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海上星尘(End)

简介:在回忆与现实之间,布鲁斯想起了克拉克与他之间的几个片段。

*我相信他会回来。

分级:PG

Disclaimer: 他们要是属于我,N52超还会被这样弄死一次吗?why…WHY。

 

01

人们花了二十三分钟的时间从戈尔登堡镇撤离。

 

这是从他们听到第一声警报开始,到整个小镇被烈火吞噬殆尽的所有时间。

 

正义联盟在第十四分钟接收到讯号。第十五分钟拿到加拿大政府的进入许可时,一架标枪战机已经离开了暸望塔的停机坪。

 

他们在几十英里外就看见覆满整个镇以及周边的浓烟,并且正以惊人的速度向外扩散。滚烫的风夹杂着焦土的浓烈气味,包裹着六十三号高速公路上向外疏散的拥挤不堪的车流,小型卡车后方坐着被急匆匆扔上车的家犬,仰起头望向身后与两边的火浪,吠叫声被淹没在汽车鸣笛和人们的呼喊中。

 

只消看一眼,他们便知道这个镇子已回天乏术。高温、干燥、被茂密的森林环绕——野火不会放过这样一个肆虐的大好机会。它就像是贪婪的饕餮,在这顿盛宴上肆虐,紧咬住猎物,魔爪同时也不忘伸向四方。

 

“以这样的速度,他们很快就会被大火追上。”绿灯侠从下方舱门离开标枪战机,开始用戒指大规模地运送逃难车辆。神奇女侠跟在他身后,开始指挥起交通。

 

大批的军用直升机也在此时到达,穿梭在红光与滚滚黑烟之间。他们看见从直升机之间无声地滑出一架黑色的蝙蝠翼,在空中转过半圈后在他们上方与战机保持平行。

 

“很难扑灭所有的大火。也没必要。”蝙蝠侠的声音从战机的扬声器中传出。听起来与往常无异,浸染过一整夜的哥谭的硝烟与鲜血。“那里已经不剩什么了。”

 

他指的是小镇的中心地带。靠近一些后能勉强看见火焰中像是骷髅骨架一般的房屋的残影。很难想象一个小时前这里依然是热闹的商业广场,但很容易预见一个小时以后这里将变成什么。

 

02

荒原。

 

很难找到第二个词来形容这片位于非洲大陆的土地。除了已经化为尘土的白骨,战争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久居的部落在远方重新扎根,并不留恋——或者说是无法留恋前人曾经洒满鲜血的故乡。

 

克拉克扬起头。能把地面晒得龟裂的阳光笔直地刺进他的眼睑,而落在脸上的阴影只能是偶尔过路的孤云。没有鸟类会经过这里。

 

“这不是你第一次牵扯进国际事务。”他那用黑色战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同伴站在蝙蝠飞机边上,靠着被晒得滚烫的机身,仿佛一点也不觉得热。“也不是最后一次。”

 

“是最惨痛的一次。”克拉克叹了一口气。“如果当时介入的是克拉克肯特而不是超人,最后的结局也许没那么糟糕。直接间接的死伤人数比我从枪口前救下的人要多得多,最后双方也没有达成和解,只能在隔离区两边暗流涌动。”

 

“当时一场战役正在打响,迅速走向白热化。沙瓦那部落不顾你之前的劝导(你的第一个错误:以为世仇可以被外人以语言化解),决定在夜里发动奇袭,为他们刚被枪杀的科拉将军报仇(第二个错误,你应该提前预料到的)。”蝙蝠侠提醒他。“子弹可比专栏作家的打字速度快得多。我不否认,这是你的教训。之后你再遇到这事儿就聪明多了。”

 

“你那会儿甚至不认识我。”克拉克摇了摇头,嘴角挂着一丝略带无奈的微笑。“却好像看见了一切。当然,我并不怎么吃惊。”

 

“我读报纸。”蝙蝠侠简短地回答。“也上网追追博客的更新。”

 

“好习惯。”克拉克赞同道。“很高兴看见最近还是有不少人愿意在网上看那些长篇大论,而且很积极地发表自己的看法。有个ID是‘火柴马龙’的读者刚刚在我最新的博客下方表示整篇文章是‘一派胡言’。”

 

“你写那些人的故事——流浪汉,退伍老兵,妓女,黑帮打手,挣扎在城市底层的人们。”蝙蝠侠似乎觉得自己有义务为这名读者辩解两句。“‘火柴马龙’是一名黑帮混混,他对于自己熟悉的领域有权发表言论,并不介意言语是否粗鲁。而且我必须提醒你,他在你大部分的博客文章下回复都没这么激进。”

 

“是啊。‘已阅’。”克拉克差点翻了个白眼;不过他笑了出来。“非常温和的表达方式。”

 

“更为详细的想法我在联盟会议上都向你阐述过了。”蝙蝠侠说。“当我们就‘是否应该强制确诊PTSD的老兵参与心理咨询’争执了三个钟头时,你看见戴安娜的表情了吗?”

 

克拉克这下是真的笑出了声。蝙蝠侠撇了撇嘴,开始往机舱里爬,当克拉克再次开口时,他的披风还悬垂在机舱外。

 

“有件事情我没有明白。”克拉克说,迎着阳光仰望对方。“你不需要陪我过来的——我是说,我当然很感激——但是为什么?”

 

“我没有陪你过来。”蝙蝠侠把自己的披风聚拢收好——它吸收了足够多的热量,摸起来滚烫。“我只是想看看你定期会去忏悔的地方,并且确定你不在做傻事。”

 

“我当你在关心我好了。”克拉克说,看见对方啪地关上了机舱门。“说起来,你打算邀请我去你的蝙蝠洞吗?你上次说你会考虑一下的。我听说那是个挺酷的地方。”

 

蝙蝠飞机直冲云霄,但机舱门完全没有阻挡住克拉克一路上试图说服对方的絮絮叨叨。蝙蝠侠发现那是他没有关掉通讯器,而他又发现自己并没有这个打算。

 

“如果你邀请我,我就邀请你去参观我的孤独堡垒。你不会吃亏的!这是个合算的交易。除了联盟事务以外,我们可以多交流交流。出去喝一杯又不会妨碍我们拯救地球。啊,不过你好像不喝酒。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想个别的主意,比如烧烤怎么样……”

 

03

如果把一只蚂蚁扔进烧烤炉里,它看到的大概就是这样一副景象,可能还要乘以十倍,布鲁斯想。他驾驶着飞机,避开一道冲天而起的火柱,收集计算着风速风向等资料。

 

“我们得切断野火蔓延的路线。”蝙蝠侠对着通讯器说。他的嗓子在经历了一夜未眠后,又被火烤的发干。“前方不远是大规模的含油砂和石油矿井。”

 

“应该可以做到。”闪电侠在标枪战机贴地飞行时跳了下去,一瞬间就追上了野火的前线。他开始绕着火线奔跑,用形成的真空扑灭大火。已经被燃烧干净的地面上不再有烈火能够依存的干燥树木,它们渐渐被困在后面,朝着前方张牙舞爪。“不过还是先把那里工作的人群疏散开比较保险。”

 

标枪战机猛然拉升,机身映着火光。“交给我。”钢骨说。

 

蝙蝠飞机滑过正在坍塌的图书馆——这里曾是小镇上最高的建筑,如今与它其中的无数藏书一起化为灰烬——一路上撒下能够极速降温的制冷剂,一边确认这附近不再有活着的生命。他看见火圈外消防车和直升机模糊的影子,以及他们试图控制火势的各种尝试。

 

这曾是一个骄傲的小镇,每天向外界输送着支撑起世界运行的黑色血液。一代代的石油工人扎根于此,在冬天常达零下五十度的寒冷土地建造家园。这大约花了两三百年的时间,而毁灭掉这一切只需要不到一个小时。

 

一条火龙从闪电侠制造的屏障空隙钻了过去——人们说火焰是机会主义者,而这并不是没有道理。它接触到前方干燥的森林,迅速就肆无忌惮地宣示了主权。

 

“好像不太妙。”闪电侠默默地爆了个粗口。“如果……”

 

“别说那个名字!”神奇女侠和绿灯侠同时喊道,盖过了闪电侠的声音。

 

“……在,就好了。”他还是说完了自己的话。

 

“他不在。”蝙蝠侠干脆地说。“做好自己的事。”

 

钢骨正朝着石油矿上的工人们大喊。“什么都别带了,来不及了!”

 

他维持着秩序,同时回头看见逼近的火线。

 

“说不定找一只十条腿的蜘蛛还容易些。”他在嗓子底咕哝了一句。

 

04

“我找到了。”克拉克站在蝙蝠洞的中心,宣布道。“半人马座IC2944中的一个行星上,那里的蜘蛛有一百零八条腿。”他举起了一个玻璃盒,里面爬着一只怪模怪样的多足虫子。

 

布鲁斯从显微镜上抬起头。

 

“你分得清蜈蚣跟蜘蛛吗?”他问道。

 

“我已经在孤堡里确认过了。”克拉克似乎是怕他不相信,在把虫子塞到布鲁斯鼻子底下的同时又递给他一张基因测序记录。“除了把碳基换成硅基,这种生物的基因序列几乎与地球上的蜘蛛一模一样。”

 

布鲁斯厌恶地把虫子推到一边,不过他接过了测序单。“别随便往蝙蝠洞里带乱七八糟的东西。违反安全规定。”

 

“说得好像你平时注意过安全或者遵守过规定一样。”克拉克很宝贝地把玻璃盒收起来,看起来喜滋滋的。“没打算给你,这是我要放在堡垒里的收藏。我可是找了很久。”

 

“好吧,我信你了。”布鲁斯把测序单放了下来。“然后呢?”

 

“‘然后呢?’”克拉克像是不可相信一般重复着布鲁斯的话。“你上次说的,如果我能找到一只十条腿的蜘蛛,就跟我一起玩电子游戏。”

 

“我说的是‘除非你能找到一只十条腿的蜘蛛,否则不要再来问我想不想玩电子游戏了。’”布鲁斯反驳道。

 

“有区别吗?”

 

“有态度上的区别。”

 

阿尔弗雷德收走了桌上的盘子。“我还以为我花了这么久,把少爷拉扯成了一名成年人。”他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叹了一口气。“没想到那二十多年时间就像不存在一样。”

 

克拉克目送着他离开蝙蝠洞,转身掏出了一打电子游戏。

 

“我们玩赛车。我是和平主义者,所以激战类的就算了。”

 

“你确定要跟我比赛车?我每天都开蝙蝠车。”布鲁斯站起身,从主电脑边上的柜子里翻出两个一看就很专业的游戏手柄。“而且玩车的未必是和平主义者,你看看GTA。”

 

克拉克接住被布鲁斯以一道漂亮的抛物线扔过来的游戏手柄,声音里带了些难以置信。“我感觉我今天是第一天认识你,布鲁斯。”

 

“等我连赢你十局,你会希望根本不认识我。”布鲁斯随便打开了一盒游戏,把光盘插进主机。“快点结束。我还要夜巡。”

 

05

他没跟克拉克比过飞机驾驶的技术。克拉克自己就会飞,而且飞得很好。

 

很少有克拉克不会的东西,就算有,他也能很快掌握那些技巧或者知识,如果他愿意。但他的热情与时间统统贡献给了家人、朋友、城市、正义联盟与他的小博客,还有他偶尔会挂在嘴边的使命。

 

“超级少女今天偏偏不在地球。”钢骨嘟哝道,拔起地面上的消防栓。喷出的水柱在地面上汇集成一条小河,又快速地在人类难以忍受的高温下蒸发干净。火苗已经开始危险地舔着隔离带的边缘,而他与一群消防队员站在另一边,像是古时战场上等待攻门的敌军入侵的士兵。

 

“我们得靠自己。”蝙蝠侠说,他的声音愈发干哑。“你们真的打算让我一直当鼓舞士气的那一个吗?”

 

“我同意蝙蝠侠的话。”神奇女侠说。“这只是一场森林大火,只不过比平时大了几倍。我们能搞定外星人入侵,我们也能搞定森林大火。”

 

“等蝙蝠侠确认完镇里不再有人,我可以把这一整片区域抽成真空。”闪电侠说。绿灯侠变出一辆挖掘机,开始帮他铲出一条隔离带。

 

蝙蝠翼扫过东区的钟楼——或者说,曾经是钟楼的废墟——探查着下方的生命迹象。这里的温度超乎寻常地热,热到机舱门的隔绝层就像是不存在一般。他感到汗水在装甲中往下滑,从未如此口干舌燥过。

 

从哥谭直接赶过来看起来是个坏主意。他的油箱见底,红灯闪了起来。浓烟遮蔽下的小镇如同夜晚,而他身处烈火中心,又亮如白昼。

 

“别掉下去啊。”他拍了拍开始摇摇晃晃的飞机操作台,想要找一个地方停下来加储备油,但在这无边的火海中谈何容易。

 

油表走尽了最后一格。他开始坠落。

 

“……香蕉玛芬。”他对自己说,又像是对着另一个人说。

 

06

布鲁斯感到飞机震动了一下,接着以比应有的速度更快地朝前方飞行,同时偏离了他设定好的轨道。

 

“你知道,这样让发动机空转更加废油。”他抱起胳膊,对着空气说道。

 

他从耳边通讯器里传来的轻笑声中判断出对方听到了这句话。于是他干脆关掉发动机,任由自己连人带机被克拉克扛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

 

“你确定你还好吗?”他问道,听见又一阵轻笑传来,心里无比希望这笑声中隐藏着的虚弱是他的错觉。

 

“你不问问我打算带你去哪里吗?”克拉克反问道。他听起来心情可以算是愉快。

 

“如果说又是什么跑到珠穆朗玛峰顶上看流星雨,或者呆在堪萨斯的玉米地里听半个小时的风声,我……”

 

“你就掉头飞走?”克拉克试着接道。

 

“……我也会随你去任何地方。”布鲁斯平静地说。“但别太习惯了,等你好起来就别想了。”

 

他们的海拔开始升高,像是利剑一般准备切开大气层。

 

“蝙蝠翼不是用于外太空交通的。”布鲁斯说着,打开了后备箱中的一格。

 

“我知道啊。”克拉克说。“我也知道你永远在蝙蝠飞机里放着太空服。”

 

布鲁斯做好了太空服最后的密封工作,用手扶了扶半圆形的太空头罩。他把蝙蝠飞机设定成自动巡航,接着打开舱门飞了出去,在飞机下方找到有些精疲力尽的克拉克。

 

“来吧。”他开动了推进,用手揽住克拉克的肩膀,声音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温柔。

 

于是他们又一次来到宇宙中,布鲁斯架着克拉克的一边身体。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上血管泛着绿色,而他打定主意不去看它。

 

他们按照克拉克的指示飞到月球附近的某处,可以同时把脚下蔚蓝色的行星与远处蓬勃爆发的恒星尽收眼底。

 

“好吧,我们要看什么?”布鲁斯问道,听着克拉克有些吃力的呼吸,开始觉得不应该听从对方乱来。“我没有太多时间,你知道。”

 

他有联盟和哥谭需要照看,剩下的精力全部投入寻找一剂药方。他的所求不多,只要有一点点可能,一点点突破——而不是所有的努力被证明是徒劳无功。

 

“我也没有时间。”克拉克微笑了一下。他看向地球的眼神几乎是眷恋的。“留给我的时间太少了,而又有太多人需要帮助。但是等一等……就等一等。相信我,这值得一看,而我希望能与你一起。”

 

他们不久就看见了克拉克心心念念的景象。太阳像是忽然刮起一阵飓风,向外抛射出一道烈焰,带着风暴一般的火光射向地球的方向。而就像是呼应,地球的两级猛然同时爆发出浪潮一般的绚丽极光,汹涌地笼罩住蓝色星球的两个极端,像是变魔术一般跃动起七彩的电磁波涛,在黑暗的宇宙背景中如同舞动着的神秘精灵。一颗彗星拖着尾巴划过大气层,消失在地球的另一侧。

 

他们静静地看完了全程,直到太阳风暴逐渐平息,极光也消散开去。彗星的星尘被风暴吹到他们附近,克拉克挥了挥手,试图让它们不要钻进眼球中。

 

“我曾希望在死后能化为星尘。”他说。“就像我的母星一样。”他用手去触碰几粒大一点的尘埃。“就像是它们,在这里看着地球,也晒晒太阳。”

 

“别胡说了。”布鲁斯回应得有点急。他的声音比他想要的更加激烈一些。“氪星的星尘飘不到这里来。”

 

“可是我都来到了这里。”克拉克说,有点委屈。

 

他们陷入了沉默。

 

“我跟你说过吗?”克拉克忽然问道。“你的眼睛颜色就像是海洋?就像是这颗海洋覆盖率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行星一样?”

 

布鲁斯对上了他的绿眼睛,又移开了视线。

 

“很多遍了。”他说。“你的心理活动特别吵。”

 

克拉克又一次微笑起来,他翻到布鲁斯的前方,堵在他的视线里。他的手从布鲁斯的肩膀慢慢向上滑到半圆形的面罩,动作缓慢到几乎像是温柔的爱抚。布鲁斯看着他拔掉了自己两边的天线,然后世界陷入无边无际的安静。在这寂静中他只能看得见克拉克,看见对方被镀成金色的轮廓,绿眼睛,微笑,以及嘴角勾起的弧度。

 

克拉克在面罩上印下一吻,用口型说了些什么。

 

07

布鲁斯在无声中被惊醒。

 

蝙蝠翼斜着倒插进灰烬里。他已经被烈火包围了,出现了严重脱水的症状。他奋力打开滚烫的舱门,感受到火舌舔着面罩下唯一的一块裸露皮肤。他用披风掩着脸,冒着随时会爆炸的风险给油箱加上了备用油。

 

“蝙蝠侠!”恢复通讯后他听见了闪电侠焦急的喊声。“蝙蝠侠!你还好吗?收到请回答!”

 

他咳嗽了几声,说话时觉得嗓子要裂开了。

 

“你可以准备开始了。”

 

闪电侠在绿灯侠铲出的跑道上迈出第一步时,蝙蝠飞机从火海中挣脱出来,从他的头顶飞过,带出一片焰色。

 

神奇女侠送走最后一批撤离的难民,看着闪电侠造成的龙卷风把冲天的火焰包裹在里面,渐渐平息,渐渐消散。

 

08

蝙蝠侠站在离戈尔登堡镇最近城市的国际机场内。这里挤满了从小镇逃出来的人们,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杂乱旅行包,更多的则空着手。

 

“一路上的露营地都满员了。”神奇女侠匆匆忙忙地告诉他。“有些好心人让他们搭车,载他们回到自己家。这些是剩下的人,想想办法应该可以安置。”

 

他们的脸上蹭着灰烬,浑身散发着焦烟味。蝙蝠侠知道自己比他们好不到哪里去,甚至看起来可能更糟。

 

“一切都已经完了。”一个坐在地上的女人抬起头,看见他站在自己面前。“我们失去了所有一切。本来经济已经受到石油价格下滑的重创,好不容易有点起色……一切都已经完了。”

 

蝙蝠侠看着对方空洞的眼神——在这里它可不是稀罕物。

 

“我们没有任何可以回去的地方了。”一个男人绝望地说。“这就是戈尔登堡镇的终结了。什么都没有剩下,只有灰烬。只有灰烬。”

 

“说点什么。”钢骨在他耳边悄悄说。他看着蝙蝠侠,仿佛期待对方能念出什么魔咒,让所有人一下子振作起来。

 

“曾经有个人能同时做到鼓舞士气,给人希望,拯救生命。”蝙蝠侠干巴巴地说。“我不是‘有个人’。我只保证所有人的生命安全,保证所有人都能够活下来。”

 

有人看向他,开始在身前比出一个S型标志。

 

“活着,有手有脚。”蝙蝠侠对着忽然寂静下来的人群说。“戈尔登堡镇就在那边,躺在灰烬里。她不会离开。留下她走向死亡,或者让她重生。打算怎么做是你们的选择。”

 

他从那些人的眼睛里看出自己无需多说。

 

08

而他相信他那金色的爱人也会从灰烬中重生。

 

The End


*故事基于真实发生的事件,加拿大Alberta省Fort McMurray镇,大火现在还在燃烧并且继续扩散。大超要是在就好了。

评论(74)

热度(388)

  1. Plutoex Machina 转载了此文字
    意识流【?】 他金色的爱人会从灰烬中重生 贫瘠的脑已经想不出如何赞美太太了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