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深水炸弹 Depth Charge (Chapter 6)

01

被油腻与汗水浸得软塌塌的绿色钞票从一个人手中传到另一个人手中,整个上半身铺满了刺青的壮汉在人群中慢悠悠地收取赌资,不时揪起一个输光了家当的可怜鬼,把他的外套手表粗暴地扒拉下来,随后像是扔垃圾一样丢到门外去。


“赔率一比十五!”主持人在高压网边拿着话筒扯起嗓门吆喝,妄图盖过如同海啸浪潮一般的人群嘶吼。照亮角斗台的探照灯打在他一半的身体上,另一半被外圈快速移动的红色射灯覆盖。“让我们拭目以待,今晚能否出现一位挑战成功的黑马!”


仿佛被注射了更多的肾上腺素,人们的欢呼与怒吼几乎掀破了房顶。


而有三个人像是完全没有被影响到。


“别碰他给你的任何东西。”蝙蝠侠偏过头对超人说。“别喝他给你的任何饮料,别信他说过的任何话……”他思考了一下。“……要不然你还是离远一……”


他被克拉克竖起来的手截住了话头,接着被对方以不容反抗的力量钳住肩膀,拉到身后。


“让我来。”克拉克面朝前方说,留给布鲁斯一个顽固的后脑勺。“这次是‘坏氪星人,坏坏氪星人’。”


他放开了布鲁斯,而后者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他把这当作默许,随即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用打火机点燃另一根烟的男人身上。


“你为什么来哥谭?”克拉克平静地问道。他的身体遮挡住了后方投射过来的光线,几乎把康斯坦丁完全笼罩在阴影里。“你想要什么?”


康斯坦丁头朝后靠在椅子上,以极为感兴趣的眼神看着一切。他没有回答问题——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不过他抽了一口手中的烟,呼出了一个爱心型的烟圈,大咧咧地飘到超人与蝙蝠侠之间。


蝙蝠侠威胁性地朝前跨了一步,又被超人的手臂挡住了去路。


“他们还说你聪明。”康斯坦丁无奈地摊开手,看着怒气几乎化为实体包裹全身的蝙蝠侠。“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打算去招惹一个这星球上最强大的人?更不要说看你们这个样子,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到时候满世界找我麻烦的可不止他一个。”


克拉克把一只手撑在桌子上,向前俯下身,另一只手依然忙着拦住时不时想找机会突破防守的布鲁斯。“我希望你能先告诉我们你的目的。”他说。“让我们把这段对话和平地继续下去。”


康斯坦丁也坐直了身体,手里的烟头几乎快要戳到超人的鼻尖。“我为什么需要向你们提供我的行程目的?在入境的时候我已经跟海关解释过一遍了。”


“你知道我能做什么。”克拉克说。“你刚才说了‘这星球上最强大的人’。”


“你也许确实是这星球上最强大的人,”康斯坦丁懒洋洋地说,摸着自己同样稻草色的胡茬。“但配合你现在这眼神说出来可没什么威胁性。”


“我当然不会伤害你(蝙蝠侠已经不耐烦地开始在扯他的披风)。”克拉克对康斯坦丁的反应并不感到在意。“现在还没有这个必要。我都不认识你——虽然我们赶时间,要不然从简单的问题开始如何?比方说,你是做什么的?”


“我吗?”康斯坦丁眼睛望着天花板,似乎在烟雾缭绕中思考。“我作弊。”


“他是个魔法师。”蝙蝠侠替他回答了。他的手搭在超人的肩膀上,能感觉到下方的肌肉几乎不可觉察地僵硬了一秒。


“普通的规则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不适用。”康斯坦丁说。“让我上牌桌,我会出老千。把我关起来……”他注视着围绕角斗场的高压网。“……没有什么关得住我。”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是一种人。”康斯坦丁对超人说。“你大概比所有人作弊得都厉害。我很好奇,”他弹了弹烟头,让末端依旧带着红光的残灰掉到地上。“当你开始意识到自己能够做到想做的所有事情,能去所有想去的地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有好也有坏,一开始觉得大到能够充斥整个生命。但后来就,怎么说呢……宇宙真的很大,宇宙外面还有更大的天地。”克拉克轻描淡写地告诉他。“况且,我想去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需要去哪里。”他停顿了一秒。“而我并不是每次都能及时赶到。”


他的语气就像是每次救下受害者之后与他们聊天时一样的稀松平常。但是布鲁斯知道他的脑海里有什么开始打转。他见过克拉克在乔纳森葬礼上眼中的闪光,见过对方在无需睡眠的夜晚对着相册发呆,那神情他再熟悉不过——那是他在对着壁炉上方的画像时,从玻璃反射中看见的那张脸。


康斯坦丁仔细地观察着超人,眯起了眼。


“我看见……”他开口。


“够了。”蝙蝠侠说。


“你之所以现在到处跑来跑去救灾救难,原因就是他让你这么做的?”康斯坦丁依然饶有兴味地盯着超人。“当个外星好孩子,听地球爸爸的话?”


“够了!”


蝙蝠侠低声吼道,收紧了搭在超人肩上的手。他借着力气把克拉克推到侧面,自己跨前一步,站在康斯坦丁面前,怒视着对方。


“我真的只是好奇。”康斯坦丁向上摊开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我是第一次见到外星人嘛。”


在蝙蝠侠张开嘴巴准备继续说点什么前,康斯坦丁打断了他。“寒暄到此为止,还是来说正事。”他警惕地盯着蝙蝠侠身体两侧握起的拳头,直到对方又一次用披风把自己包裹起来才开始解释。“你们听说过克洛伊顿的罗盘吗?”


“听起来像是个厉害的魔法物件。”超人说。


“这是个谦虚的说法。”康斯坦丁做了个鬼脸。“它能够找到所有的魔法源,带领持有者在第一时间到达超自然现场,拿到魔法制品。有了它,就等于掌握了之后所有会出现的魔法道具。作弊吧?可能连你在这一点上也没办法超越它。你的魔法抗性怎么样?”


克拉克瞟了布鲁斯一眼,而康斯坦丁若有所思地又抽出了一支Silk Cut。他把打火机拿在手里摁了半天,却发现对方毫无反应。“看来是不怎么样。”


“这个罗盘,现在在哪里?”蝙蝠侠问道,一边递过去一盒火柴。“如果在哥谭,我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不,不。”康斯坦丁说。“你的宝贝哥谭并没有这东西,否则这里早就是一片火海了。它已经被我毁了。”


布鲁斯意识到红灯闪烁的频率变快了,预示着擂台上新的一场战斗即将开始。


“作为今晚的最后一场比赛,我们将增加一些乐趣。”主持人卖着关子说。


人群欢呼中,从擂台下方缓缓升起的台子上站着四个人,与台上那名像是泡在血水里一样的“超人”同样高大,同样强壮。他们也分别穿着正义联盟成员的制服,每个人的标志做得简单粗糙。


他们从一开始就在高压网内,互相嘶吼着,眼里几乎泛出仇恨的红光。如果不是一直被绑住,布鲁斯毫不怀疑他们会直接扑向对方,咬下一块肉来。


“正义联盟大混战!”主持人兴高采烈地喊道。“谁会赢?”


蝙蝠侠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康斯坦丁身上。“那么你为什么在这里?”


“有消息说,小丑——你们哥谭那个小丑——想要这东西。”康斯坦丁回答。“我觉得我有义务过来看看。”


“如果小丑想要什么东西,那他一定有自己的理由。”蝙蝠侠脸色阴沉。“这事我接手了。”


“可你根本不会魔法!”康斯坦丁抗议道。“你没听见我的解释吗?克洛伊顿罗盘是一个危险的魔法物件!”


“你说你把它毁了。”蝙蝠侠问道。“你对这件事有多大把握?它能被复制吗?能被重新组装吗?最主要的是,小丑知道这件事吗?”


“它独一无二,最主要的零件已经不复存在,关于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康斯坦丁说。“我们……我付出了很大代价。”


“我能猜出来代价是什么。”蝙蝠侠冷冷地说。“我还记得上次你来哥谭时诺维克隧道里那场原因不明的连环车祸。十六个人死亡,一百多个人受伤,整个隧道差点被海水淹没。”


“死掉的是两车黑帮成员,我阻止了一名被饿灵附身的护士去哥谭市中心把所有人都给吃了。”康斯坦丁说。“我还没听你说过一声谢谢。”


“那个饿灵不会出现在诺维克隧道,如果不是因为你觉得那里会是抓住它的好地方的话。在十六名受害者中有一个当晚要来与我会面的黑帮线人。”蝙蝠侠说。“那天晚上本来定好要从根铲起一条贩卖儿童链,因为没有得到必要的信息,警方不得不撤出了埋在法尔科尼帮派里已经两年的三名卧底警员,另外两名死在当晚。在此之后整个行动陷入僵局,直到半年后我们才有办法彻底把那条贩卖儿童链铲除得干干净净。在此期间有多少儿童受害者?我可以给你一个让人晚上睡不着觉的数字。”


“也比他们直接变成干尸强。”康斯坦丁反驳道。“就算当晚饿灵进不了城,它总有办法过去。”


蝙蝠侠向他露出了牙齿。“你可以采取另一种方法的。”


“你要如何保证你的‘另一种方法’不会造成后续更大的伤亡?你是预言家?”


超人伸出一只手,挡在两人之间。


“我不觉得这场争执能在短时间内得出一个双方都满意的结论。”超人说。“我们来这里不是另有目的吗?”


康斯坦丁从烟雾中斜眼瞄着超人,像是在衡量自己应该对于他的话认真几分。“好吧,我们说到哪儿了?小丑。”他说。“我知道他在打听克洛伊顿罗盘的事情,至于为什么我也很好奇。他已经知道了罗盘曾被分成三个部分,在不同的地方保管。制作者安格斯·克洛伊顿把表盘的透镜做成独子菲利普·克洛伊顿的眼睛,而菲利普已经死了。哥谭也有一个人名叫菲利普·克洛伊顿,只是小丑不知道他只是同名而已。”


“看,就是那人。”康斯坦丁为他们指出一名刚从外面回来的健壮男子。他穿着俱乐部的打手制服,虬结的肌肉暴露在外面。他显然刚刚处理完上一场战斗中的失败者,扛回的担架上血迹斑斑。“我观察了他四个晚上,昨天发现他的家门口被小丑帮做了记号,要动手估计是等今天。”


蝙蝠侠眯起眼睛,透过目镜在群魔乱舞的人群中锁定了那个身影。


“他就是猫女提起过的买家。”他忽然说,回过头看着康斯坦丁,而对方在几秒钟后明白了状况,扔掉了手中的烟头。


“你会把他拿去当诱饵。”蝙蝠侠用陈述句的语气说。“他很有可能成为又一个受害者。”


“我需要知道小丑的计划——你也需要,所以别拦着我。”


“这个恐怕做不到。”超人向前走了一步,而康斯坦丁就在此时站了起来,一脸不满。


“我本来就担心你们会来碍事。”康斯坦丁说着,打了一个响指。“不过幸好刚才你告诉我你和魔法不太对付。”


他这句话是对超人说的。后者正用快到人眼无法辨别的速度伸手去拉住他,然而抓到的只是空气。克拉克猛地回头,看见康斯坦丁与菲利普站在一起,正急促地交谈什么。


康斯坦丁显然也感到了超人与蝙蝠侠的视线,对他们微微一笑。下一秒高压网便在一阵火光四溅中爆开来,把擂台完整地暴露在人群中。


在初始的尖叫声后,人们因为惊讶安静了一秒,包括正在台上互相厮杀的“正义联盟成员”。他们花了一段时间来弄明白发生了什么,接着意识到关押他们的高压网已经不复存在。


他们分别向惊慌失措的人群冲了过去。


在“绿灯侠”的拳头落在第一个人身上之前,它就被截在半空。布鲁斯顺势反相扭过他的胳膊,逼迫对方向后倒去。布鲁斯用膝盖猛地撞击对方的腹部,很快就后悔了这一行为——他感觉就像是撞上了钢板。


克拉克把“闪电侠”拦腰抓住,用力抛向正抓着一个人的头的“超人”。“闪电侠”在飞过去时砸碎了途径的一张圆桌,接着把“超人”撞翻在地,顺带绊倒了“海王”。他们在站起来之前就被克拉克用断裂的高压网线绑了个结结实实,接着一人一拳被击昏了过去。克拉克还没有直起身,面前就被扔来一个“绿灯侠”,身上缠着布鲁斯的高压电击枪绳。


“最后一个交给我。”布鲁斯咬着牙说。“看着就生气。”


他的第一拳击中了“蝙蝠侠”的下巴,另一只手格挡住对方几乎同样角度挥来的拳头。他用更快的速度绕到对方侧面,拉起了“蝙蝠侠”的披风翻到前面,在对方剧烈挣扎着想要拿开披风时跃起,干脆利落地踢晕了对方。


然而这几分钟的分神足以让康斯坦丁消失得无影无踪。克拉克吐出一口气,手里蹂躏着一段剩下的高压网线,把它扭曲成各种形状。


“他跑了。”克拉克说。


“这不奇怪。”


“你在他身上留下的追踪器能用吗?”克拉克问道。


布鲁斯点开臂甲上的全息屏幕,上方一个移动的红点在慢慢地离开他们所处的坐标。


他勾起了嘴角。


TBC


感觉快被我拖成周更了orz……很抱歉最近更新会有点随机,你们还得忍受这样的频率几周……真的很不好意思,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和理解QAQ!


评论(21)

热度(171)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