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深水炸弹 Depth Charge (Chapter 32 & Epilogue)

01

他们也许在对方的眼睛里陷得太久,以至于周围的亡灵都撤退到几步之外后才发现。那些亡灵自觉地让出一个缝隙,露出哈迪斯,耸着肩膀叹了口气。

 

“我不是很明白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哈迪斯说。

 

“也许你应该先学会爱你自己。”克拉克建议道。

 

“也许吧。”哈迪斯又耸了耸肩膀。“不管怎么说,地府现在一时半会还无法承受刚才那样浓烈的感情。”

 

“我们是做到在地府里搞出温室效应了吗?”克拉克有些惊讶。

 

“地府没办法留住你们,所以你们走吧。带上那群人类,下次等他们凉透了再送过来。”

 

布鲁斯哼了一声,克拉克从那个音节中听出了满意。

 

“我跟你们暂时毫无瓜葛了,”哈迪斯说。“剩下是你们跟幽灵之间的问题。先提醒你们一下,就当我偶然的好心肠——这可能会是很大的问题。那些人类被送来的时候,几乎都失去了自我意识。幽灵也许有办法把记忆与意识塞回他们的脑子,不过,用他的话来说,那会打破很多平衡。”

 

“幽灵。”布鲁斯最后一次呼唤出了那个名字。

 

披着斗篷的神的代言人如约出现在他们眼前,庄严肃穆,一如既往。

 

“你能做到吗?”布鲁斯问道。

 

“如果天平两端能达到平衡的话,是的。”幽灵说。他低下头,而布鲁斯终于从对方几乎可以算成悲悯的表情中看出生前人类的影子。“我需要重新构建全人类的记忆与曾经存在的思想,相应的我需要拿走同等的记忆与存在。找到能够与那些记忆对等的价值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能,但有个例。”

 

“超人与蝙蝠侠。”幽灵用他神性的声音缓缓说出。“宇宙的平衡点,建立起平衡的根基。”

 

这不是布鲁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他仍然清楚地记得捣蛋鬼曾经告诉他的话,在他深陷曾感受过的最为绝望的时刻。他开始猜到将要发生的会是什么,幽灵将向他们提出怎样的交换条件。

 

蝙蝠侠为一切可预料到的可能发展做好准备,这是他在长久的战斗与磨练中一直保持的习惯。他凭借这一点,在遇到最坏的情况时也不至于乱了阵脚,因为那些情况都被无数遍地设想过、推演过,而他有一柜子的计划在等着处理那些问题。

 

如果一定要问他的话,这不是他没有预想过的结果。与此同时,不感到遗憾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虚假回答。让他放弃生命也许会更容易一些——事实上,让他放弃什么都会更容易一些,至少他不会觉得心脏像是被之前的亡灵一拥而上地占据,在绝对零度下一点一滴碎成粉末。

 

他没有后备计划来对付这个。

 

“做你应该做的,幽灵。”

 

“我将消除超人与蝙蝠侠在人类社会中的存在。所有的记忆,所有的痕迹。没有人会记得你们今天付出了什么。这包括你们,布鲁斯韦恩,与克拉克肯特。”幽灵说。“这些将被拿去重新构建你们那个世界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那是个……那是个合算的交易。”克拉克回答。他没有费心去掩饰声音中的颤抖。“但我还是想讨价还价。真的不能只拿我一个……”

 

“我们一起,克拉克。一起。”

 

他想这大概是剩余的为数不多的机会,能够与克拉克一起做些什么。明天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世界上将从未有过超人与蝙蝠侠。而自然的,布鲁斯与克拉克也就从未相遇。那些时光,曾属于他们,将不复存在。

 

“我会去找到你的,克拉克。”布鲁斯说。他像是在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望进对方的眼睛。那样世上独一无二的悠远的晴朗天空,他能够从人群中无论何时都能轻易发现的蓝色双眼。“我曾在世界支离破碎的时候找到过你,我当然也能在一个完整的世界中找到你。无论多少次,无论要花多久时间。你给我在那里等着。”

 

他的最后几句话是恶狠狠地说出来的,每一字每一句的力度都像是要凿进钢板。

 

“我从未怀疑过。”克拉克回答。

 

“别……”

 

布鲁斯的声音终于破碎了,就像是那从面罩上滚下,砸在地上的水滴。“别……”

 

“我将开始了。”幽灵告知他们。

 

克拉克对着布鲁斯露出了一个笑容——他所熟知的、只属于克拉克的笑容。

 

“过一个普通的美好生活,布鲁斯。”他从模糊的眼睛中读出对方的唇语。

 

02

佩里睁开眼睛。外面的阳光热烈地照进安静的印刷间。

 

这是个普通的周一午后。这也告诉他已经错过了早间新闻的上架时间。他叹了口气,懊悔自己居然在这里睡着了,从满地报纸中捡出一份,没什么目的地扫过头版标题和署名。

 

“莱克斯儿童医院下被埋葬的真相——从贩卖军火到人体试验。摄影:佚名。记者:克拉克肯特。”

 

“我得再问一下肯特,他到底从哪里得来的新闻?”

 

03

黑暗来临得缓慢而持续。它从意识的边缘慢慢爬上,不急不忙。

 

克拉克决定什么也不去想——醒过来之后,会有足够多的事情充斥头脑。他现在有最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记得那双眼睛的色调,每一丝情绪会为它们带来的微小改变。它们与痛苦中涣散的模样,惊讶时缩小的瞳孔,还有在见到他时亮起的光芒。

 

“说再见吧,布鲁斯。”克拉克小声说。

 

“我不会说的。”

 

克拉克轻轻地笑了一声。多么,多么特别的布鲁斯式回答。他会怀念这个的,不是吗?或者他将会连怀念也一齐忘却,当一切都成为幻影。“那么至少……”

 

 (love you)”

 

克拉克睁大了眼睛。他的嘴角不由得挂上笑容——即使他心里清楚这看起来伤感比喜悦更甚。

 

“很高兴听到这个,布鲁斯。但再见其实不是这么……”

 

 (Clark)”布鲁斯吐字清晰地说道,“(Kal)”

 

克拉克轻轻地吸了一口气。

 

”布鲁斯说。“。(Clark,Clark,Clark)”

 

他无数遍地重复着那个名字,就像是此后再无机会把它说出口。他一遍一遍地念着,直到黑暗将他的意识吞噬,直到这个名字开始对他再无意义,而他用力地用舌头抵住上颚,直到破碎的音节无法组成完整的词句。

 

……”

 

04

他再次醒来,阳光通过韦恩塔顶层公寓未拉上的窗帘刺进他的眼睛。

 

他似乎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Epilogue

 

01

克拉克盯着天花板,上面有两块焦黑的痕迹。

 

怪事总是会在他身边发生。他开始学会了不去告诉别人他所看见的几百英里之外发生的事情,也终于在随时随地无法忍受的世界的嘈杂中能够陷入几分钟的睡眠。当然,这是他发现自己事实上并不需要睡眠之后,但那并不意味着他的精神已经几近崩溃。

 

他身上的怪事实在太多了。

 

最难以忍受的是呼救声。他整晚整晚都能听到来自不同地方的凄惨叫声。更折磨的是他不知道该怎么找到那些人,该怎么样去帮助他们。

 

他盯着那两块焦斑,思考了五分钟左右,给佩里打了一个请假的电话。然后他搭上一辆出租车赶到飞机场,买了下一班飞去堪萨斯的机票。

 

他的眼睛盯着机票,在下电梯的时候没注意脚下。那踩空的失重感让他的心跳停了一拍,接着他发现自己悬浮在半空中。

 

他身上的怪事真是太多了。

 

02

枪口在旋转着射出子弹的前一秒被击开了。带着血的拳头把持枪者打昏在地,而乔看见了那拳头的主人在蒙面布上方露出的两只蓝色眼睛。

 

浑身血淋淋的蒙面人把地上昏过去的抢劫犯拎起来,阴沉着脸准备离开。他在出门前撕下了酒吧墙上的假卖酒执照,在已经目瞪口呆的乔面前晃了晃。

 

“我报警了。”那个人哑着嗓子说。

 

03

布鲁斯站在韦恩宅里,被窗框切割开的月光落在他的身上。他的手臂垂在身侧,依然固执地源源不断地往阿尔弗雷德清扫干净的地毯上流血。

 

老管家不在大宅中——重建韦恩宅的工人于今天早些时候向他汇报了在地下发现的巨大深坑,而他在布鲁斯离开之前提着灯下去检查了。

 

“这是正确的事情吗?”

 

如同自言自语一般,布鲁斯向壁炉上的画像发问。

 

他的问题飘散于房间的空气中,随即恢复安静,只有他的鲜血滴下时发出的轻响。

 

一只蝙蝠从月光中飞近,撞碎了窗上的玻璃。

 

04

三三两两的行人从小巷中经过,各自聊着各自的生活。等他们都走远了,一个身影才从墙上穿出来,披风垂在脚跟。他抱着一个玻璃瓶子,如果有人注意看的话,会发现里面是一个袖珍而精致的城市。

 

“作为这个世界上唯一没有被影响的大脑——我依然记得。”

 

他将潜入地下,等待再次行动起来的时机。也许是几个月,也许是几年。而那个时刻一定会到来,只要他这么坚信着。

 

The End


note:这就是为什么会有第三部。每次完结都是松了一口气的激动时刻(这次又是12万字啊)。不过作为系列第二部,the end is not the end……请不要打我(或者轻轻地)。第三部当然就是他们两个一边打达叔一边想起来了,等恢复记忆就去结婚的故事!副标题都想好了就叫《超人与蝙蝠侠:好想急死你》。

那么下一部再见啦!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喜欢的话请留言><,我会很开心)这是我能够得到的最好的回报。

评论(70)

热度(157)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