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一寸烈焰(End)

简介:

布鲁斯在收到来自克拉克的礼物时,一般预料不到被塞进一个乐高人偶身体里的后果。


*就忽然有一种卖萌的冲动……

分级:G

disclaimer: 他们不属于我,我只有几盒乐高玩具。


01

咔嗒。

 

咔嗒咔嗒。

 

布鲁斯懊恼地捂住了额头——咔嗒。

 

一般来说,在蝙蝠洞主电脑前的座椅上睡着并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最坏也不过是醒来后浑身僵硬、脖子后的肌肉和颈椎一起向他一一数落几十年后他会在阴雨天持续不断经历的痛苦。他从没有过像现在这样,在睁开眼后发现自己坐在控制台上,眼睁睁看着黑暗骑士的身体依旧靠在座椅上以一个看起来就很不舒服的姿势熟睡,而在咔嗒咔嗒地站起来之后,绝望地发现自己的水平视线到桌面的距离差不过一英寸。

 

虽然蝙蝠侠在多年的战斗中已经见多识广,接触过的外星人比吃过的牛排还要多,但是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的意识被塞进了一个还不到一英寸的乐高人偶的身体——据称是依照他自己形象做成的乐高人偶——也并不是一件能迅速接受的愉快事情。

 

他一定要收购了这家丹麦公司。布鲁斯用圆圆的钳子手捏了捏鼻梁(“咔嗒”),同时叹了一口气。然后只准这条生产线生产超人的乐高人偶。还有他的那只狗。

 

嗯,还有他在孤独堡垒养的那只狗。

 

他认为超人需要为现在的状况负责——不说全部,也至少有百分之五十。大都会的英雄在昨晚拜访蝙蝠洞时神神秘秘地带来一个花花绿绿的纸盒,上面的红色商标显眼地刺激着人们的购买欲。

 

“乐高蝙蝠侠。”克拉克哗啦啦地把里面的内容物倒在眯起一只眼的布鲁斯面前,难掩自己的兴奋之情。他从一堆方块与细棒中小心地挑出一个圆柱形的脑袋,面罩,短短的方块腿和梯形的身体,一块块熟练地组装了起来。“啊,差点忘了披风。”

 

他把组装好的小人放进布鲁斯手心里,一脸期待地等着对方的回应。布鲁斯的视线扫过两只尖耳、画上去的腹肌与万能腰带、比例大得有些过分的白色目镜,以及嘴角向下撇着的抿成一条线的嘴巴。

 

他想他现在的表情估计和手中的塑料玩偶如出一辙。

 

“这太奇怪了。”他声明道。“三头身?认真的?”

 

“布鲁斯。”克拉克抑制住自己想要翻白眼的冲动。“这是个乐高人偶。乐高人偶都长这样。我有个超人的乐高人偶,他就长这样。”

 

“我最不需要的就是哪家玩具公司忽然想起来跑去试图把蝙蝠侠的形象变得可爱。”布鲁斯面色阴沉地抗议道。“这就像是给撒旦画像系上粉色丝带,或者把地狱犬做成可以抱着睡觉的毛绒玩具。我需要的是恐惧,那种人们面对烈火或者黑暗时生来即有的恐惧。”他把乐高蝙蝠侠举在克拉克眼前。“你觉得会有罪犯害怕这个吗?或者说,他有什么用?”

 

“你问我玩具有什么用……”克拉克抓起一小把塑料积木,又心不在焉地让它们滑落到控制台上。“我想的是,如果它们能让你稍微放松一点,那就很好了。”他抬起眼睛,对上乐高蝙蝠侠放大的白色目镜。“自从昨天战斗结束之后,你一直都有些紧张过度。”

 

布鲁斯把乐高人偶拿开了。两人沉默良久,他把手覆在克拉克的手背上。

 

克拉克离开后,布鲁斯面对着的便是满桌积木狼藉。他陷进宽大的转椅里,随手拿起一块积木端详着。

 

就像是有了自主意识一般,他经过训练的属于工程师的双手很快拼起了一辆黑色的蝙蝠车和一小块微缩的蝙蝠洞——虽然与实际场景相差甚远。生产厂家的想象力是惊人的,但如果玩具与实际情况太过相似,蝙蝠侠恐怕得重新考虑一下蝙蝠洞中的安保措施。

 

在完成后他给超人发了个通讯请求——只是例行查看下对方有没有安全回到孤独堡垒而已——并很快得到了回复。他悄悄把建好的蝙蝠车往摄像头的方向推了推,在超人的图像出现在大屏幕上时缩回了手。

 

“哇哦,布鲁斯。”克拉克果然第一眼就看见了被战略性展示出来的乐高蝙蝠车。他靠在一边的冰晶上,嘴角裂开无法抑制住的笑容。“玩得高兴吗?”

 

“这依然还是太奇怪了。”布鲁斯用手指敲击着桌面,不远处是笔直地站在乐高蝙蝠车前的乐高蝙蝠侠,无论他如何避开视线,尖耳朵都顽固地戳在他的视野中。“如果不是形象与气质实在太不像,韦恩集团得找个借口向这家公司索要形象版权使用费了。”

 

“不像吗?”克拉克看看布鲁斯,再看看乐高蝙蝠侠。“你们闷闷不乐的表情简直一模一样。开心点儿,布鲁斯。”

 

“我想看看你的乐高。”布鲁斯毫不客气地向对方提出要求。“看看他有多像你,这样我说不定能开心点儿。”

 

克拉克在结束通话前,向他保证了在下次拜访时一定带上乐高超人。布鲁斯在屏幕陷入黑暗后让自己更深地蜷缩进转椅中,借着洞穴中蝙蝠车道两边投射过来的幽光,眯起眼睛打量操作台上小小的尖耳黑影。

 

他几乎是立刻陷入了沉睡。

 

02

而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就发现世界完全变换了一个视角。四肢与身体活动起来倒是并没有异样的感觉,只是无论做什么都会伴随着清脆的咔嗒声。布鲁斯花了十秒钟时间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紧接着便开始分析当下的情况。

 

魔法?幻觉?梦境?或者是克拉克与扎塔娜联手开的一个玩笑?哪一条他都不喜欢,而当务之急是找一位活动起来更为灵便有效率的帮手。

 

“阿尔弗雷德!”他大声喊道。

 

乐高的塑料身体必然是积攒不出足够的力量,布鲁斯几乎能看见声音的脆弱波动在空气中挣扎出几米开外后便烟消云散。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跳到电脑键盘上,咔嗒咔嗒地踩下一个键。

 

电脑自动拨通了上一次的通话对象。很快,克拉克叼着牙刷出现在大屏幕上。他的表情从警觉转变成困惑,而布鲁斯没法怪他。

 

“布鲁斯?”他有些迟疑地问道,吐出一口牙膏沫。他的视线紧锁在屏幕前熟睡的身影上,仔细检查对方的每一次呼吸带起的胸腔起伏。“你的生命体征显示出你在深层睡眠中(对你而言倒是十分罕见),所以你是在……梦游吗?”

 

“没有。”

 

克拉克像是被吓了一跳,慌乱的视线扫过整片区域,最后定在以一个并不是十分优雅的姿势挂在耳麦边、正踢动着两条短腿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的乐高人偶身上。乐高人偶很满意克拉克的注视,努力地更加凑近了麦克风。

 

“我并没有……”

 

克拉克倒抽了一口冷气,打断了他的话。“哦我的……”

 

布鲁斯只觉得屏幕上闪过一阵红蓝残影,紧接着差点被一阵风卷到地面上。

 

“……天啊。”

 

克拉克放大的脸庞以一个更为三维立体的角度出现在他眼前,嘴角还带着没擦干净的牙膏沫,而温热的呼吸几乎把他整个包围进去。克拉克以看到了遥远星系的濒危物种一般的眼神看着他,让布鲁斯以为对方下一秒就要把他抓进手里。

 

而克拉克确实遵从内心地这么做了。他小心翼翼地拎起了对方的披风,让自己的视线与布鲁斯愤怒到变形的白色目镜平行。

 

“我早该知道的。”克拉克用他完全无法平静下来的语调评论道,声音有些颤抖。“不愧是蝙蝠侠,乐高也能玩得如此与众不同。”

 

“你觉得好玩吗?”布鲁斯抱起胳膊,阴测测地问。

 

克拉克把他轻轻放回到桌面上,趴在他的面前,用双手垫着下巴。

 

“你怎么看得见东西的?”他问道。“你的白色目镜完全是涂上去的。这不科学。”

 

“我被塞进了一个乐高人偶的身体。”布鲁斯用毫无起伏的声音说。“而你还要跟我讨论科学。”

 

“我当时组装的时候,应该把笑脸的那一面转到前面来。”克拉克紧紧地盯着面前的乐高人偶,而隐约察觉到对方想要做什么的布鲁斯伸出手,悄悄地(他又一次听见了令人丧气的“咔嗒”)拽紧了自己的面罩,拉开了防御的架势。

 

“不行。”他的声音里带了一丝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紧张,而这让克拉克笑了起来,这笑声振动起周边的空气,让布鲁斯觉得浑身都像是被微弱的电流通过了一般。

 

克拉克从披风口袋中掏出一个同样是红蓝配色的乐高小人,放在布鲁斯身边。熟悉的卷毛搭配着令人安心的笑容,让布鲁斯不得不承认他确实与原型有着那么一丝神似。

 

“布鲁斯,来见见克拉克。”他一本正经地介绍了起来。“克拉克,跟布鲁斯打个招呼。”

 

而阿尔弗雷德被蝙蝠洞中的动静吸引过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超人坐在主电脑操控台前,笑得一脸灿烂,右手拇指与食指捏着乐高超人的胳膊,朝不远处的乐高蝙蝠侠摇晃着。而那只乐高蝙蝠侠大概是他见过的脸色最阴沉的乐高人偶,眉头紧锁到让他担心塑料会被挤破的地步。

 

克拉克在听见老管家的轻咳时僵硬了一瞬,回过头时红晕爬上了脸颊。

 

“没事的,克拉克少爷。”阿尔弗雷德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布鲁斯少爷也经常喜欢在给抓钩枪上油的时候跟它说话。”

 

“我没有。”乐高小人在一边抗议出声,而阿尔弗雷德惊讶的表情只维持了一瞬。他俯下身查看起依旧熟睡中的布鲁斯原装的身体,而克拉克此时也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他身上。

 

“在他恢复过来之前,我们让他睡在床上吧。”克拉克提议道。“这样舒服点儿。”

 

“我替布鲁斯少爷的颈椎感谢您,克拉克少爷。”老管家腾开身,指示着克拉克把布鲁斯的身体抱到蝙蝠洞医疗室中的单人床上。

 

他们一起走回来时,布鲁斯正在键盘上跳来跳去(“咔嗒咔嗒咔嗒”),正义联盟女魔法师的头像与联络方式滚动出现在屏幕上。

 

“我估计我会后悔。”布鲁斯黑着脸说。“但是玩够了以后,我们确实得想办法解决问题了。”

 

03

扎塔娜在赶到蝙蝠洞时,手里举着拍立得相机。

 

布鲁斯把乐高超人举在面前,拒绝抬头。

 

“我已经开始后悔了。”他声称。

 

克拉克威逼利诱好说歹说了半天,扎塔娜才打破了两人的僵持局面,同意暂时把相机交给老管家保管。她先去查看了布鲁斯原本的身体,向依旧有些担心的克拉克与阿尔弗雷德保证至少这一边毫无异样,除却少了一个灵魂。

 

“而这边……”她对着面无表情的乐高小人看来看去,偶尔用手指戳一戳对方的胳膊腿儿。而布鲁斯也算是配合,被要求坐下就坐下,被要求举起手就举起钳子手,还咔嗒咔嗒地敲了两下。

 

“没错,他的灵魂在这里面。”扎塔娜透过一个被她当作放大镜的水晶球仔细观察着乐高小人被拉伸扭曲的身体。“一团蓝色的火焰,你不知道这会儿它燃烧得有多绚烂。”

 

“可能因为他现在特别的生气。”克拉克指出。“你知道该怎么把他复原吗?”

 

扎塔娜更加仔细地观摩水晶球中映出的影像。她凝视着那团燃烧着的小蓝火,用手抚过水晶球的表面,嘴巴里念念有词。

 

“除了他的灵魂以外,这个身体里还有些别的什么。”她忽然说。

 

克拉克被吓了一跳。

 

“我不记得乐高会给人偶做内脏。”他开启了X视线。“里面是空的,布鲁斯现在是个空塑料壳(乐高小人抬起头,瞪了他一眼)。”他确认道,接着停顿了一下。“其实我不知道哪种更让我诡异地想打寒颤——内脏齐全,还是空塑料壳。”

 

“我当然没在说内脏的事。”扎塔娜纠正道。“我是说,里面还有一股类似于灵魂一样的能量。黯淡得多,可能在沉睡。”

 

她直起身,看见克拉克的表情变得忧心忡忡又迷惑不解。“放心好了。”她说。“我不觉得它会给布鲁斯带来什么伤害。但坏消息是我也并不知道解除这个状态的办法。造成这样的原因可能是魔法,可能不是——可能是上次战斗中击中蝙蝠侠的那道光束,可能是上上次包围我们所有人的奇怪烟雾——而不是所有的魔法都能够找到逆转的方法。我们如今只能等它自然消退,并且希望中途不要出什么意外。最糟糕的情况就是永远不能恢复……也请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

 

扎塔娜带着她最终也毫无收获的拍立得相机离开了蝙蝠洞。克拉克把她送到门口,回来时发现布鲁斯正坐在乐高蝙蝠车里生闷气。他抱起的胳膊遮住了胸口金黄色的蝙蝠标志,下半张脸被掩映在厚实面罩的阴影里。

 

克拉克慢慢地坐到控制台边,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对不起。”他没精打采地说。“我本来是希望你能开心点的。”克拉克低下头,拿起自己的乐高超人,在手里心不在焉地把玩。“现在看起来反而起到了反作用。”

 

布鲁斯从车里抬起头。

 

“你怎么可能预料到这个。”他轻声说。“这怎么可能是你的错。”

 

他跳出车,咔嗒咔嗒地走到克拉克身边,也坐了下来。“更何况,这也不是那么糟糕。”他意有所指地看着克拉克手中的乐高超人。“至少我还留着鼻子。”

 

克拉克看了看布鲁斯面罩上尖锐的突起,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乐高小人,默默地把乐高超人的不开心脸转到了前面。

 

“我是说,当然,有没有鼻子都不影响你的……”布鲁斯停顿了一下,像是在绞尽脑汁去想一个合适的词汇,又像是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去做好把这个词说出口的准备。“……帅气。”

 

克拉克把乐高超人的开心脸转了回来。

 

“我真的觉得这张脸看起来要好得多。”克拉克说着,又向布鲁斯伸出了手。布鲁斯在一天之中第二次感受到同样的危险,又一次赶紧伸手保护住了自己的面罩。

 

“不行!”他抗议道。“只有这个绝对不行!”

 

克拉克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连肩膀都在颤抖。布鲁斯坐在一边等他渐渐停下,感到对方的笑声顺着桌子的微微震动传递到他空荡荡的身体里。

 

“我依然会陪着你的,你知道。”克拉克在终于停止大笑后,对布鲁斯说。“无论你什么时候恢复,甚至做最坏的打算——一辈子也恢复不了(他用右手的食指与中指敲了敲放在一边的木质样本盒),我都会在你身边。”他看着布鲁斯,而布鲁斯觉得对方专注在他身上的蓝眼睛明亮到像是在燃烧。那是他永远看不够的燃烧至天空穹顶的烈焰。“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我们永远都是世界最佳搭档。而我也永远……”

 

“当然。”布鲁斯偏过脸。他知道克拉克被他打断的接下来会吐露的话语。“我并没有计划就此停下。”

 

04

第二天,克拉克刚穿过蝙蝠洞的门口,就看见一辆乐高蝙蝠车几乎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

 

车子稳稳地落在事先架设好的平台轨道上,像是炫技一般在停下前做了个甩尾漂移,引擎的轰鸣也煞是有模有样。

 

车门被一只圆圆的钳子手举了起来(“咔嗒”),布鲁斯从里面探出脑袋。

 

“我把这玩具改装了一下。”他说。“加上了动力与制动,这样感觉好多了。只是还没来得及装配所有的连通电路,所以车门只能这么开。”他有些不满意地用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咔嗒”)。“还有更严重的问题。这万用腰带就是画上来的装饰,而这个腰——”他向克拉克示意自己的梯形身体。“——根本挂不住任何东西。我只能把抓钩枪背在背上。”

 

“至少你显然已经准备好去到处溜达了。”克拉克在乐高蝙蝠车前蹲下身,和布鲁斯的视线保持平行。“你的身体怎么样?”

 

布鲁斯知道克拉克指的是哪一个。

 

“依然在睡觉。”布鲁斯阴沉地说。“这倒是正常。他要是醒了才棘手吧。”

 

克拉克坚持去亲自查看了布鲁斯已经连续两天都毫无知觉的身体。之后他在蝙蝠洞里停留了一会儿,给正热火朝天改造各式装备的布鲁斯打打下手。阿尔弗雷德也会来帮忙,每次都带着受到克拉克热烈欢迎的点心与茶。

 

布鲁斯忧伤地看着克拉克把第三块白巧克力碎片夏威夷果软曲奇吞进肚子里。

 

“我相信乐高哪天也会出一款曲奇积木。”克拉克同情地说。“说不定你能吃那个。”

 

这样的情况又持续了一天。到了第四天,布鲁斯发现自己遇到了新的麻烦。

 

而且是很大很大的麻烦。

 

他像是往常一样测试蝙蝠车的各种参数,在结束后打算回到主电脑边。他打开车门,决定抄个近路,于是跳到了前方桌子边阿尔弗雷德没来得及撤走的餐盘中。

 

只听见咣的一声,餐盘消失在一团白雾中。布鲁斯在初始的震惊很快消散开之后四处寻找,在脚下发现了小小的餐盘,与其中盛有的几块剩下的曲奇饼一起,完全乐高化了。

 

他的第一反应是大事不好,这是阿尔弗雷德最喜爱的一个餐盘;第二反应是弯下腰,捡起了一块乐高曲奇饼,咬了一口(“咔嗒”)。

 

他几乎是满足地叹了一口气,后退了一步,从餐盘上拿开脚。

 

又是咣的一声,在一团更大的白色烟雾消散后,他发现自己站在整个乐高化的桌子上,手里捏着剩下一半的乐高曲奇。

 

隐约的不详预感在他心里爆开。

 

他用抓钩把自己带回到蝙蝠车边上——鉴于他脚踩着的桌子体积变化剧烈,他离蝙蝠车停靠着的平台已经有很大一段距离——努力在脚不沾地的情况下回到乐高蝙蝠车里,踩了一脚油门,让它带着自己冲向半空。

 

他绝望地又听到了咣的一声。

 

车子本身并没有什么变化,而他加装的一切电路电池和芯片——一切不属于乐高的东西——全都在那一瞬间乐高化。车子在最后震动了一下后熄了火,鉴于乐高电池完全不能够提供任何动力。他连人带车掉到主电脑控制台上,差点把自己摔散架。

 

于是布鲁斯意识到自己被困住了。任何他接触到的东西都会乐高化,除非他想要让整个世界都变成花花绿绿的乐高塑料积木,他哪儿也去不了。

 

克拉克正好在这个时候走进了蝙蝠洞,像往常一样寻找他的身影。

 

“克拉克。”布鲁斯朝他喊道。“我们有麻烦了。”

 

“我们就没离开过麻烦。”克拉克回答道,朝他走来,蹲下身。“有什么新鲜的?”

 

布鲁斯挂在乐高蝙蝠车边上,向他讲述了自己的新发现。期间克拉克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到最后布鲁斯几乎快要忍不住自己伸出手去把它抹平的冲动。但他不能。

 

“我感觉自己像是站在两个世界的交界点。”布鲁斯告诉他。“乐高世界,和现实世界,而其中一边可能会因为我的缘故崩碎消失。如果我刚才踏在地面上,会发生什么事?如果地球变成了乐高,在上面的无数生命会怎么样?我能够永远呆在这辆蝙蝠车里——我能忍受,这没有问题。但是哥谭会怎么样?”

 

“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克拉克焦虑地问道。他看起来是真的着急了。“原因到底出在现实世界这边,还是乐高世界那边?”

 

“我不知道。”布鲁斯诚实地回答。“我不知道。我不能冒险。我无法碰触任何的东西。”

 

克拉克陷入了沉默,他再次与布鲁斯视线相交时,布鲁斯从他的眼睛里又看见了蓝色的烈焰。

 

他向布鲁斯伸出手臂,张开怀抱。

 

“你有我呀。”克拉克告诉他。他露出了布鲁斯熟悉的坚定的表情,而布鲁斯知道一旦他展现出那样的表情,那即使蝙蝠侠如何使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也无法让对方改变主意。

 

“你疯了。”布鲁斯说。他想远离,却发现退无可退。“不行。”

 

“我没有。”克拉克辩解道。“这是唯一让我也能够在乐高世界与现实世界同时行动的方法。而我不会让我踏上的每一块砖石变成乐高——你身下蝙蝠车所在的控制台没有乐高化,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你可能会变不回来。”布鲁斯轻声说。

 

“那我们依然可以一起拯救世界。”克拉克笑着说。“你从不放弃。我也是。”

 

他伸出手,将面前僵硬的乐高小人捧在手心。

 

一团白雾在他的周身炸开。

 

05

“这感觉可真奇怪。”

 

克拉克绕着布鲁斯和他的乐高蝙蝠车飞了好几圈,落在车头上。他举起自己圆圆的钳子手,碰了碰自己的脸。

 

咔嗒咔嗒。

 

布鲁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好吧,我现在该从哪里开始?”克拉克敲着自己的下巴(“咔嗒咔嗒咔嗒”),陷入了沉思。“也许我应该……呜哦,小心点儿!”

 

他差点被另一阵红蓝旋风掀到车底下。

 

布鲁斯和克拉克同时抬起头,发现另一只乐高超人飘在半空中,有些困惑地把他们从一个看向另一个。

 

这一定是克拉克带来的那只乐高超人。布鲁斯敢这么确定,因为之前克拉克转动他的脑袋时,头发没有扶正。现在那撮儿塑料卷毛挂在一边的眼角边,看着有些滑稽。

 

乐高超人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用手把头发转到了正确的位置。

 

他清了清嗓子。“我觉得我得打个招呼。”他开口说话,用着与克拉克略有不同的语气语调。“不过我想我们认识。”

 

“现在玩具也能说话了?”布鲁斯大声质疑道。

 

“你看看你自己。”克拉克向他指出。

 

乐高超人向后仰起身,皱起了眉头。“我一直能够说话,也能够活动。你们现在在乐高世界里,所以能看见我的动作,听见我的声音。”

 

“是吗?”布鲁斯眯起眼睛。“你平时都在做些什么?”

 

“拯救世界。”乐高超人略带骄傲地挺起了小小的塑料胸膛。“以及等待蝙蝠侠。”

 

布鲁斯的心中冒出了一大堆疑惑。“好吧,我在这里。”他摊开手。

 

“不是你。”乐高超人摇了摇头。他降落在布鲁斯身边,看着他,又像是想要通过他中空的身体看见里面藏着的另一个人。“不过你确实在他的身体里。他还在沉睡。”乐高超人有些失望地说。

 

“你弄糊涂我了。”克拉克看了看乐高超人,又看了看同样迷惑的布鲁斯。

 

“你看,我被拆封组装得比较早。”乐高超人开始耐心地解释道。“然后我就开始去帮助他人,拯救世界,让孩子们开心——不管别人说什么,这是超人的工作!这一切都很美好,也很令人愉快,只是缺点儿什么。我的搭档呢?我那行走于黑夜中、只喜欢黑色乐高积木的搭档呢?如果没有他,我们要怎么成为世界最佳搭档?”

 

“于是我一直在等待。”乐高超人说。“等着我命中注定的那一位搭档——我的蝙蝠侠——在某一天也能够被组装起来,站在我身边。然后我们可以一起去履行正义。”

 

他握紧了钳子拳头(“咔嗒”),脸上的表情坚毅而充满希望。布鲁斯莫名觉得自己从这个玩具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

 

他看见了烈焰。

 

“那我们恐怕要一起合作一段时间。”布鲁斯说。“我也想赶紧恢复。这种充满了咔嗒咔嗒的生活我也忍受不了多久了。”

 

“我记得有个人刚刚还在说能接受一辈子住在乐高蝙蝠车里。”克拉克凑上前,用胳膊肘捅了捅布鲁斯的侧腰。

 

而就在此时,一阵尖锐的警报声把他们都吓了一跳。红色的火灾警报标志开始在主电脑屏幕上跳动,显示出皇后街与十五大街的交叉口处一栋高层公寓发生了火灾,而最近的救火车被拥挤的车流堵在五个街口外。

 

“可能会有人员伤亡。”布鲁斯抬头看见警戒级别,面色阴沉。

 

一阵红蓝旋风再次刮过,紧接着乐高超人便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

 

克拉克和布鲁斯对视一眼,前者用钳子手扣住了后者的胳膊。

 

“那我们还等什么?”克拉克一边疾速飞向事发地点,一边问道。

 

“发令枪响吧,大概。”布鲁斯讽刺地回答。

 

他们到达公寓附近的时候发现了情况的严重性。冲天的火焰与黑烟几乎把整个上半层建筑吞噬。熔断的钢筋发出爆裂的声音,远远地传到克拉克的耳朵里。

 

高层公寓现在对他们来说就像是星球一般,而此时的他们在相较之下就像是蝼蚁,仿佛置身于熊熊燃烧的星系。整个世界中除了炽热与焰光之外别无他物,而布鲁斯现在感激起他的塑料体质,否则他的眼睛早已被环绕四周、毫无缝隙的火焰灼伤。

 

他们就像是在地狱里穿梭。克拉克带着他飞行于黑烟与红光之间,躲避着之前能轻易推开、而现在则成为庞然大物的坠落的水泥块。

 

“那边有人!”克拉克用X视线确认道。“是个小女孩。”

 

感谢他们现在缩水的身体,克拉克能轻松地带着布鲁斯穿过被火灼烧得变形的大门。他们听见角落中传来的隐隐的哭声,便直冲目的地而去。

 

乐高超人已经先于他们到达了,正在用冷冻呼吸为女孩清出一片没有火焰的安全区域。女孩的面前散落着一片乐高积木,有几块已经被火苗舔舐着开始熔化。

 

“你会没事的。”乐高超人在呼气的间隙对女孩说。“超人在这里。”

 

克拉克在布鲁斯射出抓钩的那一瞬间松开了手,加入乐高超人,开始用冷冻呼吸对付越来越近的火圈。

 

“不要碰到任何东西。”布鲁斯告诉自己,使用抓钩枪在火焰间穿梭,试图为女孩找到一条逃生之路。“不要碰到任何东西……等等。”

 

他伸出手,碰触到了最近的熊熊烈焰。他感到剧烈的真实的疼痛,被烧灼的塑料钳子手开始出现黑斑,甚至有了熔化的迹象。但这确实有效——他接触到的火焰伴随着咣的一声,变成了乐高化的小火苗。依然能够烧伤他,但是对小女孩却没有了危险性。

 

“布鲁斯!”

“蝙蝠侠!”

 

他没有理会两个焦灼的声音,开始向火焰中心移动,伸出手去碰触那些如同连接天地的火焰。但这一切都收效甚微,火圈依然在逼近,房间中的温度越来越高,黑烟越来越浓。他听见小女孩在他的身后又开始哭泣,而乐高超人开始拍着她的胳膊,轻声安慰。

 

“记得你读过的那些图画书吗?”他说,看着女孩的眼睛,而女孩也看着他——孩子们总能看见这些,克拉克不禁去想。“记得你爸爸妈妈常跟你讲过的那些故事吗?只要有超人在,就不会有问题。而如果蝙蝠侠同时也在?”他朝她笑了笑。“你简直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孩子。”

 

他希望他是对的。一大块天花板发出了恐怖的崩裂声,时时刻刻都会坠落在所有人身上。它摇摇晃晃地坚持了几秒钟,一小部分开始最先危险地倾倒下来。

 

女孩尖叫起来。这声音穿过房间,穿透了乐高蝙蝠侠的塑料身体。

 

布鲁斯感到有什么在身体里醒了过来,而那股力量属于他,又不属于他。蓝色的烈焰从他的身体里冒出来,缠绕着他。他在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前便被扔了出去,在眼前变得漆黑一片的同时听见了克拉克的惊叫声。

 

布鲁斯几乎是在瞬间后重新睁开眼睛。

 

熟悉的蝙蝠洞顶,熟悉的阴凉潮湿的空气。

 

他猛地坐起身,僵硬的后颈发出警告般的脆响。他这才发现身上还趴着另一个人,捂着自己的脑袋,似乎也在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克拉克从布鲁斯身上弹跳起来,抓着身下的人又一次飞出了蝙蝠洞。

 

他们甚至没有时间去回味自己恢复原样后的喜悦。布鲁斯甚至没来得及检查自己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他的浑身肌肉在躺了多天后僵硬疼痛,被带着超音速飞行显然对于这一点没有任何的缓解作用。而这一切都是次要的。

 

一定要赶上,克拉克在心里默念道。请一定要赶上。

 

他在那栋燃烧的建筑前急转身,按照记忆中的位置撞开外墙冲了进去,一路用冷冻呼吸封住大部分的火焰。

 

他听见了尖叫声,用拳头撞开了变形的大门,在整片天花板坠落的千钧一发之际支撑起了这一大块钢筋水泥。布鲁斯顺着被带着飞过去的力量与速度抄起小女孩,在地上滚了两圈,离开了危险地带。

 

“你没事了。”他用蝙蝠侠那低沉的声音对小女孩说。

 

克拉克几乎在一瞬间扑灭了所有的火焰,又找来完好的钢筋加固起墙体。楼下的警笛声响起,听起来救火车与救护车终于到位,开始工作。克拉克沉着脸,走到布鲁斯与小女孩面前,向他伸出手。

 

“我带你们下去。”他对布鲁斯说。“你出门时没带抓钩枪。”

 

“我希望我现在没穿着睡袍。”布鲁斯说。

 

克拉克的嘴角终于勾了起来。“你现在是蝙蝠侠。”他向布鲁斯保证道。

 

“等一下……”布鲁斯朝着废墟看了一眼。克拉克知道他要找什么,于是走过去,扒开碎石与灰烬,从里面挖出了两只乐高小人。

 

他们现在看起来有些面目全非。乐高超人的披风被烧得一干二净,脸上是一大块黑色的烧痕。乐高蝙蝠侠的一只胳膊被熔化了,胸口的标志被烟熏得几乎与周边制服融为一体。

 

小女孩的父亲在楼下急得跟消防员争吵,想要突破防线冲到楼里。超人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把小女孩放到一边,看着她跑向自己因为欣喜而迸发出眼泪的父亲。

 

“我真高兴你没事,亲爱的艾米莉。”

 

“是超人与蝙蝠侠。”艾米莉趴在父亲的肩膀上,眼睛晶晶亮亮。“是超人与蝙蝠侠。”

 

06

他们把乐高们带回了家,并排放在桌上。他们现在看起来就像是橱窗里的玩具,安安静静,毫无生命。

 

克拉克看起来闷闷不乐。他垂头丧气地坐在控制台上,不愿意去看身边两个残破的塑料人偶。

 

“我想童话到此结束了。”布鲁斯十指交叉,陷在转椅里。“没想到是我对你说这句话,但打起精神来,克拉克。这总不会比当你发现圣诞老人是乔纳森装扮的时候更糟糕吧。”

 

“可是他们……”克拉克用手指着他依然不愿意去看的乐高人偶。“他们是特殊的,不可替代的。每一对都是不可替代的。而现在他们成了这个样子。”

 

“如果能让你高兴点的话——我给乐高的丹麦总部打了电话。”布鲁斯告诉他。“他们愿意给这只乐高蝙蝠侠定制一只新的胳膊。阿尔弗雷德说他可以缝新的红披风。”他用手摩挲着乐高超人脸上的烧痕。“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一块黑一点就黑一点吧。”

 

克拉克转过头,眼睛中充满了惊讶。

 

“你比我想象中要上心多了。”他说,“布鲁斯……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有什么选择。”布鲁斯的声音被闷在克拉克的拥抱中。“你送我的。”

 

07

“为什么暸望塔上忽然出现了这么多花花绿绿的塑料积木和塑料人偶?”尚恩非常疑惑地问绿箭侠。“这是什么人类的新流行吗?”

 

The End


评论(78)

热度(649)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