“我们回家一起过圣诞吧,布鲁斯。”克拉克把重音咬在“我们”上。他听起来有些紧张,又带着那无穷无尽的来自超人的固执。“在你说‘好’之前,我们就一直保持这样。”

 

“好。”布鲁斯说。

 

克拉克差点让布鲁斯重新掉回地面。“就这样?”他惊讶地问。

 

“否则呢?”布鲁斯问,努力想把堆叠在头上的披风掀开。“我们飘在星球日报社外面,而里面有足够多的徕卡镜头把这一幕以高清晰度拍下来——我知道具体的数目,因为我批准通过了这一批采购——而我确定我不想这样上报纸。超人用一根巨大的拐杖糖钩住蝙蝠侠的万能腰带?不,谢谢。”

 

“你不能让这个事实蒙蔽你的判断,布鲁斯。”克拉克晃了晃手中的拐杖糖,“我想要知道你真实的想法。”

 

“我确定,克拉克。”布鲁斯说,“别让我说第二遍,以及快点把我放下来。”

 

克拉克在半空中把布鲁斯调了个方向,现在他们脑袋终于都朝着上方了。布鲁斯的披风落了回去,让他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改主意?”克拉克歪着脑袋问。

 

布鲁斯想了一会儿。

 

“不想看见阿尔弗雷德继续一个人独自等我了,也不想继续吃冷掉的小圆甘蓝。”他说,“至少圣诞夜不想——这是给家人的时光,我想大概可以偶尔作为特例。”

 

06

布鲁斯在快要走到客房的时候被克拉克从后面抱住了。

 

他们的吻从走廊中持续到房间里,在书桌上气氛达到热烈。克拉克剥开另一根拐杖糖,甜腻的尖端从布鲁斯的脸侧游走到下巴,再顺着向下的曲线抵达锁骨。他在那里摩挲着,用舌尖品尝凸起与凹陷,几乎分不清那薄荷甜味是来自拐杖糖,还是布鲁斯。

 

布鲁斯从喉咙底轻喘了一声,左手绞在克拉克的头发中,右手漫无目的地扫向桌面。

 

然后他们听见了台灯落地的声音。肯特家的猫本来在垫子上睡得正香,此时轻盈地跃到床脚,对着他们露出牙齿。

 

“发生什么事了吗,亲爱的?”玛莎从门口探进头来。

 

克拉克一把将拐杖糖塞进嘴巴里,把双颊撑出一个J型。他摇摇头——他也做不了别的——指着猫,像是拿它没办法那样耸了耸肩膀。

 

玛莎挑起了眉毛。“如果你们想要的话,床边柜上有更多的拐杖糖。”她说完就离开了,顺手带上了门。

 

布鲁斯借着这个姿势,用手指勾过拐杖糖的篮子。他拿过一根,用牙齿咬着包装,看着克拉克。

 

“我还知道更多用途。”他用舌头在包装袋上舔了一圈。“想学学吗?”

 

The End


note:提前祝福圣诞快乐!感谢一年以来的支持,明年再见!


评论(53)

热度(415)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