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深水炸弹 Depth Charge (Chapter 15)

01

正如超人所说,蝙蝠侠在会议开始前五分钟准时出现在暸望塔上,甚至比神奇女侠还早到了些。他拖着因为吸饱了水分而略显沉重的披风,毫不在乎一路延伸到会议圆桌边的水迹,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坐在超人的右手边。

 

克拉克看起来很想对这位人形加湿器做点什么,又碍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法伸出手,只能漫不经心地用手指一刻不停地抠着不锈钢的会议桌包边。“这里比之前那个废弃大楼的地下室要好太多了。”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愉快。

 

“嗯哼。”绿灯侠端着一杯咖啡走进来,满足地嘬了一口。“咖啡机很不错。”

 

像是听到了什么警世喻言,超人呼啦站起了身。绿灯侠只觉得自己看见了一道红蓝残影从他身边呼啸而过,而没等他回过神来,那道残影已经回到了会议室,手里端着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他把纯黑的那一杯推到蝙蝠侠手边,而戴着手套的冰凉手指在握住温暖的杯身之前从他的手指尖划过。克拉克轻轻地叹了一声,接着又微笑起来,在回到座位上时的愉快比起刚才真实了许多。

 

绿灯侠朝着咖啡里吐了一串泡泡。“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用手指聊天的?”

 

等所有人都坐在桌边各自标记对应的位置,超人清了清嗓子。他刚开始说第一个字的时候还夹带了一丝紧张,但随着句子的进行,所有的不自然被一并抹去。他确实拥有与生俱来的领导能力,蝙蝠侠想。他坐在那里,语气沉稳,从卷毛到披风写满了诚实可信。如果他哪一天决定要做些什么,无论是什么,都一定有一大批人会跟着他振臂高呼。

 

“我想我不用赘述不久前发生的事件。”超人说,眼睛望向大家。“我想要与各位讨论的是这件事的意义与发展。正义联盟是一个新成立的组织,而它的诞生可以说是万众瞩目也不为过。我们是历史上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支超级英雄(人们这么称呼我们)组成的队伍,其中不乏超能力者——包括我。”

 

“我们现在有一个亚马逊,一个亚特兰蒂斯人,一个绿灯,一个神速者,和一个人类。”绿灯侠掰着变出来的手指数道,朝绿箭侠挤了挤眼。“还有两个瓦肯人。”

 

他抬起头,看见超人与蝙蝠侠以同样的姿势与眼神瞪着他。

 

“他们需要我们,”超人继续说。他用手指向落地窗外的蓝色星球,“他们也有理由忌惮我们。而我们现在知道,莱克斯卢瑟为了除掉我们,可以用尽一切办法。那么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该怎么做?”

 

“史蒂夫说他们确实不知道卢瑟在做什么。”戴安娜说。“政府与卢瑟达成过协议,互不干涉,然而成果共享。于是想要美国政府对卢瑟施压会非常困难,更不要说他现在还正准备竞选总统。”

 

“他的竞争对手会去挖黑料吧?”闪电侠托着下巴,“他不会收敛一点吗?”

 

“如果这关系着政府的名誉和利益,那就不会。”戴安娜指出,“我想卢瑟依然在为沃勒的卡德姆斯计划提供资金支持,牵一发而动全身,其中利害关系的复杂程度足够一个小时的演讲。”

 

“你算是看得明白,亚马逊公主。”绿箭侠插了一句,“资本主义的劣根性我能给你讲一年。”

 

“不过,我不认为卢瑟一手策划了整起事件。”绿灯侠说。“儿童医院依然在改建过程中,卢瑟显然是想要扩建他的实验场,而不是把它炸毁。他没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做,说明有人替他行动了,他也只得照着办。”

 

“而且说实话,我不觉得卢瑟会没事在大都会布置那么多炸弹,只是为了牵制住我。”超人向绿灯侠点了点头。“成了焦土的大都会对他而言没有什么作用。我有一种感觉,”他沉着脸,手里紧紧地握着咖啡杯。“这件事里,有更远的一只手在搅浑水。”

 

“所以我们都同意有第三方势力介入,并且针对的是正义联盟?”神奇女侠用手摸着下巴。“敌暗我明,于我们很不利,我们不知道攻击将会来自何处——它自身,或是更遥远的星系。”

 

“所以我们不应该孤军作战。”超人把咖啡推到一边,不知不觉站起了身。“这就是我今天想要说的。我们的目的很明确——保护地球,因为那上面有我们关心的几乎一切。那么,我们应该如何行动?是凌驾于法律之上,按照自己的定义随心所欲,还是像下面的所有人一样,遵守国际规则?我觉得答案很明显。”

 

蝙蝠侠的眼睛中有不明的情绪流过,被全部遮盖于目镜之下。

 

“如果我们选择了后者,那么我们的行动将受到各种牵制。”戴安娜把手放到桌上,手指敲击着桌面,锐利的眼神一直锁在超人身上。

 

“所以我提议,正义联盟与联合国合作。”超人坚定地说。

 

他在正义大厅内的反对声开始之前接着说了下去:“我不会强求你们同意。我请求你们——站在这22300英里的高空并没有给予我们藐视法律的权利,如果我们决定要建立一支高效的队伍,而不是人人忌惮的武装力量,我们就需要遵守规则。自由都是相对的,也都是有代价的。我会为这个决定承担所有的责任。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愿意为此接受惩罚,监禁,或是放逐。我请求你们相信我。”

 

他说完话,对着沉默的大厅,看起来又开始有点紧张。他的视线在所有人脸上梭巡,屏住呼吸等待他们的回答。

 

“我同意。”蝙蝠侠第一个打破了沉默。这也是开始以来,他说过的第一句话。之后他单方面宣布了会议结束,离开了正义大厅。

 

02

克拉克在监控中心里找到了布鲁斯。

 

除了他们之外,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了暸望塔。在地球同步轨道上的卫星已经彻底没入暗夜,永不停歇的电子音和散热风扇像是它这黑暗中的呼吸声。

 

“嘿。”克拉克蹲下身,让自己能看见对方抿成一条线的嘴唇。蝙蝠侠的眼睛闭着,似乎是睡着了。他的超级视力使得黑暗无法掩盖住对方任何细微的表情变化,而他也知道对方只要睁开眼,同样能够把自己看得清清楚楚。

 

“你在这里坐着会着凉的。”克拉克把双手扶在布鲁斯的膝盖上,小心不碰到他的断腿。“想让我帮你找一张床吗?”

 

“那可真是个大胆的建议。”布鲁斯回答道,而克拉克知道他没有在说床的事。“我不喜欢。”

 

“你是第一个投了同意票的。”克拉克向他指出,“现在反悔也来不及啦。”

 

“反悔这个词从来不会出现在我的行为手册里。”布鲁斯终于睁开了眼睛。“因为它毫无意义。时间无法因为它倒流,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蝙蝠侠还有行为手册?”克拉克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我能得到一份签名版复印件吗?”

 

“克拉克。”布鲁斯叫出了对方的名字。然而他的句子也就停留在这里。无数句话都争抢着想要喷涌而出,却全都堵在嗓子眼里。

 

“想出去遛遛吗?”克拉克建议道。

 

迎接他的是一阵沉默。

 

“我很抱歉。”布鲁斯哑着嗓子最终说。

 

克拉克叹了一口气——说真的,他不能再叹气了,否则会衰老得很快——把自己的披风解了下来。

 

“我把它当成一个‘是’了。”他说着,用披风裹住毫无抵抗的蝙蝠侠。

 

他们从传送点开始一路向北,渐渐视野中出现漂浮着碎冰的水面。散射在冰山上的接近极昼时的金红色阳光并没有让这里看起来温暖多少,沉寂了千百万年的冻土一如既往的坚砾。

 

这让那些生命几乎成为了奇迹。北极熊母亲带着幼崽翻过冰原,水母在冰蓝色的海面下忽隐忽现,偶尔能看到鲸。更远处有石头与冰雪混搭的矮屋,兽皮在外面晾晒着。

 

“他们称自己是‘真正的人’。”克拉克说。他们落在一座冰山顶上,从这个角度隐约能看见藏得很好的孤独堡垒的冰尖。“极北苦寒之地的人们常炫耀自己的顽强。”

 

“他们有这个本钱。”布鲁斯把披风打开一些,好把周围的景色看得更清楚。他的手套在离开披风的那一刻就结起了冰,让他几乎无法自由活动他的手指。“我们不也常到处标榜自己的顽强——你和我。”

 

克拉克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把一只北极狐吓回到它的洞穴里。

 

“我们在某些方面实在是太相像啦。”他说着,伸手抹掉笑出来的眼泪。“我想这大概是为什么我这样喜欢你,布鲁斯,为什么我这样害怕失去你。”

 

“这真的很不容易。”克拉克说,眼睛望着太阳。他接着又把它们闭上,想象着玛莎曾向他描述过的会印在视网膜上的光斑。“找到这样一个人——他能让你真正觉得,你不再是一个人。无论是何时何地,无论处于什么情况下,只要想起他,就觉得似乎灵魂边上多了个伴。当我发现这个世界上存在与我一样的犯罪打击者的时候,当我发现他是个普通人、但坚定不移地和我有着共同目标的时候——当我遇见你,与你共同经历那些事情,当我在你身边,看着你,想着不会有另一个人、另一个灵魂能够如你一样——你知道这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吗?”

 

他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回答。接着他感到嘴唇被压上一个柔软冰凉的东西;在十分之一秒之后,这个吻便撕开了温和的外衣。他几乎被布鲁斯按进冰里,唇舌被粗暴地噬咬。他吞下从布鲁斯喉咙中发出的像是绝望一般的低吼与叹息,仰起头以极大的热情回吻。他们开始从冰川边缘坠落,克拉克控制着下降速度,在最后一刻任由两人掉入彻骨的北冰洋。所有的热度都离他们而去,所拥有的温暖仅剩彼此。

 

如果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克拉克想。阳光,冰川,与布鲁斯。这简直是奢求。

 

03

“现在您收听的是‘塔克清晨秀’,接下来为您带来的是蕾哈纳……呜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丑把笑得无法自抑的播音主持推到一边,拍了拍被他切断了线的话筒。

 

“早安哥谭。”他兴高采烈地说。“准备好迎接我的节目了吗?”

 

TBC


呼……喘口气,再开始下一个大事件啦(☆_☆),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你们是我的动力!

评论(22)

热度(121)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