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皇家同花顺 Royal Flush(chapter 55-57)

Chapter.55

 

索拉瑞斯。这人造的计算机太阳就像是蜘蛛一般,在享用猎物前先把毒素注入到对方的体内,等到受害者的身体崩解成适合自己吸食的形态,再慢慢大快朵颐。

 

显然,在衰弱死去后被从内部吸食一空,看起来便是这个太阳系的恒星最终的命运。而饱食能量的假冒者则得以冠冕堂皇地取而代之,将那地球上的人们视为理所当然的宝贵射线收起,只有他们的苦苦祈祷与献祭才能换取限定份额的光照,否则便会陷入永夜,大地与生命一起沉睡长眠。

 

超人在月球背面的环形山坑中找到索拉瑞斯时,这只阴毒的长满角刺的大眼电脑正做着他的千秋美梦。他不喜欢充满热度的黄色的太阳光照,因此挑了个阴凉地方躲了起来。

 

索拉瑞斯在看见超人与他的机器人军队从月球的一边冲入视野时弹了起来,那只占据了身体大半的眼睛睁得浑圆,可怖的目光紧缩在领头的红蓝身影上。

 

“你有一次机会。”超人戴上装有通讯装置的透明面罩,以方便说话交流。孤独堡垒的机器人在索拉瑞斯的四周散开,堵住了所有的逃跑路线。“投降,帮助我们把太阳恢复,那么我不会伤害你,在服刑期满之后你就自由了。”

 

他在看到索拉瑞斯从巨大的单眼中向他投射过来的眼神后叹了一口气。

 

“我想成为他们的神。”在超人的拳头与他炙热的表面接触时,索拉瑞斯这么说。超人的拳头在外壳上留下了一条细细的裂痕,离开时擦出一片青烟。“你本来有这机会的。”

 

“通过剥夺他们本应有的权利?”超人又挥了一拳,感到自己无法被太阳伤到的手部皮肤被对方带有毒性的表面灼烧,不过他内心有足够的愤怒让他忽略一切痛楚。“扼住他们的命脉,让他们毫无尊严与自由地从你手中乞求一丝丝怜悯,才能苟延残喘吗?”

 

也许不仅仅是愤怒。他想到地面上的那些人。这让他的心脏几乎要被所有的感情充满淹没。他想到爆发火山下方的村庄,想到困在洪流中的小木屋,想到农场,想到小镇,想到星球日报社顶端历劫无数却永远挺立的金色圆球,就像是他身后那个骄傲的星球的缩影,只要阳光存在一日,就永远能够闪耀出光辉。

 

“阳光是属于他们的。这是他们能得到的最基本、最公正与最无私的生存资源了。你不能为了独裁统治便据为己有。”

 

索拉瑞斯的形态变了。他的表面开始因为炙热而融化,变得金黄通红,光波流动在其中。他向超人射来一束闪光;一个机器人挡了过来,在接触到光束的一瞬间便被高温和纯粹的能量击碎汽化。碎片被索拉瑞斯制造出来的太阳风推送着擦过超人的脸颊,在上面留下一道白色擦痕。

 

“你能得到什么?”索拉瑞斯的眼中凝聚起光闪。“你什么都没有得到。我来自未来,我看得清清楚楚。你愿意放弃一切为了人类,他们还未必领你情——他们对你顶礼膜拜吗?他们为你建起庙宇雕像吗?你甚至不能天天换枕边人——你那小公寓也装不下。”

 

“我只需要一人陪伴一生就足够了。”

 

“我不知道你的爱情观如此狭小。”索拉瑞斯又发射出几道闪光,机器人在其中穿梭,试图靠近他被发红汽化的表面包裹起来的本体。“我曾经统计过每个人一生当中需要多少的爱,也曾计算过你所拥有的爱足以让成亿上万个人得到一生的心满意足。为什么纠结于一个人?他只是你漫长人生中打开过的一本书。看完了,合上了,之后再也不会记得,任由尸体放在书架深处腐烂。”

 

“那不会是我。”超人用胳膊硬生生抗住一道闪光,编号08的机器人趁着空档飞身抱住索拉瑞斯的一根角刺,用力向外拔着。

 

“那确实不是你。”索拉瑞斯放出的闪光扯住了机器人08的手脚,与其接触的部位迅速发黑发紫,腐蚀脱落。“让我来怜悯怜悯你,让你们死在同一天好了。”

 

他开始膨胀,汹涌的能量把表面撑开缝隙,在爆裂的那一刻发出惊人的亮光——如果有人在地球上没有乌云遮盖的地方抬起头,会以为出现了没有记载的超新星。巨大的能量包裹住超人,在他的浑身上下炸开,刀枪不入的钢铁之躯被灼伤的部位迅速红肿起来。

 

超人踉跄着在空中稳住身体。他们现在已经离月球有一段距离了。在刚才那一瞬间聚集在他周围的孤独堡垒机器人为他承受了大部分的伤害。被真实的阳光照射到的伤口部位开始刺痛发痒,逐渐愈合。他感到全身的骨头都像是被挤压过一遍,有血液从嘴角处流出来,在太空中以完美的球体形态飘散开。

 

“你最好不要去量化‘爱’这种东西。”超人朝着索拉瑞斯猛扑过去,几位机器人为他挡住了集中射来的光束。“也不要去衡量一个人值得收到多少爱。每一个人——在我们下方呼吸着的每一个人——他们都值得这么多。如果我选择把我的爱情送给一个人,那是我的事,而那个人也绝对值得我这么做。你懂得信任吗,索拉瑞斯?你懂得怜悯,懂得慈悲吗?你那二进制的大脑,懂得爱吗?”

 

“如果我愿意为了所有人的自由而抗争,同时心甘情愿把自己的自由交付一人手上,那也是我自己的事。”

 

超人艰难地靠近了索拉瑞斯的本体,伸出手去抓住一根角刺,不顾被烫伤的皮肤连黏在上面时被撕扯的剧痛。他可以感觉到脚下这个人造电脑的毒性正侵蚀着他体内纯净的太阳能量,而他顾不得那么多,怒吼着一拳击碎了这根角刺。

 

“哼,你总是这样。”索拉瑞斯想要把他甩下去,大眼睛疯狂地转动着。摇摆的光束带着剧毒,在超人身上切割出血口。而后者完全无视了这一切,只是用力撕扯着刚才打出的洞口,把手伸进下方深处,拽出精密的电路与配件。

 

索拉瑞斯又打算故伎重演——他表面的光波游走速度明显快了起来,升高的温度开始在超人的制服上烧出洞来。他又开始膨胀,能量在表面危险地震动着;这一次没有了机器人的阻挡,又是近距离的爆炸,超人恐怕无法接下这次的攻击。

 

而超人不闪不躲,忙着在扯出来的配件上鼓捣着。他从披风口袋中掏出小心保护好的特制黑色硬盘,上面银色的蝙蝠标志在光线下几乎刺痛了他的眼睛。他把硬盘连接到索拉瑞斯身上,祈祷着数据能够在保护壳熔化之前全部上传。

 

他们在争斗中已经完全转到了阳光直射的那一面。火红金灿的背景让索拉瑞斯阴毒的光闪相形失色。古老的恒星在最后时刻依然咆哮着生命,喷薄而出的日冕像是给它戴上了无数的王冠。

 

索拉瑞斯忽然尖叫了起来,整个身体僵住了。他迅速地塌缩,漫溢的能量被强行收了起来。超人知道他成功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索拉瑞斯惨叫着。“这是什么!”

 

“电脑病毒。”超人喘着气回答道。“不管怎么说,你是台电脑。你在与卢瑟做交易的时候被他取走了你的启动数据,而显然,他不打算把这段合作关系继续下去了。他把启动数据给了我们,而我家的蝙蝠——他能应付一切电子产品(除了微波炉),当然也包括你这样的、自以为是的人造电脑。”

 

他开始猛击一边尖叫一边挣扎着的人造太阳,和对方一起穿过大气层,被摩擦产生的熊熊火焰包裹着坠入大西洋中,腾起的蒸汽柱直冲云霄。索拉瑞斯的眼睛里逐渐失去了神彩,体内的能量如同被抽干了一般,在冷硬的壳下逐渐平静。

 

他最后的一拳将索拉瑞斯彻底熄灭,慢慢沉入到海底深处。

 

“在这里睡一觉吧。”克拉克喃喃道。

 

他也很想要睡觉——他的眼皮快要睁不开,而他确定不是因为这里向他拥挤过来的水压与阴冷的黑暗。他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剩下的力气才冲破水面,带着比往日沉重一百倍的身体再一次飞出大气层,沐浴在最为纯粹的阳光中。

 

在确定自己的力气恢复了至少五成后,他开始连通蝙蝠侠的频道。

 

“蝙蝠侠?”他问道。

 

回答他的只有寂静。

 

“蝙蝠侠?蝙蝠侠?蝙蝠侠!布鲁斯!”

 

Chapter.56

 

倒不是说蝙蝠侠目前处于昏迷状态,或者说不想回应超人,而是目前的状况让他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听着耳边的呼唤越来越急切,越来越慌张。

 

不过这至少说明了一点,我家的超人赢了那台破铜烂铁,蝙蝠侠心想。

 

这要从十分钟之前开始说起。

 

他们一开始的潜入与往常的任何一次并没有太多的区别。蝙蝠侠与绿箭是最先出发的,从隐藏得极好的通风道口进入,接着便是在宽宽窄窄的巨型迷宫中凭借方向感与周边环境的变化来判断自己所处的位置。如果超人在场,他的X视线将能够派上大用场,但到目前为止依然是蝙蝠侠擅长的领域。他的长披风在通风道中拖过,掩盖住一切响动,如同真正的鬼魅一般悄然无声。绿箭侠跟在他身后,为了避免背上的箭袋碰到通风口顶部时不时得停下来调整一下。

 

他在最后一次调整后,扭头打算继续前进,手差点撑到前面那人的靴跟上。蝙蝠侠竖起一根手指,示意绿箭停下,朝下方看去。

 

通风口的格栅把外面巨大的散热水系统分割成一条条,滚热的废水流入最底下的蓄水池,一路冒着气泡。蒸汽模糊了他们的视野,不过他们依然能够分辨出各个管道大致的通向。

 

“很接近了。”蝙蝠侠朝绿箭侠做了个手势。“我们下去。”

 

绿箭侠从格栅间射出一箭,无声无息地击中右上方隐藏在电缆中的监视器。箭头上的干扰器开始发挥作用,将监视镜头中的画面毫无破绽地替换掉。

 

蝙蝠侠拆开格栅,轻轻跃到冷却塔顶部,将铁皮外部凝结出的寒霜蹭到下方滚烫的水池中。他射出抓钩,绕在支架上,荡到下方架设在水池两侧的平台处,瞬间被蒸汽笼罩住全身。

 

他听见身后一声轻响,知道是绿箭跟了上来。

 

“绿灯与闪电差不多也应该进到基地里面了。”蝙蝠侠说。“我让亚瑟与戴安娜等到他们触发了警报之后再开始转移火力。在那之前,如果幸运的话,我们将会有五到十分钟的时间。”

 

他们顺着管道的走向在这片被袒露粗犷的砖石环绕的房间中行走。蝙蝠侠伏在裸露的管道连接处,掏出热成像望远镜。

 

“对面房间中有五个人,刺客联盟的。”他告诉绿箭侠。

 

“难对付吗?”绿箭侠问道。

 

蝙蝠侠想了想,决定谦虚点儿。“大概在格斗水平上是降级版的我吧。”

 

“那就是很容易了。”

 

蝙蝠侠不置可否,翻身从管道与墙壁之间的缝隙中穿了过去。他将自己的影子完美地与周边环境本身的阴影融合在一起,直到停留在其中两个人的头顶时,也无人发觉他的存在。

 

他向刚刚进入房间的绿箭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指了指右下方的闸门与控制面板。

 

“你要我去关掉冷却水系统?”绿箭用手势回问道。“你自己一个人对付他们五个?可是我想跟降级版的你交交手。”

 

蝙蝠侠用瞪视告诉他不要傻了,接着便如同一只真正的蝙蝠一般飘了下去,在接近猎物的时候才亮出自己的爪牙。

 

他毫不费力地一边一个踢晕了被他当成目标的两人。披风在空中旋转一圈,重重地扫在敌人头上,彻底把两人击倒在地。他听见叫喊与脚步声在迅速接近,知道自己吸引到了剩下三人的注意力。他的余光瞥见一抹绿色迅速消失在右后方的杂物堆中,于是他满意地直起身,接住了挥来的第一个拳头。他借力将对方的胳膊下压,另一只手撑住对方的肩膀,双脚用力一蹬,整个人倒悬在空中。

 

他在空中转身,左腿在如同重鞭一般甩下时毫不留情,靴跟狠狠磕在第四个人的锁骨上,让他一点声音也没能发出便倒在了地上。同时横身用手肘从下而上击中了之前那人的下巴,听见对方在戛然而止的一声惨叫后软倒在地,成了一滩软泥。

 

最后一个刺客抽出了长刀,在看见自己同伴的命运后明智地选择不近身,而是在几步开外与蝙蝠侠周旋。他格挡开蝙蝠侠向他扔出去的两枚蝙蝠镖,其中一枚插进了他后方的水塔。

 

“蝙蝠侠。”刺客谨慎地摆出了进攻姿势,“首领想要活捉你。”

 

蝙蝠侠没有说话,向侧边移动了两步,带领着刺客也跟着他移动过来。

 

“我不会……”

 

没人知道他到底不会做什么,因为刺客没能把他的话说完。蝙蝠镖闪了三下后引发了一场微型的爆炸,水塔中的水在高压下争先恐后地从那个炸开的小口中拥挤出来,直直喷射在刺客的后脑勺上,让他在惊叫一声后失去了平衡,而蝙蝠侠及时送上的拳头让他陷入了黑暗。

 

蝙蝠侠没有费劲去把他们绑起来。绿箭出现在他身边,手里是简单粗暴地拉扯下来的几根电线。

 

“我想我关掉了。”绿箭侠说。“反正我把闸门给拧到最紧了。”

 

“差不多。”他们开始向门外跑去。“这只是其中之一,他们肯定还有备用的冷却系统,我们需要把别的也找出来。在绿灯与闪电暴露之前,我不想直接冲进防守森严的主动力室。我们需要给他们一点时……”

 

他的话被顺着古老的岩石墙壁传来的恐怖震颤打断了,遥远的闷响像是重锤一般敲击在他们的耳膜上。在几秒钟的沉寂后是响彻建筑群的警铃声,整个基地像是被唤醒了一般陷入骚动。

 

“这也太快了点。”绿箭侠评论道,掏出怀表看了一眼。“秘密潜入中的‘秘密’部分看来也就到此为止了。”

 

“绿灯!”蝙蝠侠加快了步伐;走廊两侧的房门纷纷开启,毫无头绪的刺客们涌入视野。他甩出抓钩,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后翻到了横梁上。“汇报你们的状态与进展!”

 

“不是我们干的!”他听见绿灯侠愤怒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是个长得很像猩猩的……”

 

“尼安德特人!”闪电侠坚决地说。“绝对是尼安德特人!我认得那头盖骨的形状!你敢相信吗?居然有活着的尼安德特人!”他惊奇地说,又有些兴奋,仿佛在研究中有了重大进展的科学家,下一秒就要高呼“尤里卡”了。他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大概是因为他在高速运动中。“我在犯罪现场调查科——我是说,我在工作中会用到一些相关知识。他那额头与下颔角绝对是尼安德特人的特征,尺骨与桡骨也……”

 

“我们能等会儿再听你的闪电小常识吗,巴里?”绿灯侠说。“我们还有个猩猩以及他的军队要对付。”

 

别的不说,他们在之后得好好谈谈关于秘密身份的问题,蝙蝠侠记下一笔。

 

“是萨维奇。”他告诉他们。他听见绿箭侠已经在下方与刺客混战起来,箭矢的破空声与拳头重击在躯干上的声音一路传到他的所在地,与通讯器中连绵不断的爆炸声混在一起。“这是计划中的计划外,我们知道他会来,他显然也选了个好时间。拉斯·奥·古估计也知道他要来,所以可能已经开始行动了。你们必须尽快找到时光机器,我们没有时间了。”

 

“萨维奇带来的这些东西和我们之前遇到的不太一样。”绿灯侠说。又一声爆响。“它们穿着装甲,像是机器与怪兽的混合体,被削掉了脑袋也能继续行动。他们与刺客联盟已经交上手了,而我们被拖住了。”

 

“我现在就去主动力室。”蝙蝠侠说。“戴安娜?亚瑟?”

 

又是一声几乎要震破鼓膜的巨响。利剑出鞘的脆音。臂环相击时悠长尖锐的高音。三叉戟刺入肉体时的闷响。亚马逊战士与亚特兰蒂斯君主的战吼。绿灯侠与闪电侠同时松了一口气的轻叹。

 

公共频道里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等结束了,这里估计会被拆得一块砖都不剩。”他听见绿箭侠说。

 

“反正刺客联盟是找莱克斯金融投的保险。”蝙蝠侠冷漠地回复。“让卢瑟跟他们打官司去吧。”

 

“都世界末日了还想着保险和官司,典型的资本主义弊端。”绿箭不以为然地评论道。“你打算来帮我吗,还是就在那里聊天?”

 

蝙蝠侠朝下方混战的人群中扔了颗烟雾弹,将狭窄的走道空间笼罩在暗色刺鼻的迷雾中。他张开披风,深吸一口气,纵身跃入人群与烟雾中,目镜上自带的红外线探测功能让他毫不费力地在一片混乱中精准地让敌人失去行动能力。

 

当他来到绿箭侠身前时,经过的地方已经躺下了一片刺客。而更多的正在涌来,大概是得知了绿箭侠与蝙蝠侠的存在。

 

“掩护我。”蝙蝠侠指示道,迎着人流向前冲去。他的身边擦过四支箭,箭头爆出的黏性胶状物在遇到空气后迅速膨胀硬化,将周围的刺客卷了进去,动弹不得。

 

蝙蝠侠用两只手抓住挡住他路的两个人的脑袋,用力撞到了一起。他撑起身,跃过凝固的胶状物,同时甩出一枚蝙蝠镖,击中了门边红色的控制按钮。

 

紧闭的大门缓缓向上打开,他加急跑了两步,矮身从未完全开启的门下滑了进去。接着他意识到自己身处一个巨大的洞穴的顶部——比他自己那个要潮湿得多,墙壁上的湿气几乎能凝聚成水滴流下。在他面前垂挂着的钟乳石上泛着莹莹绿光,而他在几秒钟之后才意识到这绿光来自哪里。

 

拉萨路之池在他脚下五十英尺左右危险而安静地泛出水波,池边拉斯·奥·古正看向他所在的方位。他的身后是一台高度直抵洞顶的两边对称的机器,被四周围的魔法阵保护着,一边刻着蝙蝠标志,而另一边则是眼熟的来自氪星的S形家徽。蓝白色的闪光在两边之间的空档处发散扭动,缠绕着贯通两侧的缆线,两端始终连接着两个标志。而从萨维奇那里取来的祭台则被倒吊在两侧机器之间,被缆线缠绕着,悬挂于拉萨路之池上方。

 

“我知道你在那里,侦探。”

 

Chapter.57

 

01

通讯器源源不断地为蝙蝠侠传来其他战场的战况。戴安娜与亚瑟陷入三方混战,萨维奇带来的机械怪兽攻击起来敌我不分,电子炮弹在半山腰上古老肃穆的建筑群中四处弹射,连带地表也微微震动起来——这在雪山环境下通常只意味着一件事。本来越积越厚、在狂风大作中岌岌可危的山顶雪层仿佛感受到了来自地下的召唤,焦躁不安,只等着累积的触发越过那道线,便可以天崩地裂之势让一切覆没于冰雪之下。

 

戴安娜在千钧一发之际跪立于一排受伤的刺客面前,用手镯为他们挡下了蓄满能量的致命一击。反弹的能量击中天花板,簌簌石块与泥灰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掉落在战场中。

 

亚瑟在她身后,一脚踢开一名打算偷袭的刺客的同时,用三叉戟戳穿了一只正扑向戴安娜头顶的机械怪兽,将猎物高高举起,扔向朝着他们怒吼的机械怪兽群。

 

女战士向他微笑起来,金色的长鞭在空中旋转飞舞,挥砍时落下的利剑丝毫不留情面。他们为绿灯侠与闪电侠制造出足够多的空隙用于脱身,而后者也丝毫没有恋战,迅速离开战场,向基地内部深入。

 

“我想萨维奇跟上来了。”闪电侠皱着眉头说。“这里有太多机关闸门了,没办法用速度来摆脱他。”

 

绿灯侠停下脚步,在走道中转身。带着戒指的手在胸前握成拳,一时间炫目的绿光充盈了整个空间,如同熊熊燃烧的能够燃尽一切罪恶的烈火。

 

“你先走。”绿灯侠背对着闪电侠说。“我来确保萨维奇呆在这儿。”

 

浑身缠绕着金色闪光的红色制服英雄没有等他说到第二句便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时光机器……时光机器……”他默念着,眼睛不时瞥一下手中蝙蝠侠交给他的探测仪。“该死,到底在哪里?为什么直到现在为止,无论我向哪个方向跑,读数从来没有变过……”

 

于是他有了这个猜想,而这样的可能性让他几乎不由得停下脚步。“蝙蝠侠!”他对着通讯器急急地喊。“我知道这个想法很夸张,听起来也像是胡说八道,但我觉得,我们要找的时光机器就近在眼前。我们就在它里面。整个刺客联盟基地——甚至这一整片区域,都是台时光机器。”

 

“我认为你说得非常有道理,闪电侠。”蝙蝠侠平静地回答,似乎完全没有对这样的猜想感到震惊。“顺带一提,计划有变。我需要你去主动力室与绿箭侠会合,继续我们的计划。别来找我,我有点忙。”

 

闪电侠因为蝙蝠侠难得的认同挑起了眉毛,假装自己没有听见对方声音中几乎窒息一般的紧绷与最后令人感到不详的警告,而是迅速照着对方说的去做。既然蝙蝠侠没说他有事,那他就是没事。

 

02

他在看见拉萨路之池以及周围宛如机械内部构造的陈设时便隐隐有了同样的猜想。蝙蝠侠经过长期非人训练出的身体警觉性比他开始变得迟缓的大脑更早一步意识到这个洞穴的不对劲,不过依然为时已晚。

 

思维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雾气,手脚也逐渐不受控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从墙壁中伸出的锁链如同有生命一般爬到他身上,不顾他的反抗,扣住他的关节,在慢慢被拖到拉萨路之池上方的祭台之上前,他只来得及对闪电侠发出一声警告。

 

他猜测应该是进来时便受到了洞穴中的魔法阵影响,在被正式拖进魔法阵的那一刻,他感到了来自于四面八方的从未有过的钻心剧痛,铁链像是魔爪一般扼住了他的喉咙,让他只能控制不住地张开嘴,发出无声的嘶鸣。他的面罩与蝙蝠耳中排布的电路在闪过一片电火花后冒出青烟,本来热闹非凡的公共频道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如果他能活着出去,拜访一下扎塔娜·扎塔拉一定要提上蝙蝠侠一周之内的日程表。

 

“这是为了氪星人准备的。如果他敢来妨碍我,就叫他命丧于此。对于正常人来说,看来效果有些太好了。”

 

他听见拉斯·奥·古的声音在不远处陈述着。

 

“但这一次我终于准备完全,集齐了所有的材料。很抱歉,我不能留你活着,不能让你又一次扰乱我的计划。行动已经开始了,没有人能阻止得了我。”

 

穿梭于两边机器之间的蓝白电光骤然变得剧烈,有一根束缚着祭台的缆线在电光中被绞断了,本就微妙的平衡向被打破的边缘滑了一步。

 

“我在时间洪流中轮回时,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我穿越了多少次?我自己也数不清了。你与超人的血,我也在无数次旅途中积攒了足够份量,足以在你们缺席的情况下开启平行空间。当这些缆绳全部断裂,印有超人标志与印有蝙蝠标志的机器彻底分开时,大门就会打开了,就在那儿。”

 

他指着蝙蝠侠脚下的祭台处,而后者开始感到很难听清对方的絮絮叨叨。铁链颤抖着收紧,颈动脉与气管同时被进一步挤压,他的无力感随着脑内炸开的交织的白光与黑暗愈演愈烈。他知道如果不做点什么,他坚持不了多久。但他被魔法影响的迟钝大脑却在此时派不上大用场,只能用僵硬的手指费劲而徒劳地想要去触摸拴住他的铁链。呼吸完全被阻隔了,血液流通也几乎被切断。大概是因为身处拉萨路之池的正上方,死亡这个概念虽然从未远离他的视野,但从未这么清晰过。

 

而就在此时他听见了那个声音,从他以为已经不能工作的通讯器中传来。

 

“蝙蝠侠?蝙蝠侠?蝙蝠侠!布鲁斯!”

 

这大概是幻觉吧,他想。

 

“布鲁斯!回答我,布鲁斯!该死的,布鲁斯!”这个声音坚持不懈地喊道,在他混沌的大脑中炸开,撕扯着他的神经。他从来不知道氪星人可以这么吵,就像是扰人清梦的午后的炙烈阳光,毫不留情地穿透眼帘,在视网膜上打下烙印。

 

好吧,克拉克。看来你把索拉瑞斯的问题妥善地处理好了,我很高兴。如果你声音能小一点,我就更高兴了,不过做得好,克拉克。布鲁斯努力让自己回复一丝清明的大脑运作起来,开始考虑要怎么在这种情况下回应。

 

他吃力地挪动下颔,敲击了两下牙齿。对面立刻有反应了。

 

“布鲁斯?我听得到!我已经在刺客联盟基地上空了——这里建筑的含铅量比哪里都要高上好几倍,所以我看不到里面。不过我尝试了像你一样用通讯器定位,所以大致上能确定你的所在之处。我现在还没有进去,是因为不了解里面的具体情况,所以你必须告诉我现在是什么状况。你能吗,布鲁斯?坚持住,为了我。”

 

布鲁斯艰难地用牙齿向对方传递了两个字的讯息。

 

“别来。”

 

“不可能的,布鲁斯。”克拉克耐心而坚决地说。“看你的反应我知道有陷阱——但现在已经不是纠结于这个问题的时候了。我们可能不会再有下一次机会了,布鲁斯。告诉我该怎么做。”

 

布鲁斯眨了眨眼睛,认真地思考起有这么一个固执己见的人对自己如此了解,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切断我脖子与手腕上的锁链。”他向克拉克发送讯息。“在远处,用热视线。”

 

“通讯器没有办法定位得那么精确,因为看不到里面,我很有可能会反而切掉你的手,甚至你的头。”

 

他何尝没有想过类似的可能性,但如果说有什么必须要用生命来向对方托付信任的时刻,那一定就是现在了。

 

“赌一把吧,克拉克。”

 

他没有等太久。先是脖子上一轻,在他大口呼吸得来不易的空气时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擦过左手腕,接着他的手便自由了。在他的右手也能活动之后他决定把主动权重新掌握在自己手里。魔法造成的剧痛依然随着他的血液流遍全身,然而常年的战斗早就教会了他如何快速适应疼痛。他弯起身,在十秒钟内让自己摆脱了脚镣,顺着解开的铁链荡到祭台上,稳稳地落在上面。

 

“你总是充满惊喜,侦探。”拉斯·奥·古这么说着,然而他的声音中完全听不出任何喜悦之情。

 

铁链想要如法炮制、再次抓住他时,这次他有了准备。他掷出去的蝙蝠镖在插进铁链的那一瞬间爆出腐蚀性极强的酸液,一节节断裂的链子应声坠入下方的拉萨路之池。

 

它们再也抓不住他——他像是已经在极短的时间哪摆脱了魔法阵的影响,如同往常一样敏捷矫健。蝙蝠侠踩着缆绳跃到一边的岩壁上,集中火力攻击那台刻有蝙蝠标志的机器。蝙蝠镖在上面擦出火星,而塑胶炸弹也只一次次留下焦黑的痕迹,无法造成更大的破坏。

 

“克拉克,如果你能联系上戴安娜……”

 

他听见头顶上传来的越来越近的巨响,以及熟悉的力量带来的震颤。接着天花板被击穿了。光线照射到拉萨路之池上,而超人飘浮在半空中,与他四目相接。

 

他很想质问对方,为什么如此鲁莽地直接闯入,这里的魔法阵就是用来对付他的。他也很想问问对方是怎么把自己身上的制服搞得破破烂烂。他有点想说谢谢你,或者找个什么不太煽情的说法告诉他自己现在见到他其实很开心。

 

然而他只是轻轻地咧开了嘴角。

 

TBC


评论(27)

热度(180)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