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深水炸弹 Depth Charge (Chapter 18)

01

“……正义联盟救了我的命,这不重要。他们同时制定了药品贸易秩序,那相当于救了上百万条命。我不想重复联合国发出的那一大堆通告,你们来这里想必也不是听我念文件的。我只能说,能够为公益做点什么,确实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从中获得的快乐远超买下一家酒店……”

 

克拉克在他的指定位点上,竖起耳朵听着布鲁斯的发布会。云层像是厚重的雾气沾在他的披风上,又很快被吹散,在直射的阳光下细细蒸腾。他一动不动;如果有人此时抬头仰望,只会错觉视网膜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

 

“……还有什么想问我的吗?”布鲁斯向把韦恩集团大楼门口挤得水泄不通的记者发问,声音里带着一丝终于完事的如释重负。

 

“最后对正义联盟说一句话吧!”

 

“我们哪天一定得一起喝一杯。”布鲁斯听起来像是同时奉送了一个微笑,摊开手,接受狂风暴雨般的闪光灯洗礼。“愿世界和平。”

 

克拉克撇了撇嘴角,对方语气中的真挚诚恳让他差点翻了个白眼。不过他心底知道自己有多么爱听那把正经与调侃的分量拿捏得刚刚好的腔调——好吧,他承认,他现在的耳朵里,布鲁斯说什么都是刚刚好,就连蝙蝠侠那调频成把罪犯吓哭的低哑声线,也是刚刚好。

 

如果说他从这磕磕绊绊的爱与沉迷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一个人永远无法预测这力量能够达到什么样的地步。他曾以为自己无法更喜欢布鲁斯了,然而他错了很多次——可以说,从意识到自己的感情的那一天起,他就一错再错,每分钟都在刷新认知。

 

而那刚刚好的蝙蝠侠声线也在恰到好处的时机在他耳边响起。与刚才布鲁斯从远处传来的模糊采访不同,这声音直接通过耳朵中的通讯器撞进克拉克的脑壳。

 

“发布会已经结束了,没有任何情况发生。”蝙蝠侠说,“你发现可疑情况了吗?”

 

克拉克所处的位置能够把整个哥谭尽收眼底。超级视力与听力被他放到最大,监控着整座城市的一举一动。他能听见脚下棒球场球赛开场前人们兴奋的交谈,远处F1赛道引擎的怒吼,以及韦恩塔大厅发布会结束后人们散去的脚步。

 

“如果一切正常,那我就让便士一把全息影像关掉了。”

 

刚才还处于视线焦点的“布鲁斯”在所有人都离开后,消失于一片电流震荡中。

 

“还剩下两处。”蝙蝠侠说,“所有人都各就各位了吗?”

 

02

“这倒是新鲜。”

 

戴安娜坐在座位上,时不时得站起身,为晚来的人腾出走道。她东张西望,看着环绕全场的液晶屏幕上一遍遍放着球员的姓名。几乎所有人都戴着哥谭骑士的棒球帽,而他们冲着零星几个穿着大都会帝王队短袖衫的人很不友好地发出嘘声。短短十分钟内,保安已经被迫分开十几组想要把可乐瓶口戳进对方眼睛里的人。

 

“令人印象深刻。”戴安娜评论道。

 

“你应该去布鲁德海文看看。”蝙蝠侠立刻在公共频道里面说。

 

哈尔穿着便装,坐在戴安娜身边,托着下巴注视着在过道中贩卖啤酒与零食的小贩。他向其中一名招了招手,递过去一张二十美元。

 

“尝尝这个,公主。”他把一根哈根达斯塞到戴安娜手中,而戴安娜的表情在唇舌接触到冰冷的巧克力表皮时变得明朗。

 

“哥谭还是很不错的。”

 

“别玩得太开心了。”蝙蝠侠提醒他们。“希望你们还记得自己的任务。”

 

“一切都在掌控之下,蝙蝠。”哈尔悄声说,“我的绿灯能量在整个场馆内铺了一层极细的网,原子侠跑过去都能感知得到。更不要说这里的视野这么好。”

 

“是啊,你们坐在好位置上,只有我孤零零地站在这儿。”奥利弗趴在外场的栏杆上,令他骄傲的视力在这距离下勉强能够辨认出击球手挥起的球棒。他拿起望远镜,一排排地检查观众席。

 

“谁叫克拉克只有两张票。”哈尔说。现场观众的情绪在球赛正式开始前的几分钟进入高潮,他们开始组成人浪,伴随着场馆内适时响起的震耳欲聋的背景音乐。

 

“骑士永存!”人群的吼声一浪高过一浪,盖过了其他所有一切。

 

“大都会加油!”克拉克在人们看不到的高空小声喊道。

 

布鲁斯很想说点什么,不过他最后只轻轻地咂了一下舌头。汗水在他厚重的头盔中顺着湿透了的发丝向下,几乎流进他的眼睛里。他深吸一口气,神经几乎绷到了极点。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监视与通讯中,剩下的集中在面前以极高的速度消失在轮胎下的赛道上。

 

他已经驾驶着韦恩集团赞助的赛车,在这条赛道上转到了第八圈。没有人知道董事长正在这场白热化的速度较量中心,他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这个突然的决定,只是让卢修斯帮他在头盔中装配了能够实时查看整个赛场的全景屏幕。他看见巴里与亚瑟混在人群中,两个人的神色充满了掩饰过的警惕。

 

“借过一下。”有人想要从巴里身后穿过。巴里让出了位置,眼睛依然盯着赛道。那个人在经过时,不小心摔了一跤,手里捧着的一大包东西跟着他落向地面。

 

巴里条件反射地伸出手,抓住了那个人的胳膊。同时他觉得自己的手腕一凉,紧接着是钻心的剧痛。他看着那个打穿了自己腕骨、紧紧地拴住手臂的装置,几乎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事情。

 

“……咦?”他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音节,而装置上的红灯就在这时闪烁起来。

 

03

屏幕上翻滚着比赛开始前的倒计时,而兴奋的人群在唱完国歌后已经接近沸腾。计时数字在所有人的期待中归零,帝王队的投手摆好了姿势,将白色的小球用力投掷出去,在它抵达击球手的球棒之前,屏幕与广播已经全部变了个模样。

 

“反生命方程。寂寞+疏远+恐惧+绝望+自我价值÷嘲讽÷谴责÷误解×内疚×羞愧×失败×审判。n=y,当y=希望,n=愚蠢,爱=谎言,生=死,自我=疯狂。[1]”

 

整个场馆里所有的音箱都成了坏掉的复读机,用毫无起伏的充满电流感的声音向人们的脑海中无数遍地塞进这段话。屏幕上定格显示着三个用线连接的绿色圆圈,像是有魔力一般,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戴安娜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周围已经一片死寂。

 

04

克拉克的头痛在那个邪恶的广播响起后达到了顶峰。他捂住耳朵,齿缝间漏出痛苦的呻吟。他开始变黑的视野中闯进远方爆炸时的火光,而他模模糊糊想起那是韦恩大宅的方向。

 

他开始坠落。有人等在下面。

 

05

布鲁斯意识到事情不对的时候,他的通讯器与显示屏已经全部失灵了。他所能做的只有紧紧抓住方向盘,在其它赛车开始出现混乱时让车子保持运转。

 

“你好,布鲁斯韦恩,蝙蝠侠。”他的车载通讯设施里开始出现一个机械般的声音。“请允许我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我是布莱尼亚克,来自于彗核星的高智能机器人。这个星球已经被我渗透,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放弃抵抗……”

 

“超人!”布鲁斯吼道,腾出一只手想要关掉头盔的电源。“超人!!!”

 

“你还没有理解吗?我已经控制了所有的通讯系统。他不能……”

 

“哦,他能听见的。”布鲁斯骂出一串会让阿尔弗雷德血压飙升的诅咒。“你给我闭嘴!”

 

这就是为什么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掌握中,他早该想到的——为什么他这么迟钝,这么愚蠢?他的敌人藏身于自己朝夕相处、像是手与脚一样依赖的电子产品中,在电磁波组成的网格上伸出触角,遍布全世界,而他居然丝毫没有意识到?该死的,布鲁斯,该死的。你将为此付出代价了,他对自己说。更可怕的是,有别人要为你的失败付出代价了,一次又一次。

 

“超人!”他放开嗓门朝天空嘶吼着。

 

“什么声音都无法压过反生命方程。没有人能够逃脱它的精神控制。”布莱尼亚克向他解释道,“它曾属于那位黑暗君主,直到我把它偷了过来,改良成我自己的。他会追过来的,不过到那时候我已经远去,带着采集的样品一起。”

 

“你到底是谁,想要做什么?”

 

“记录,采集,保存。”那个不带任何感情的机械声音告诉他。“地球是我的下一个目标,但是我需要正义联盟让出道路。它的存在会严重降低采集成功率,所以在行动之前我需要移除这个组织。”

 

“我在每一个手机与电脑间漫步,观察了很久之后蛰伏于你在蝙蝠洞里的主电脑。对于你的性格分析让我认定,你会是一个突破口。事实证明我的分析准确无误。”他继续说着,而每一个字都像是残忍的刀片,切割着布鲁斯的心脏。“你怀疑一切,极强的决断力与执行力使得你可以为能够想到的所有可能性制定后备计划。”

 

布鲁斯的牙齿几乎被他咬得粉碎,而他开始在舌尖尝到血腥味。

 

“你的电脑对于来自未知星球的我毫无抵抗力。不难在里面找到针对每一名正义联盟成员弱点的牵制实施手册。事情比我计算中的要容易。难对付的反而是你,一个普通人,不过答案同样也在你的电脑中。”

 

“‘骑士陨落’计划。彻底摧毁蝙蝠洞与韦恩宅,自动焚烧全部文件,格式化所有存有数据的硬盘,销去一切有关蝙蝠侠行动的证据与证明。”

 

“不……”布鲁斯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被抽得一干二净。“不……”

 

“启动代号‘玛莎’。”布莱尼亚克宣布道,面前男人的痛苦只是他需要收集分析的另一项数据。“五秒钟之前我启动了这项计划。”

 

“阿尔弗雷德……不!!!”

 

TBC


[1]原反生命方程式的最后一项是self=dark side(谐音darkseid,达克赛德),因为需要强行发展剧情,我就改了一下,self=maniac(类似brainiac,布莱尼亚克)

终于把第一章就想搞的事搞出来了,感谢大家一直的支持!

评论(28)

热度(97)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