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深水炸弹 Depth Charge (Chapter 10)

Chapter.10

01
布鲁斯在走出韦恩塔的时候,心情就像是在ACE化工厂的酸液里泡过了两天两夜了那样难看。他很清楚事关非洲疫区药品交易,这不会是一场让人精神愉悦的讨论,但当他发现除了他与福克斯以外的所有董事都倾向于与当地军阀合作时,他依然差点想要在会议室里大喊大叫。然而他只能继续维持一张完全不在意的表情,玩着自己的手指观看福克斯与其他董事辩论。

他明白那些董事的立场:如果谈判继续拖延下去,滞留于仓库中的疫苗与药物的保存费用会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况且军阀与莱克斯集团一直进行着替代品药物的交易,就算韦恩集团拒绝把药直接卖给他们,他们依然能够借助莱克斯集团从中获利,而在此时一直得不到特效药的救助的灾民病情也将持续恶化。

布鲁斯拒绝让自己公司的产品成为当地军阀绑架控制灾民的筹码,但他也心知肚明这件事情不可能永久性地拖下去。那些军阀想必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会在之前的谈判中毫不松口,而每一次谈判的失败都让布鲁斯与福克斯在董事会议上受到的压力更多一些。

“我不是没有想过让你那些有能耐的朋友帮我们向那些军阀施加些压力。”会议间隙福克斯向布鲁斯承认道,“只不过我更扛不住你如果知道了之后的反应。”

“一旦开了先河,之后便只能顺应浪潮一路向下。”

布鲁斯站在会议室外的走廊上,整片的玻璃幕墙为他拉开正午哥谭被黑云笼罩住的最繁华街区,映出身后董事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他习惯于品尝孤独,在雨后滑腻的滴水嘴兽顶端,对着静寂的如同墨液般粘稠的深夜。这熟悉的感觉在此时从他心底翻了出来,像是缺乏维护的漫了水的街道。

“我们会对正义联盟产生依赖性——人类会对正义联盟产生依赖性。”布鲁斯说。“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正义的那一方,而正义联盟应该站在自己那边并且帮助自己解决问题。而联盟将以什么样的标准来裁定正义,并且以什么样的立场来插手这些事务呢?无论是世界还是联盟都没有做好回答这些问题的准备,而联盟最先组建的本意只是作为防止再次出现世界危机的预警方案,是为了守卫与防御,我希望他们保持这样下去。”

02
会议无果而终,布鲁斯开车穿过哥谭城区,大部分的思维活动依然集中运转于寻找对策上面,余下部分的注意力用来注意路况,差点在快要建设完成的F1赛道边因为闯红灯吃罚单。

交通灯一变色,他就把标记着“韦恩建设”的围栏与建筑工地一起抛在一脚油门之后,轰鸣着冲上哥谭到大都会的高速公路。

“听轮胎的声音我觉得你超速了,布鲁斯。”他的专用通讯频道中传来克拉克愉快的声音。它像是一滴清水——一滴卷着漂白剂的清水——滴进布鲁斯此时墨汁一般的心情中。这让他感觉好了一点,但是他回复对方的时候声音依然饱含怒气。

“我在帮助测试韦恩集团赞助车队的新引擎和轮胎。”嘴巴上这么说着,布鲁斯依然放慢了速度。“十五分钟以后见。”

克拉克小小地吹了声口哨。“我很期待。你中午想吃什么?”他问道,“如果你对医院对面的热狗车不感兴趣,我还来得及去给你弄点别的。里斯本的蛋挞?巴黎的小牛角面包?大阪墨鱼烧也可以呀。”

“我们这是去郊游吗?”布鲁斯换上了蝙蝠侠危险的声线,“你想让我一边吸溜着意大利面一边爬通风管吗?”

十分钟后他把车子留在两条街外的韦恩大楼地下停车库,两分钟之后从那里走出时已经戴上了墨镜,换了一身装束。三分钟之后他正在攀爬最后一层消防梯,鼻子下面被塞过一纸袋冒着热气的印度萨莫萨时差点以为受到了忽然袭击。

“德里今天下暴雨。”面前戴着眼镜的高大男子说,“我不得不把它抱在怀里,免得被淋个透湿。”

“克拉克!”布鲁斯放下了举起来防御的胳膊。“把你的脚放回地面上!以及你从哪里弄来的小胡子?”

克拉克有些担心地摸了摸自己的上嘴唇。“从星球日报社的仓库里翻出来的。被压在圣诞树下了。我觉得超人太引人注目了,而克拉克需要一点掩护……不好看吗?”

“如果你能处理一下上面沾着的亮粉片,你看起来就不会那么像从喜剧电影片场偷偷溜出来的逗趣演员。”

克拉克忙着在楼顶通风口反光的不锈钢底座前清理假胡子上的亮粉,而布鲁斯就站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一边漫不经心地往嘴巴里塞包裹着滚烫馅心的萨莫萨,一边用望远镜观察街角的医院。他从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儿童医院的侧后方,西翼楼梯被脚手架整个包围了起来,只留下两人宽的间隙供人出入修缮过的侧门。

一道金发在阳光下的反射光从歪斜戴着的棒球帽下刺入布鲁斯眼睛里。虽然它随着主人迅速消失在侧门中,这依然让布鲁斯浑身警觉了起来。

“史蒂夫·特雷弗。”

克拉克猛地回过头来,同时按低了鼻梁上的眼镜。“我看不穿墙壁,尤其是新建的部分——一定是借着整修的名义在墙体里灌了更多的铅。”从镜框上方露出来的蓝眼睛里白色的光辉一闪而过。“你确定是他?”

布鲁斯指了指手中的望远镜。“人像识别。”他压低声音说着,腿脚已经行动了起来。“韦恩科技。”

“你这么说的语气,仿佛那四个字代表了‘绝对正确’。” 

“没有什么是‘绝对正确’,不过我确实对韦恩科技很有信心——它是我活到现在的原因之一。”

克拉克看着布鲁斯冲到消防梯口,剩下的萨莫萨与包装纸袋一起以一个漂亮的抛物线从对方那里传到他手中。他翻开纸袋,从里面掏出一张油乎乎的身份证明。

“我恐怕需要另一套行头。”布鲁斯喃喃的自言自语随着空气的震动清晰地飘进他耳朵里。“五分钟之后等我信号。”

于是他开始咬着依旧热腾腾的萨莫萨,等到最后一个下肚后,毫不意外地看见蝙蝠侠站在医院顶楼的避光处,加深着那里的阴影。如果换做别人在看,这对那人来说将是几近完美的隐藏;但克拉克到哪里都认得出那一对儿尖耳朵。

布鲁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身份证明让克拉克没费什么大功夫就混进医院的临时大厅。匆匆忙忙的建筑工人比医护人员与病人家属加起来的数目都要多得多。

他找到一个标明正在维护的紧急出口,顺着无人的楼梯向上行进。他的耐心支持他爬了两层,之后偷偷地看了眼四周,双脚离地飘了起来,直到向上飞了七八层之后被一只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的手拦住。他顺从那股力量,任由自己像是氢气球一样被拽进住院病房边上的走廊。

“你都看见了什么?”他们在监视器死角处,布鲁斯用只有超级听力才能捕捉到的音量小声问道。

“零零散散的几个把打针当作世界第一恐惧的小孩儿。我想他们还没见过牙医,”克拉克也小声回答道。“或者蝙蝠侠。”

他把尾音拉得非常长,在布鲁斯恼火的咂舌声传到耳边之前转回了公事公办的态度。“依然到处是铅。卢瑟显然在这里进行着很不想让我看到的勾当。对于一个建筑工地来说,即使身处医院,也太安静了些;对于一个如此安静的施工现场来说,建筑工人也太多了些,更不用说他们看起来都很忙。”

“不难猜出他们大部分都不是来与钢筋水泥打交道的,对吧?”

“对啊,就像我们一样。”

“谁知道呢,也许我们最后确实得费劲拆掉一两堵墙。”

克拉克的确听见本应是墙体的部位传出空气流通的声音。远远近近上下错杂的脚步声在他脑海里编织出一幅清晰的整座医院移动地图。他在其中分辨着通风管道里细微的空气流向,以及在那之外层叠的心跳、压低声音的交谈。

“这里简直像是被世界上所有的白蚁蛀过一样。以及你说得没错,我听见他说话了,史蒂夫·特雷弗。”克拉克告诉布鲁斯,“他在与对讲机另一头对话,一边在奔跑,越来越深入地下,显然顺着某些眼睛看不见的通道与电梯。他的工作卡似乎有着很高的通行权限。我觉得他在追什么人。”

“恰好在今天,又正巧在这里?”布鲁斯盯着他,歪着点了下头。“你定位,你带路。”

“你的GPS怎么了?别的那些小玩意呢?还是说你开始觉得我用得越来越顺手了?”克拉克嘴巴上抱怨着,眼睛里却闪烁起光芒。布鲁斯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拂去对方假胡子上剩余的亮片。

“安奈特还是史蒂夫?”克拉克问道。

“安奈特会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史蒂夫可不会。”

“但是我们站在安奈特的病房门口。”克拉克指向他们所站的病房门上贴着的名牌,“我觉得你已经做出了选择。”

蝙蝠侠耸了耸肩膀。“她本来就是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五分钟的时间,史蒂夫不会跑得太远。”

克拉克咧嘴一笑。他示意布鲁斯上前,却发现对方一动不动。

“我不想吓到她。”蝙蝠侠干巴巴地说,“你敲门。你的小胡子比较能逗小孩子开心。”

克拉克把快要到嘴边的“我觉得蝙蝠侠超可爱的”给咽回到肚子里,伸出手敲了敲门。

没有回应。

“我能听见里面的心跳声。”克拉克用口型告诉布鲁斯,“也许睡着了?”

他还想继续敲门,却被蝙蝠侠挤到一边,看着对方三下五除二撬开门锁,无声无息地把门打开,迅速滑进墙边的阴影。

他跟了进去,顺着布鲁斯的视线,看见了一张空空如也的床铺。病床边的心电图检测仪一刻不停地发出哔哔声,仿佛在监控一个不存在的病人。

“探视时间刚刚过去。”蝙蝠侠伸出手,拿起床头的记录本。“她父母刚离开不久。”

“可是这张床上完全没有睡过的痕迹。”克拉克说,感到手心发凉。他站在房间中心,面前是小小的病床,四面墙上用温暖的颜色刷了卡通动物图案,床头还有一个歪歪斜斜、看起来像是用马克笔自己画上去的超人标志。“我不认为一个小女孩能把床铺收拾干净到如此地步。更何况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门是反锁的。”

他走上前,撕开了床头靠着的墙面。从下往上倒灌的风吹起他额前的卷发。洁净得不含任何杂质,这空气却几乎让他窒息。

病床开始移动,随着设定好的轨道滑进墙面,开始无声地下沉。

TBC



我很抱歉啊啊啊啊啊啊!一晃三个月过去了!之前是三次元有些重要的事……之后也会比较忙但不会再拖这么久了!会慢慢更,不会坑的。对于依然继续支持这篇文的大家真是怎么感谢都不嫌多,你们永远是我继续下去的一部分动力><(另一部分当然是“他们两个太棒了太可爱了舍不得啊!”)

评论(20)

热度(106)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