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深水炸弹 Depth Charge (Chapter 3)

01

电话无人接听。

 

这倒是不奇怪。蝙蝠侠经常需要保持电磁静默,偶尔布鲁斯也会出于各种理由这么做。克拉克给阿尔弗雷德发了条简短的信息,决定之后再试着联系对方——现在他已经到了那片拥挤的老旧公寓楼边,而采访对象在一分钟以前确认了这次约谈。

 

他爬上锈迹斑斑的消防梯。垃圾的腐臭味在狭窄的楼缝间发酵酝酿,被春末微热的空气带着钻进鼻腔。在明日之城敞亮的摩天大楼间看到这样的景象总是会在人心中留下莫名的痕迹,无论是随着日期增加慢慢深刻下去,还是飘散在时间之中。

 

克拉克站在掉漆的公寓门前,轻轻叩了三下。

 

“克拉克肯特。”他提高声音,又不至于被邻居注意到。“我们刚才聊过。”

 

门被开了一条缝,露出一只警惕的眼睛。它被周围的皱纹刻画得浑浊无神采,但又像有一把火在晶状体后熊熊燃烧。

 

克拉克在被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后,放进了屋里。

 

卡迪尔一家本是快乐的。他们没有道理不这么觉得——朱莉与崔西都有正当的工作,一年半前又迎来了小安奈特。他们就快要存起首期付款,来买下城郊那间心仪已久的双层独立小屋,直到安奈特在半年前被查出患有听觉障碍。对于一名不足一岁的孩子来说,她的听力下降得过于惊人。

 

存起来的首付在转战于各家医院期间渐渐消耗。保险公司拒绝支付大部分费用,礼貌而冷漠地阐述了一百条为什么安奈特的疾病不符合赔偿标准——作为病人,她太年轻了;她的身体本来就没那么健康;这是实验性质的治疗……他们最终同意支付安装一只助听器的百分之五十,其它的花费皆由并不富裕、然而却又没达到可以享受福利医疗标准的卡迪尔一家承担。

 

克拉克在一进门之后便注意到被母亲抱在怀里的安奈特。她在见到他之后显得很开心,而克拉克报以微笑,只是在父母不注意的时候开启了X视线。

 

他的预感与猜想没错。在安奈特的大脑中有一个发育中的血管瘤,压迫住稚嫩的神经,像一颗血腥的定时炸弹。但是她的父母不知道——他们并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做一个精细的全身检查。

 

“让我们直接来谈正事吧。”克拉克对崔西说。他咬紧了牙齿,深深吸了一口气。“对于安奈特,我感到很抱歉。”

 

“莱克斯保险应该感到抱歉,而不是你。”崔西用手撑住额头。他显得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愤怒而又无助。“我们努力工作,按时交保险金……然而却什么也保证不了。他们有专家,说起来头头是道,合法又守序。我们呢?这些医疗名词我都读不顺。”

 

“我想律师大概不是个适合的选择?”克拉克问道。“所以你才打算找媒体?”

 

“我不知道律师能如何帮助我们,也支付不起昂贵的律师费用。”崔西说。“他们有时薪更高的律师团,没有人会愿意接我们的单。而且……”他有些欲言又止。他的十指不安地绞在了一起,视线在克拉克、安奈特以及同样焦躁不安的母亲朱莉之间来回切换。

 

“相信我,我明白你的顾虑。”克拉克告诉他。“相信我,你的秘密在我这里会很安全。”

 

“如果你急吼吼捅出去……”崔西用力抹了一把脸。“天啊,我是怎么想的。我为什么会把记者招进家里?他们的工作就是把别人的秘密印在纸上,让第二天每个人吃早餐的时候都能找点乐子和话题。”

 

“你找到我们,是想要寻求帮助。”克拉克耐心地慢慢告诉他。“你会得到它。我希望安奈特能及时得到必需的医疗救助,而不是成为报纸上一个让人唏嘘的故事。我想要帮助你们。”

 

他直视崔西的眼睛。克拉克猜想他的眼神里大概有比他的话语更令人信服的因素——崔西绷直的身体像是忽然没了电,不再是抵抗的姿态。

 

“朱莉为他们工作。”崔西说。“她在分公司的咖啡厅里当收银员。她听过他们三言两语的闲谈,知道一些故事……而当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时候,这些故事开始从点连成一条线。正当我们挖掘出更多有同样遭遇的人时,他们找上了门。朱莉的心脏不好,需要长期用药,而她的医疗保险与她的工作挂钩……我们不能冒险失去它。”

 

“你们被威胁了。”克拉克在记录这段话时几乎戳破了纸面。为了保险起见,他使用了介于氪星语与英语之间的自创速记文字,这样即使有人看到他的笔记本,也不会发现被采访人的秘密。此时这些文字因为笔触过于用力而变得扭曲,在划下最后一笔时,钢笔尖终于折断,洇出一片墨水。

 

“如果走法律程序,在这段时间内,朱莉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丢掉工作。而你知道这种案件一般会拖多久——她的心脏可撑不了两年。安奈特也等不了这么久。”

 

“我明白了。”克拉克说。他把损坏的钢笔放回口袋里,心里希望自己能继续控制脸上的表情,别让愤怒与悲伤表现得太过明显。“我明白了。”他被三双不同的眼神环绕着,而他选择了与安奈特对视。

 

“你会没事的。”他对她说,而她咿咿呀呀地回答了他,快乐之情溢于言表。

 

“这是丽贝卡·梅森医生的名片。”克拉克站起身,把一张纸片交给崔西。“她在市中心紧急救援所工作,是我的朋友。她不会多问问题,也许能帮上什么忙。”

 

他在离开以后,于门外阴影里站立良久,手插在口袋里,把玩着那支折断的钢笔。他能听见屋内安奈特的笑声,以及崔西与朱莉的强颜欢笑。直到他开始听见隐约的压抑的啜泣,才离开了这片公寓。

 

他掏出了手机,看见一条未读短信,是来自于阿尔弗雷德。

 

在他把短信读到末尾之前,克拉克已经飞到了半空。那支钢笔早已被他的手捻成粉末,在他身后被风吹散。

 

02

“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

 

布鲁斯在听见走廊里急促的脚步声时就已经抬起头来。哥谭综合医院的外面现在围满了记者与警察;能够突破重围,找到他的所在地,在他的认知范围内也并没有第二个人。

 

于是他正好看见克拉克撞进单人病房,身上是超人的装束,但属于记者克拉克的领带忘了取下来,红色战靴也只穿了一只,半旧的牛津鞋挂在另一只脚上,鞋带半开。

 

布鲁斯用手换了个角度,捂住覆在额头上淤青的冰袋。他的另一只手连接着点滴,两只手都包着厚厚的绷带。

 

“拉奥,布鲁斯。”克拉克几步上前,捉住了对方的手。他震惊的眼神从布鲁斯额头一直扫到脚踝。

 

“别用……好吧,你用就用吧。”布鲁斯放弃了言语抵抗,不过依然试图挥了挥他那只被捉住的手。“你用X视线看过就知道,实际情况没看起来这么糟。”

 

克拉克的表情变得难以琢磨。他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里面充满了平静的怒火。

 

“他们越线了。”克拉克说。“是时候实行我早该采取的措施了。”

 

“他们表达得很清楚,这是个警告。”布鲁斯阴沉地回答。“对布鲁斯韦恩的警告。我们预想过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不是吗?”

 

“他们试图炸死你,布鲁斯!”克拉克提高了嗓门。他的另一只手按住布鲁斯的肩膀,而布鲁斯能感到从那里传来的微微颤抖。“如果你再靠近一点,我现在就会在跟一具尸体说话!”

 

“你见过我受无数次的伤。”布鲁斯闷闷地说。“几乎每一次都比这严重得多。”

 

“那是蝙蝠侠。我们都知道蝙蝠侠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克拉克说。他又深吸一口气。“但这不同。布鲁斯不应该生活在枪林弹雨中。”

 

布鲁斯尝试举起连接着点滴的手,笨拙地拍了拍克拉克的后背。“我们……”他试图辩解。

 

“我知道,我知道。”克拉克说,声音里带了点无奈。“我们讨论过,推算过,演习过,这些都有可能发生,甚至可以更糟——但是不代表当它真的发生时,我能就站在这里,看着你,脑子里全都是那些‘更糟’的场面。”

 

布鲁斯回过头,求助般看了一眼站在一边、从克拉克进门起就悄无声息的阿尔弗雷德。老管家波澜不惊地左右看了看。“这里没有厨房,也没有忘关的水龙头。我想我大概只能满足于此了。”他抬起布鲁斯的病例表,遮住了眼睛。

 

布鲁斯小小地翻了个白眼,然后按住克拉克的后脑勺,把他拉进一个近乎安慰性质的吻。对方试探性地轻轻吸吮他的下唇,而他用唇瓣与对方厮磨,把一切说出口的没说出口的话语都融进唇舌碰触中。

 

“他们依然越线了。”克拉克在他们分开之后说。“说实话,我很惊讶我这么冷静,没去直接找莱克斯卢瑟算账。”

 

布鲁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有些工作并不适合蝙蝠侠,反而只有布鲁斯韦恩能够做到。”布鲁斯说。“在灾难后随之而来的往往是瘟疫,而非洲成了这次最大的受害者。你是知道的,近两个月来,这种新型的传染病已经席卷几乎整个非洲大陆,不管是当地医生,还是红十字会志愿者,都对此束手无策。而在上周,韦恩生物科技终于研制出了疫苗和专用药。”

 

“我当然知道。”克拉克回忆道,露出了布鲁斯熟悉的不赞同的表情。“我当然记得有多少个夜晚你不眠不休地做着实验。孤独堡垒的氪星科技还帮了点忙。”

 

“但显然,问题没这么容易结束。我希望能够把疫苗与药物直接交予当地医生和群众手中——那些依靠暴力和贿赂掌控的军阀很明显不赞同这种做法。他们希望韦恩企业把药物卖给他们,然后由他们来分发。”

 

“就好像我们不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一样。”克拉克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低价买进再高价卖出,甚至拿去换取更重要的东西,把人民的自由与生命完全掌控在手里。”

 

“他们一直在从莱克斯企业买进替代药物——能缓解症状,但无法根治。”布鲁斯说。“如果我执意要越过这些军阀,把药物交给民众,那么无论是莱克斯企业还是军阀,这块利润就会从此消失。而我会执意这么做吗——我当然会执意这么做。”

 

“我们讨论过如果谈判破裂后会发生什么。”克拉克说。他的视线聚焦在布鲁斯头上的那块淤青处,似乎想用眼神把它从对方的皮肤上擦除。“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我不会改变主意的。”布鲁斯坚决地说。“我得找个办法给他们施加压力。”

 

“需要正义联盟介入吗?”

 

“不,不行。”布鲁斯迅速摇了摇头。“正义联盟从不介入政治,更不要说国际事务,这种状态我希望能保持下去。更何况以蝙蝠侠与正义联盟的关系,很快就会有人要问起奇怪的问题。”

 

克拉克咂了咂嘴。对于布鲁斯的方案他并不是十分满意,不过现阶段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你还能去星球日报社的庆祝会吗?”克拉克忽然想了起来。他几乎快把这件事抛到脑后了。

 

布鲁斯暗骂了一声;显然他也差点忘了这回事。他看了看手表,皱起眉头。

 

“我希望能去。”他说。“正好需要一个公开场合,让对方知道我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是不会因为这样的威胁就改变的。但是现在是工作日晚上五点五十,出城的桥梁与隧道一定都塞得严严实实,连帕尔默博士都找不到办法过去。而直升机又……你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有十分钟以内能到达大都会的方法,我就去参加庆祝会。”

 

克拉克直起身,微笑着活动了一下肩膀和手腕。

 

TBC


评论(24)

热度(183)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