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深水炸弹 Depth Charge (Chapter 8)

01

卢瑟在莱克斯企业大楼顶部有一间几乎按照白宫中的椭圆形办公室复刻出来的会客厅,四处陈列着建设中的建筑沙盘、航空器模型和无数的奖杯和证书。他把每天的大把时间花在宽大的办公桌前,在身后落地窗透进的大都会的阳光下会见政界精英、商界领袖或是其他《星球日报》头版头条的常客。

 

在某些不那么明亮的夜晚,这也依然是一间繁忙的办公室。

 

“我理解,我真的理解。”卢瑟转着钢笔。“一切能够登上顶峰的事物总归是有些遗憾,就像是维纳斯的双臂,梵高的左耳和蒙娜丽莎的全身像。我不要求完美,但我总是会希望能够填补遗憾。”

 

“这是我们目前能做到最好的了。”雨果·斯特兰奇用他那感到无聊时平平的调子说。他坐在那把每一个高官政要都曾经夸赞过舒适度的椅子里,与卢瑟隔着一张办公桌。“保持了人类形态的同时有着无穷的神力,正如你所要求的。我们在地下黑拳竞技场的实验证明了即使最凶狠最顶尖的人类斗士也无法碰触它们分毫。况且,当它们没有自我的时候也更加好控制。”

 

“控制一群猩猩并不会为成就感添上几笔。”卢瑟不耐烦地把钢笔扔到一边,手撑在办公桌的边缘。“我希望它们有脑子——虽然那些政要显贵都愚蠢至极,但如果被一群僵尸取代了的话,总有人能看得出来。你总得有办法让你的——嗯怎么称呼——合成小怪物们至少做到不会在没人看着的情况下去吃别人脑子。我希望它们会飞,速度快过子弹,力量大过火车头,在不需要的时候放在普通人群里也认不出来。”

 

“你是说,想要它们像超人一样。”

 

卢瑟的脸色变了。

 

“这会很难,几乎不可能。”像是没有注意到卢瑟紧咬的牙关,斯特兰奇继续说道。“我们在成年人身上能够做到的实验已经走到了尽头。强制增进体魄的药剂会伤害发育完全的神经,这是不可避免的副作用。什么都会有代价,而这就是要付的账单。”

 

他的圆形镜片在办公桌上方垂下的白冷光线中反着光,只留有下半张脸上可怖的笑容与对方做出和语言无关的交流。

 

“成年人如果做不到,那么便去找小崽子。”卢瑟说,毫不意外地看见斯特兰奇的笑容扩大了。“我碰巧知道很多需要医疗的儿童患者,而控制他们与他们的父母……非常容易。至于超人,我会在其它地方给他找点乐子。他总不能同时出现在好几个地方。”

 

“除了超人,蝙蝠侠也有可能是个麻烦。”斯特兰奇提醒道。

 

卢瑟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蝙蝠侠与超人不一样,无需隐藏便能匿于人群中。”他弯起嘴角。“他就是个普通人。”

 

02

“欢迎回来,先生们。很高兴看到这次你们两个都是……完完整整的。”

 

阿尔弗雷德接住了从空中飞来的披风,拢好,挂起,动作熟练得像是演练过了千百遍一样。

 

“晚上好,阿尔弗雷德。”克拉克扭头向老管家打了个招呼,接着又匆匆追上布鲁斯。后者正在解开自己的皮带,顺手随便地挂在椅背上。“布鲁斯,你刚刚说死亡射手?”

 

“是的,死亡射手,又名弗洛伊德·劳顿。他从克洛伊顿手里买走了氪石,很有可能与那份神秘的计划书一起。”布鲁斯开始脱掉靴子,一边单脚跳着前进。“听说他与阿曼达·沃勒有些渊源,不知道她是否知情。我真的很讨厌这一点——世界上知道氪石的人已经太多了。”他用力把第二只靴子踢到一边,这让阿尔弗雷德很不赞成地清了清嗓子。

 

“布鲁斯,冷静点,否则我就要开始长篇大论地抱怨世界上拿着枪的人更多了。不过我敢打赌沃勒是幕后推手。一个雇佣兵要氪石做什么?”克拉克说着,有些头疼地捏了捏鼻梁。“超人和他目前为止还没有过交集。”

 

“也许他想要拿它们做交易。”布鲁斯消失在浴室的磨砂玻璃后,不一会儿里面开始传来水声。“刚才是谁打给你的?你从不在那种场合接电话。”

 

“我在等一个电话,不能错过的那种。”克拉克抱起胳膊,在实验台附近晃悠,用手小心地戳着装有五颜六色化学品的试管,看里面的液体冒泡泡。“说到这个,你能借我用一下笔记本电脑吗?”他朝浴室的方向喊道。

 

“主电脑右手边柜子第三层抽屉,你常用的那台。”

 

克拉克在同一个抽屉里找到了他最喜欢的钢笔和几张纸,把笔记本电脑插上电源后放在膝盖上,盘腿飘在半空,开始一边噼里啪啦地敲击键盘,一边匆匆忙忙地写下几个名字。

 

“是我最近的采访对象,跟你说过的被莱克斯企业克扣保险金的那家。我希望他们能够再次与我联系,因为他们曾经提到过有很多人家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我想这应该是个很好的突破口。我给了他们丽贝卡·梅森医生的联系方式,而刚才那个电话也正是梅森医生打过来的。”他叹出一口气,把笔顺手架在耳朵上。“他们去寻求了帮助,而在梅森医生为此四处奔波时,他们消失了。留下了模棱两可的电话留言,说问题已经解决,却又拒绝透露他们是如何重新得到保险,或者是谁赠予了他们这样一大笔钱。当然,如果这代表问题解决、以及小安奈特的病能够治好的话,我决不会多说什么。但这看着就事有蹊跷,布鲁斯,事有蹊……”

 

他在耳朵上的笔被人拿走时才惊觉浴室的水声已经停止了。温热的湿气从他耳边轻轻地擦过,紧接着独属于布鲁斯的蓝眼睛便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方,视线从克拉克的脸上滑到他在纸上划拉出来的地址与名字。

 

克拉克注意到对方的头发吸饱了水分,正向随意披在身上的浴衣领口滴下水珠。它们看起来比平时要柔软,在蝙蝠洞冷峻的岩石壁背景下更是如此。于是克拉克自然而然地伸出手,食指与中指间夹住了一绺黑发,让上方的水珠顺着手背流进制服的袖口。

 

看见克拉克依然穿着超人制服,却已经全神贯注地投入到记者工作中的布鲁斯本来只是觉得有点好笑,正打算开口评价一番,未说出口的话语却因为落在头顶的温热的手咽了回去。

 

阿尔弗雷德咕哝着厨房里又有个差不多也该忘了关的炉子或者是水龙头,悄悄地带着披风与腰带消失在黑暗中。

 

“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们能有培根蛋三明治吃吗?”布鲁斯问道。

 

“当然,先生,如果那时候你们的嘴巴没在忙着做别的事的话。”老管家的声音从蝙蝠洞口传来。

 

克拉克短促地笑了一声,顺势把布鲁斯拉进了一个湿乎乎的吻。

 

“那么你会停止吗?”布鲁斯轻声问道。“然后把故事以一个完满的结局发表?”

 

“怎么可能。”克拉克说。他看着布鲁斯在对面的转椅里坐下,右手撑着下巴。“调查记者与侦探在很多时候异曲同工——除非真相水落石出,否则我不会停下。这是我的故事,而不管莱克斯企业隐藏了什么猫腻,我想让它们曝光。”

 

“我喜欢佩里的眼光。”

 

克拉克夸张地捂住了心口,这让布鲁斯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我依然还是想跟卡迪尔一家谈谈,至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克拉克说。“不过我估计他们大概不会欢迎我登门拜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有了那笔钱之后,安奈特应该会被安置在某家医院里等待手术。我列出来了一些可能的儿童医院或是诊所,等到白天就去一一拜访。”

 

克拉克一边说话,布鲁斯一边敲着主电脑的键盘,屏幕上滚过一行行代码。之后他转过身,让克拉克看到屏幕里红圈中的一栋建筑。

 

“你说的没错。”布鲁斯说。“我黑进系统,找到了这几家医院的入院记录,安奈特在大都会莱克斯儿童医院里。”

 

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对于这个名字的出现丝毫不感到吃惊。

 

“这甚至不能算是惊喜。”布鲁斯说。“简直是必然中的必然。”

 

“我想这大概就像是勇者与恶龙,村庄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坏事是谁做的,也知道到哪里能找到罪魁祸首。”克拉克说。“巢穴就在那里,找到它并不难。困难的是找到证据,以及解决问题的方法。”

 

布鲁斯把自己的行程表调了出来,在密密麻麻的标注中寻找空隙。“卢瑟说不定在隐藏着什么。如果你打算明天下午一点钟过去,我可以抽出时间跟你一起去。”他看见克拉克疑惑的眼神。“就把它当作约会吧。”

 

“虽然在我的概念里,约会场所一般没那么重的消毒水味,不过好啊。”克拉克下意识地回答道。“我们也许终于可以一起吃顿饭?报纸上常说跟布鲁斯韦恩吃饭不容易,可他们对于到底有多难一点也没概念。”

 

阿尔弗雷德正好在此时回到洞中,在每人面前放下一小盘插着牙签的三明治。

 

“你看,一点也不难。”布鲁斯朝克拉克挥了挥自己的三明治。

 

克拉克端着自己的盘子,慢慢地飘到布鲁斯身边。而暸望塔到蝙蝠洞的通讯很不识时务地响起,在布鲁斯准许接听后,绿箭侠的声音回荡在蝙蝠洞中。

 

“我只是提醒一下,超人该来接班了。”奥利弗说。

 

“你意识到自己联通的是到蝙蝠洞的通讯,对吧?”布鲁斯说道,嘴巴里的培根和煎蛋完全没有影响到他发音的清晰度。

 

“是啊,反正你俩肯定在一起。”

 

“我们不会一直待在一起,绿箭。”布鲁斯向椅背上靠去,抓着克拉克的披风一角在手里把玩。

 

“随你怎么说。”奥利弗听起来并没有把布鲁斯的话当回事。“总之,本周的联盟例会也差不多该举行了。明天怎么样?”

 

“我在下午五点半点到七点之间有时间,超人六点以后有空闲。”布鲁斯很快回答道。“把会议安排到那个时候。”

 

克拉克把空盘子放到桌上,向老管家道谢,接着又趁布鲁斯忙着给日程表添加备注的时候蜻蜓点水般吻了对方的额头。

 

“那就明天一点钟,这次可别迟到。”克拉克说,嘴角挂着笑意。“否则我就要独霸所有乐趣,并且对调查内容守口如瓶,你再怎么生气也只能通过星球日报头版头条了解进展了。”

 

他没等布鲁斯回应便飞出了蝙蝠洞,而过了很久,未能关闭的通讯器中又一次传来了绿箭侠的声音。

 

“你们果然在一起。”他得意地说。

 

TBC

评论(27)

热度(147)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