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幸运饼干(End)

简介:幸运饼干说,今天应该吃点甜。


Disclaimer: 如果他们属于我……哦天啊,如果他们属于我。


01

啪!


克拉克掰开一次性木筷,把它伸进纸盒里被压成一团的黏糊糊的炒面中。他往嘴巴里塞了一大口,抬起头时,正对上布鲁斯的目光。


“在过来的路上阻止了一起车祸,把外卖盒掉到地上了。”他透过嘴里满当当的面条含含混混地为自己的晚饭辩护。“闻起来还是相当不错的。”他把纸盒举到布鲁斯面前,被对方用咖啡杯格挡在离面部一英尺远的距离。“不是每个人都有阿尔弗雷德。况且我喜欢吃中餐。”


这倒不是假话。在漫长的加班与无法预料的突发采访构成的职业生涯中,克拉克已经深度探寻了大都会所有外卖食物的中餐馆,现在觅食范围正逐渐扩大到哥谭的唐人街。


“我喜欢吃中华传统美食。”克拉克强调道。


“你明明可以飞去中国本地吃原产的。”布鲁斯耸了耸肩膀,重新把视线埋进面前的文件中。


“他们没有左宗棠鸡,李鸿章杂碎,腰果鸡丁和酸甜肉片。”


“我觉得这至少清楚表明了一件事——它们不是中华传统美食。”


克拉克对布鲁斯的冷嘲热讽并不在意,继续用满怀热爱的心用筷子卷着被对方归为高油高糖的味蕾毒药,时不时喂给布鲁斯一粒花生。


02

另一个让克拉克成为中餐馆常客的原因是随餐附赠的幸运饼干——又一项跟中国并没有什么关系的中国传统。一般来说用餐者一人一个,不过大多数时候店老板也不介意让有着湛蓝眼睛的忙碌记者稍走两个。他单纯喜欢饼干本身简单清甜的味道,偶尔会半玩笑性质地读读里面的字条。


“你一生中将会旅行到很多偏远的地方。”有一次上面写道。


“猜猜看我是哪儿来的?”克拉克把纸条与包装袋一起揉成一团,闭上一只眼睛假装瞄准,从楼顶上准确扔到楼下街角处的垃圾箱里。“猜猜看我又能到哪里去?”


他不喜欢魔法,也不相信占卜,更不会把这种随机分配的句子当真,但偶尔也会为明知是巧合的精确预言感到惊讶。在他拿到“拥抱你生命中即将发生的改变”的那一天,他第一次遇见了黑暗骑士。


当天没有任何拥抱发生——可能在战斗间隙有一个神志不清的他拖拽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对方,或者是反过来,他已经记不清了:人们总是会把后来的映像层层叠叠覆盖掉之前的,也许只有初次伸出去的那双手能够清晰地留在记忆中——不过之后倒是有很多。这都是后话了。


这些沾着饼干渣的小纸条总是用一些无关痛痒的话语试图蒙混过关。他有的时候会得到这样的指示:“当一切看起来都在走下坡路的时候,只需要微笑,然后去爱一个人。”


那场紧随而来的战斗中,确实是几乎到最后,一切都在走下坡路。地球差点在两天两夜来自宇宙的毫无停歇的轰炸中被彻底攻陷,克拉克陷入了与达克赛德的苦战,而在他无法分心的时候,布鲁斯单独驾驶着标枪战机冲向了对方旗舰短暂暴露在外的引擎。


他当时是没法按照纸条上写着的那样微笑起来,之后布鲁斯躺在暸望塔中医疗室里的那几天他也笑不出来。在暗无天日的等待里他也没有机会认真体会第三句话,只是在看到布鲁斯醒来的第一眼,萌生出无法遏制的想要用两个圆环扣住这一时刻的心情。


03

“你的公司生产幸运饼干吗,布鲁斯?”克拉克戳着凉掉的豆芽,决定把话题引领到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疑问上。


“我想韦恩集团是有个食品部门的分公司。”布鲁斯把文件翻了一页,起身去橱柜里拿了一个可以用于微波炉的盘子。克拉克被他督促着去把晚饭重新加热,在等待的两分钟里一直若有所思。


“你知道幸运饼干里的纸条是怎么分配的吗?”克拉克问。“谁负责写,谁负责放?”


“我猜大概是机器负责写,机器负责放。”布鲁斯觉得有些奇怪。“如果哥谭发生了幸运饼干杀人案,我倒是会去查清楚这些。不过董事长不管这个。”


“那董事长都管什么?”


布鲁斯想了想。“我管卢修斯。”他诚实地回答。


04

于是克拉克从未能够弄清楚幸运饼干里那些模棱两可的小纸条的运作机制。他在把炒面都扫进肚子里时,布鲁斯已经在做夜巡前的准备了。对方在下蝙蝠洞之前走过来,让他给了他一个带有鱼露味儿的吻。


克拉克抑制不住微笑地掰开炒面附带的幸运饼干。


“最好的仍未到来。”


他很好奇这意味着什么。


05

“我把我的戒指弄丢了。”


戴安娜在战斗后正整理着真言套索,闻言抬起头,看见一个垂头丧气的超人。


“我一直戴着它,感觉它已经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我猜这也是我都没有意识到它掉了的原因。”


戴安娜仔细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提出了目前状况下她觉得最为合理的建议。


“你能再去买一只吗?”她问。


“什……不!”克拉克使劲地摇头。“先不说这是我找遍宇宙才弄到的最坚韧的生物记忆金属作为材料,在太阳最灼热处花了两周才锻造出来的戒指——我倒是完全不介意再重新制作一个——关键在于这是我与布鲁斯当时交换誓言时,互相戴上的证物。它与布鲁斯手上的是一对儿啊,是一对儿啊……”


“好吧,好吧,我大概搞清状况了。”来自于超人的超级忧伤太有传染力,戴安娜也不禁情真意切地担心了起来。“我想你一定是掉在路上或者战斗途中?别着急,让我们来梳理一下你今天的行程。”


“我收到联盟的召唤后便飞到了暸望塔,追着战神阿瑞斯去了天堂岛,在你接手后去木星附近拦截了一颗小行星,又回到大都会把玩具人抓了起来。之后我去堪萨斯吃了午饭,期间到墨西哥爆发的火山边帮助一个镇的人疏散。下午倒是没干什么,主要在星球日报社里写稿件,中途去马里亚纳海沟帮亚瑟检查那里的虾群,之后就来了这里。刚才把豹女捆起来的时候,我发现戒指不见了。”


“真是非常充实的一天,克拉克。”戴安娜捂着额头说。“戒指那么小,只凭我们两个去找,恐怕有点难度。布鲁斯知道这事儿了吗?”她放低声音问道。


克拉克又开始拼命摇头。“我不希望让他知道。他什么都不会说,但这不代表他不会感到失落。我总不能大大咧咧地跑去跟他打招呼:‘嗨布鲁斯,还记得我们那次战斗到快要全灭,觉得之后可能不会再有机会了,即以残破的天地为证,发誓当它们依然环绕在对方手指上时,便忠心不渝的那两枚戒指吗?我把我的那只给弄丢了。’”


“不,他最好不要知道。”戴安娜赞同道。“他会备受打击,伤心欲绝,然后整天窝在椅子里对着电脑闷闷不乐。”


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五秒,觉得自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我们在说的是布鲁斯,对吧?”回过神来的戴安娜试着把理智塞回到两个人的脑子里。“他从来不会备受打击,伤心欲绝(除了你死掉那次,不过别去问他,要他承认还不如让他戴上驯鹿帽主持正义联盟的圣诞节派对)。”


“而且他本来就天天窝在椅子里对着电脑闷闷不乐。”克拉克说。


“更不用说,他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戴安娜继续指出。


“不,他还不知道。”克拉克坚持道。“我们小心行事。如果巴里、亚瑟和尚恩愿意帮忙的话,让他们也不要透露出任何迹象(他在嘴巴上做了一个拉上拉链的手势)。离布鲁斯远远的,他肯定发现不了。”


06

“半个联盟的人今天都鬼鬼祟祟的。”哈尔飘到布鲁斯身边,困惑地摸着下巴。“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


“你是说克拉克把他的戒指弄丢了那件事?”布鲁斯敲着键盘,头都没抬。


“他把戒指弄丢了?”哈尔眨了眨眼睛。“你怎么会知道?”


“我在床底下找到了那枚戒指。昨晚有些……嗯……”布鲁斯可疑地停顿了两秒。“有些不适于戴着戒指进行的活动,于是他把它摘下来了。在某一时刻它可能掉到地上去了,不过当时我们都没有在意。”他迅速地清了清嗓子。“总之,我在两枚戒指上都加装了追踪器,想要把它们弄丢可能还不太容易。”


哈尔瞪着布鲁斯。“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


“等他真的干出了什么傻事再说吧。”


“那你把现在这种动员半个联盟进行上天入地的寻宝大冒险叫做什么?”


蝙蝠侠没有正面回答,掩盖在面罩下方的脸部肌肉也没有过多地展示他内心的想法,不过哈尔觉得他从对方小声的咕咕哝哝中仿佛听见了一些“可爱”和“有趣”的近义词。


07

所以当克拉克在餐厅里找到哈尔时,后者已经大致上了解了情况,并有所准备。


“绿灯侠。”克拉克用手遮着嘴巴,眼睛时不时瞄一眼坐在餐厅另一头的布鲁斯。“我听说欧阿几乎通晓世界上的所有事情……”


“不,它不知道你的戒指掉到哪里去了。”哈尔下意识地回答道。“它又不负责管世界上所有的戒指。”


克拉克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我是说,像这样的事情,你告诉了戴安娜,戴安娜告诉了巴里,巴里再告诉尚恩,尚恩用心电感应找到另外几个人……总有一个环节消息会走漏的,对吧?我差不多就是从这儿那儿差不多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哈尔觉得自己有责任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不去找蝙蝠侠呢?我确定他不会说什么的,而且他对于这种事一定有七个八个应急计划,比方说检查下洗手间啦,检查下微波炉啦,检查下床底下啦……”


克拉克挑起了另一边的眉毛。他带着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走远了。


哈尔看着他的背影,转头看向一直在边上沉默不语保养弓箭的奥利弗。


“我刚才是把蝙蝠侠卖了吗?”哈尔问道。


“我早就放弃参与他们之间的事情了。”奥利弗回答。


08

就像它忽然而至的开场,哈尔口中的正义联盟寻宝行动也几乎在一瞬间消失得无隐无踪。布鲁斯没时间对此感到奇怪——阿卡姆疯人院又发生了一次大规模越狱。他在午夜离开暸望塔,在下一个午夜即将来临时把自己疲惫的身躯传送回来。他伏在常用的那台电脑前,从舷窗的倒影中看见克拉克飘到他身后。两只有力的手扶住他的肩膀,开始揉捏酸胀的肌肉。布鲁斯装作不经意地让视线停留在克拉克的无名指,发现上面依旧空空如也。


“你最近很忙吗,克拉克?”布鲁斯问道。


“没闲下来过。”克拉克用他那一向愉快的声音回答。“可能没你忙。”


“啊。”布鲁斯意有所指地拍了拍克拉克常戴着戒指的那只手。“当人们忙起来的时候,就很容易忘记事情。”


“是啊。”克拉克表示了赞同。“就像你忘了睡觉。”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布鲁斯的抗议与威胁统统被扔进了暸望塔的垃圾处理系统,直到他被拖到休息室中的小床上,身上压了两床毯子。


“祝好梦。”克拉克出门时关上了灯。


布鲁斯躺在黑暗中,一边生闷气,一边思考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09

他花了一晚上时间制定的二十多个“有意无意向克拉克暗示他丢了戒指”的计划在第二天全部施行了一遍,然而无一例外地都被对方用笑容逃避了问题。他确定对方的戒指依然完好无损地躺在他最严密的保险箱里,而对方手指上的那一圈是刺眼的空白。


这倒没有影响他们在战斗中依然如同与生俱来般的默契合作。他们前往帮助巴里解决中心城里发生的一场小动乱。布鲁斯在克拉克用热视线融化冷冻队长制造出来的冰时,借助对方的力量跃起后踢碎了镜像大师的镜子。以一个保证克拉克能够看到的角度,他对着玻璃碎片艰难地竖起了无名指。


回到暸望塔后,克拉克跟着闪电侠去写任务汇报,布鲁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保险箱,想要取出一叠文件。


他的手停在半空。戒指依然在原本的位置,原封不动,只是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幸运饼干。


布鲁斯撕开包装,掰开了饼干。他看着上面的文字,把饼干丢进嘴巴里。


“爱能指引一切。”


10

克拉克听见自己的房间门被轻轻打开,又悄无声息地关上。他回过头,正好看见布鲁斯懒洋洋地靠在墙上,朝他伸出舌头,上面放着一枚戒指。


他走过去,与对方唇舌交接。他探索过布鲁斯的整个口腔,在一番争斗后成功把戒指卷到自己口中。


在倒向床上时两个人都已经有些气喘吁吁,虽然克拉克一口咬定自己只是装出来、好让布鲁斯不至于一个人孤独地喘。


“‘最好的仍未到来。’”克拉克在间隙分出心来思考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还能有什么比现在更好的吗?”


“嗯……你有很长的时间来探索这个,不是吗?”布鲁斯回答,用自己的手扣住对方的。


The End


评论(83)

热度(1133)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