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皇家同花顺 Royal Flush(chapter 52-54)

Chapter.52


01

Day.5 Fish and Birds


02

“如果你敢把那把氪石子弹枪掏出来,卢瑟,我保证你会失去那只手。”


房间中混杂了惊异的沉寂是短暂的。所有人都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对于这样的突发事件作出了回应。卢瑟悄悄窜向口袋的手在蝙蝠侠的瞪视下收了回去。他伸出手掌,向门口的两人摊开,放在桌上。


“还有你,拉斯·奥·古。”蝙蝠侠冷冷地开口。“我不喜欢你手里那把刀上带着的绿颜色。如果你伤了超人,我有一百种方法在十五秒以内让它插进你身上对应的位置。保证更疼。”他补充道。


“要试试吗?”拉斯·奥·古把匕首在手上转了一圈。蝙蝠侠听见超人在身后咬紧牙关的声音。“我确定你专心对付我的时候没空去废掉卢瑟的手。”


“而我可以随时退出房间,在你所能接触到的所有氪石影响范围之外,依然能用热视线瞄准你的额头。你还想要你的额叶吗?蝙蝠侠甚至不用动一根手指。”超人平静地说。


“我还是得帮你把着门。”蝙蝠侠告诉他,对方朝他闪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两人的视线同时转向房间中的人们。


“好吧,好吧。”企鹅人大叫道,在赌桌前挥着短手。他脸上的怒容还没有完全消失,看来猫女偷走的东西对他打击不小,或者说两名制服英雄同时出现在他们的门口让他觉得无法忍受。“你们想要什么?”


“萨维奇知道你们的小聚会吗?”蝙蝠侠意有所指地看着卢瑟,后者不需多想便明白了他的暗示,让助手梅茜拉开了两张椅子。蝙蝠侠毫不客气地占据了其中一张,而超人却拒绝了。


“别想在我眼皮底下搞小动作。”他警告房间里剩下的三个人,抱起胳膊站在蝙蝠侠右后方。后者正忙着在面前堆起不知道什么时候买好的筹码,按照大小顺序垒出了一片小型城墙。


“我不管你有多‘超级’,除非你愿意与整个刺客联盟作对……”


“当个甜心,帮我们发牌好吗,梅茜?”卢瑟伸出手拉住拉斯·奥·古,在对方终于同意坐下后踩松手,靠进松软的椅背里。


梅茜洗牌切牌的技术很流畅,丝毫不亚于赌场里最棒的荷官。布鲁斯偷偷看了克拉克一眼,发现对方全神贯注地盯着那副流动中的扑克牌,仿佛下一秒就要用热视线在上面穿两个窟窿。


抽牌决定了蝙蝠侠第一个下注。他没有动用面前的筹码山,而是从口袋中另取出了两枚。


“感谢萨维奇和卢瑟的慷慨馈赠。”他说,将那两枚五千美金的筹码推上前。“我相信这么小的东西,一定很容易丢失。”


企鹅人和拉斯·奥·古不约而同看向了蝙蝠侠左手边的卢瑟。后者不动声色地推过两万美金的筹码。“这是在暗示我特意把你引到这里来吗?不要小看你自己,你是一名很棒的小偷。我相信你手里还有更多本应属于我的东西,彩色的,闪闪发亮的那种。”


梅茜开始按照顺序发手牌。企鹅人翻开自己的两张牌,推过三万美金。“我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他说。“但有时候好东西就是没办法在原地呆太久。”


拉斯·奥·古默默看了眼自己的牌,把两张手牌翻了过来,扔到一边,宣布这轮盖牌退出。


“你不会正好弄到几块彩色氪石,以为它们是宝石原石,就给随随便便锁进普通保险箱里了吧?”蝙蝠侠直言问道。他在看完牌以后把筹码加到三万,而卢瑟耸了耸肩,也补齐了筹码。“所以猫女偷走的是氪石?”


“还不是你拦截了我的氪石。”卢瑟说。“而这笨蛋(“喂!”企鹅人抗议道)差点就把他弄到的氪石碎片当宝石给卖了——那样说不定更好,现在落到那名女小偷手里,哼。”


梅茜在赌桌正中央整齐地码好三张牌。在环视一圈、得到所有人的默认后,她把它们掀开:方片K,红桃十与黑桃九。


所有人都下了五万美金的注。


梅西再次得到确认后,发出了第四张公共牌。黑桃三。


蝙蝠侠向前推了十万美金的筹码。


“我一直就想问了,你背后是韦恩集团在支持吗?”卢瑟摸着下巴,表情高深莫测。“你的那些装备,那些玩具……都不是小数目。”


“我有我的方式得到赞助。”蝙蝠侠简短地说。卢瑟思忖了片刻,也把十万美金的筹码推到桌子中央,留下企鹅人抽搐着嘴角。


“这只开了前三张牌而已,伙计们。”他抱怨道,推过十万美金。“我倒想看看你们都拿到了什么好牌。”


布鲁斯歪了歪脑袋。他很清楚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出自不同的目的在拼命研究他的表情——至少是面罩外露出来的那一小块——极力从中找出心虚或者是沾沾自喜的蛛丝马迹。他感觉到克拉克在他身后小幅度移动了一下,似乎正在倾听他的心跳。如果他能控制心脏打出摩斯密码,那么他会告诉对方不要担心;然而蝙蝠侠也没办法做到这一步,只能以沉稳的搏动来向对方传递信息。


“我有几个提议。”他说。


“当你说你有几个提议的时候,其实你的意思是闭上嘴按照我说的做吧?”企鹅人充满怀疑地看着他。


克拉克在布鲁斯身后轻笑了一声,后者竖起一根手指表示他听到了。


“既然提到了氪石,那我们直奔主题吧。”蝙蝠侠说。“在世界末日的问题上,我们的目的相同——至少大部分的。不能让萨维奇打开平行世界,同时不能让太阳熄灭。其中任何一件发生了,人类就会灭亡,而无论你们各自的立场如何,人类灭亡绝对不符合你们的利益。”


梅茜发出了最后一张公共牌。黑桃K。


“尤其是你,卢瑟。”蝙蝠侠没有犹豫地把二十万美金推到赌桌中央。“你需要这些勤勤恳恳的工人。你需要有人仰望你。否则你的那些聪明才智展现给谁看呢?你想在全世界面前拯救一次地球?可以。那就去做这样的英雄。”


卢瑟眉头都没有动一下,同样推过二十万美金。“你的意思是与你合作。我能得到什么?”


“告诉我索拉瑞斯的藏身之处。你与他合作过,应该研究过如何打败他。他能够污染太阳,就一定有办法把这个过程反过来。而重新激活太阳所需要的氪石能源——不要用绿色氪石。能够聚变的氪石不只这一种,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安全的方案,甚至人工合成也必须考虑在内——这需要莱克斯、韦恩、奎恩、帕尔默几家科技的共同支持。如果能够成功,莱克斯企业可以保留这项技术。至于新闻通稿对你个人的吹嘘方面,我相信你自己会照看好的。”


企鹅人在犹犹豫豫地思考了几分钟之后,把手牌盖上,扔到桌子中央。他气冲冲地喝了一大杯水,看着卢瑟与蝙蝠侠争锋相对。


“你保证的与我想要的差距甚远。”卢瑟不为所动。“如果我要参与美国总统竞选,我能得到蝙蝠侠的选票吗?我能得到韦恩集团的支持吗?”


“蝙蝠侠的选票没有任何意义。韦恩集团我说了可不算。但如果你不继续找麻烦并好好表现,说不定能得到超人一票,那可是影响重大。”蝙蝠侠说。


“我很怀疑。”超人在他身后插话。“现在先把重点放在‘说不定’上面。”


“我要如何相信你?”卢瑟问道。


“我知道你缺少核心技术,卢瑟。”蝙蝠侠说。“你凭一人之力无法力挽狂澜。我什么都告诉你了,就像一本打开的书。”他做了一个摊手的手势,顺带着掀开了自己的两张手牌。


红桃K与梅花K。


卢瑟沉默了两分钟,期间只能听到企鹅人时不时的抱怨声。接着他丢掉了手牌,示意梅茜把所有池子里的筹码都加在蝙蝠侠这边。


“而你,企鹅人。我们是老熟人了。”


第二局开始得如同之前那局一样安静。梅茜切牌发牌的动作都非常干净利落,寂静无声。


“你不是那种以毕生精力敛聚钱财,然后随意丢弃的那种人。在得知地球即将毁灭后还与双面人在下东区打得你死我活,而如果所有人都死了,你要去哪里争地盘呢?”


拉斯·奥·古又一次在牌局开始前便弃牌观战。梅茜翻开前三张牌(红桃三,方片七与方片九),现在已经发到了第四张公共牌:红桃五。卢瑟在看到第四张牌后决定盖牌退出,而企鹅人的表情明朗了起来,在之前下注的五十万美金上又多添了十万。


“我是个很好说服的目标。”企鹅人说,转着手中的伞。“只要有钱,一切都好说。”


蝙蝠侠把手覆在自己的两张手牌上。“你赢了。翻开手牌。”


正把筹码往自己身边拢的企鹅人抬起头。“这是违反规矩的,为什么你说得这么像个命令?”他不满地抱怨道。


“就是个命令。”蝙蝠侠冷酷地说。


梅茜翻开了第五张公共牌:红桃七。企鹅人不情不愿地翻开手牌,红桃K与红桃A。


“同花。”企鹅人拍着自己的牌,炫耀一般地说。“我不信你还能拿到一个四条。”


蝙蝠侠翻开了自己的牌。红桃四与红桃六。


“同花顺。”蝙蝠侠对着瞠目结舌的企鹅人说。“这钱算是我让给你的,记住了。”


第三局是在诡异的寂静中开场的。蝙蝠侠自始至终没有查看自己的手牌。在梅茜翻出黑桃十与黑桃J之后,卢瑟与脸色依然难看的企鹅人都弃了牌,拉斯·奥·古却一反常态决定一战到底。他加注了一百万美金,随后便端着手,静候蝙蝠侠的反应。


“你是时间旅行者。你记得这盘的结局吗?”蝙蝠侠问道。


“每一次的轮回在细节上都会有所不同,虽然最后都通往了一条道路。”奥·古回应道。“如果这次依然没能阻止萨维奇,那么我将不得不再次忍受四千年的折磨,然后再次踏上时间的旅途。没错,这不是我第一次,很有可能也不是最后一次,回到过去。”


“所以之前的每一次,我们都失败了吗?”


“在无数的平行世界中一定有一个是成功的。但这概率太低了。低到令人绝望。低到可以说是不可能。而我现在还不是轻易放弃的人。在我彻底绝望之前,我不会停止寻找。”奥·古说。“但我也无法预测这样的经历下,我还能坚持多久。”


梅茜翻开了最后一张公共牌。黑桃Q。


“你还没有看你的手牌。”拉斯·奥·古对蝙蝠侠说。“在最后一轮下注之前,不打算看一眼吗?”


“这并不能改变牌型,也无法增加我赢的几率。”蝙蝠侠说。他向后靠去,发现脑袋顶到了一个温暖的东西。他想那应该是超人的腹部。对方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像是源源不断地在注入某种力量。


“全下。”蝙蝠侠把所有的筹码都推了出去。


“我有黑桃八与黑桃九。”拉斯·奥·古的身体前倾,眼睛直直地盯着蝙蝠侠与超人。


“你知道拿一副皇家同花顺的概率有多少吗?”蝙蝠侠问。“黑桃皇家同花顺。”


他掀开自己其中一张手牌。黑桃K。


“想要赌吗?”他问道。“看看Ace是不是在我这边。”


他有头脑。他有人类极限的力量。他有无数打上了蝙蝠标记的小玩意儿。他有蝙蝠车。他有韦恩科技。他有哥谭市。他有阿尔弗雷德。他有超人。


“他是你的Ace?”拉斯·奥·古指着超人问道。“你觉得你们无所不能?”


他把手牌翻过来,扔在蝙蝠侠面前。


“那是在游戏规则内部,也许你是赢家。”拉斯·奥·古说。“而我有Joker。”


小丑的笑声在他们身后响起。


Chapter.53

 

01

克拉克在第一时间四顾环视,然而他的X视线也无法穿透五维空间自带的屏障。房间如同上一次他们遇到的那样变动了起来。赌桌像是被人用吊线提起一般飞上半空,筹码如同雨一般散落到众人身上。桌子在砸落之际被热视线切成两半,落在两侧。

 

“拉斯·奥·古!”他听见布鲁斯的怒吼以及披风从他耳边呼啸而过时带起的轻柔风声。克拉克在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的同时及时回头,看见拉斯·奥·古手中的氪石匕首在离他的后脑勺一英尺左右处被蝙蝠侠打落在地面上。对方弯腰纵身扑向匕首,被蝙蝠侠一脚踢飞,旋转着嵌进墙壁里,只有把柄露在外面。

 

“你到底要搅坏我的事情多少次?”拉斯·奥·古伸手抓向蝙蝠侠,却被超人反手捏住胳膊。克拉克一只手提起拉斯·奥·古,另一只手随手敲碎了一盏朝着布鲁斯脑袋飞去的台灯。

 

“谢了。”蝙蝠侠低头从他的胳膊底下钻到他身后,紧接着他感到一个温暖的后背贴上了自己的。他又听见了蝙蝠镖的破空声、卢瑟的痛呼以及手枪落地的声音。

 

企鹅人一边躲避着满屋乱飞的筹码,一边骂骂咧咧。“你和小丑竟然背叛我们做私下交易,奥·古。你们对我的赌场做了什么?”

 

“闭嘴,你这蠢鸟。”拉斯·奥·古回道,视线没有离开岿然不动的超人。“我们甚至都还没有开始合作,何来背叛?”

 

“你给了我氪石所在地的线索!”卢瑟在房间另一侧喊道。“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故意的。因为要对付萨维奇,我们今晚才会聚在一起谈判,然而你却准备了这么一出?”

 

“你一般不会给人太多信任的,卢瑟。”蝙蝠侠说,克拉克觉得他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嘲讽。“而拉斯·奥·古又是那种完全不值得托付信任的人。”他转向拉斯·奥·古。“而你很有可能在没多久以后就后悔跟小丑合作了。我还没见过一个事后不想撕碎他那张笑脸的合作者。”

 

“那没有什么关系。”拉斯·奥·古说。“反正这个世界也快要不存在了。”

 

“你想要什么?”超人略微收紧了拳头,把对方的胳膊捏得轻微作响。“氪石?”

 

“我有足够多的氪石(克拉克听见了布鲁斯喉咙深处发出的愤怒的低吼)。我缺的是其他的东西。”

 

房间又剧烈震动了一下,接着翻了个底朝天。克拉克只来得及揪住蝙蝠侠的披风上部,避免对方滚落到曾经是天花板的地面上去。蝙蝠侠及时射出的绳索勾住了卢瑟与企鹅人,让他们悬在水晶吊灯和满眼的冰锥装饰的上方摇摆。

 

“别乱动。再动我就松手了,除非你们很想浑身插满晶亮的碎片。”蝙蝠侠警告道,两只手紧紧抓着绳索。“我知道你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企鹅人。不过大概没有那么喜欢。”

 

“你缺的是什么东西?”超人改为抓住拉斯·奥·古立起的衣领。四周的墙壁在旋转塌缩,他感到自己在失去耐心。

 

“一遍遍地改变历史,然后一遍遍地失败。我如今依然能挣扎着维护拉萨路之池,才让这样的疯狂得以继续维持。那么如果这次我连这都失败了呢?”拉斯·奥·古说,一只手抓住超人的上臂。“我要再去相信那渺小的概率,相信这个世界会是最终获得胜利的那一个吗?不,与其盲目地碰运气,我不如把所有的牌摊开来找。与其让萨维奇得逞,我不如自己打开所有的平行世界,从中找出正确的那一条,再把其他的毁灭。所以我需要你的血。”

 

插进墙壁的氪石匕首被墙体吐了出来,旋转着飞向克拉克的后心。布鲁斯看见了那道绿光——他用单手继续拖住卢瑟与企鹅人,另一只手伸出去努力想要挡住它。匕首切开了凯夫拉护层,在蝙蝠侠的胳膊上留下一道伤口后擦过超人的肩膀,同样留下一道血痕。

 

拉斯·奥·古握住了沾有血滴的匕首,松开了超人。他开始变得透明,在朝着他们露出讽刺一笑后完全地消失了。

 

布鲁斯能感到克拉克在费力地让自己不要掉下去。他能感到对方的手从披风上传过来的颤抖,听见了陡然加重的呼吸声。他用受伤的那只手发射出抓钩,然后用力攀附在上面,替对方承受住一部分重量。

 

“好点儿了吗?”他问超人。“你怎么样?”

 

“谢啦。”克拉克朝他露出一个微笑。“说实话,不太好……我想可能是有一小块碎片断在伤口里了。”

 

“让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布鲁斯说,朝脚下依旧吊着的两个人问道。“你知道怎么出去,对吧,卢瑟?否则你不会贸然进入一个五维空间。”

 

他顺着抓钩枪放出延长的绳索把所有人慢慢放到地面上,避过那些狰狞的冰锥。卢瑟在墙上捣鼓了一会儿,随后便出现了一道门。

 

“在小丑改主意之前,我们得赶紧出去。”他朝所有人招呼着,转身却愣在门口。

 

布鲁斯落在后面,花了点时间,用镊子把超人肩上的伤口中一小块闪耀着荧光的碎片夹了出来。幸好埋得不深,否则他很可能得把超人带到蝙蝠洞里在仪器的帮助下才能解决问题。他与克拉克一起离开房间时,一眼就看到让卢瑟气得咬牙的原因。

 

“嘿,莱克斯,喜欢我为你们准备的余兴节目吗?”

 

他们之前遇见的假扮小丑的男人被真正的小丑扣住脖子,在太阳穴上危险地顶着一把手枪。他的嘴角被划开了,鲜红的血液涂满了整个下半张脸,与汗湿后弄花的妆容混在一起,无比清晰地衬托出他惊恐绝望的眼神。而真正的小丑——那个曾被他搂在怀里的女人——则扔掉了假发,揭开了脸上的假面皮,冲着他们咧开嘴得意地笑着。

 

“别想动手。”他指着超人和蝙蝠侠。“我按下扳机的速度可是很快的。”

 

“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小丑。”卢瑟沉声说。“你加入我们,只是为了打倒蝙蝠侠,以及给超人制造点麻烦。你已经找过乐子了,不是吗?最终没有得手也是你自己的问题。所以,为什么?”

 

“还不够,莱克斯,还不够。”小丑用枪顶了顶手中可怜人质的太阳穴。“吃过一块巧克力就想住在甜品店里,有了些小权利就想要整个世界。只能变变空间的把戏我已经玩腻了。五维人不愿意给我更多他的力量,然而我可以自己去找——从平行世界中。哈哈哈哈哈!想一想我如果成了世界的皇帝,那一定很有趣。一定在某个世界中,我是皇帝吧。我已经帮你想好一千种死法了,小蝙蝠!”

 

“你疯了。”超人平静地告诉他。

 

“你才发现吗?”蝙蝠侠、企鹅人、卢瑟与小丑异口同声地说。

 

“不……我的意思是说,如果真有个世界你得到了五维人全部的力量,成了皇帝,那么现在的这个你肯定没有办法赢过对方的,不是吗?想想如果是你,你会把力量和世界拱手相让给平行世界的自己吗?”

 

“不用你管这么多,蓝大个。”小丑恶狠狠地回复道。“你先自求多福吧。到时候可别哭成泪蝙蝠啊。”他朝蝙蝠侠露出了个诡异的笑容,接着用力把人质朝他们身上一推,然后便同样消失在空气中。

 

克拉克接住已经无法言语的可怜人质,在安抚对方的同时卷起一阵红蓝色的风。布鲁斯再看见他时,对方手上的人质已经不见了。

 

“哥谭综合医院。”克拉克解释道。“值班护士有点被吓到了……差点被警卫拿电棒打。”

 

“现在怎么办?”企鹅人摊开他肥厚短小的手。“有三个疯子换着花样想要毁灭这个世界。我们上哪里找他们去?”

 

“为什么他想弄到你的血?”像是当作对面两个人不存在一样,蝙蝠侠开始询问超人。“如果他也想要开启平行空间,那么你与我都是必要的。”

 

“他现在也有你的血了。”超人指着蝙蝠侠胳膊上的血痕。“也许拉斯·奥·古有什么更加改进的方案,不需要本人,只需要血液便能够成功。”

 

“必需因素包括时间机器,作为能源的你,我与另一个世界我的尸体作为启动。”蝙蝠侠摸着下巴。“萨维奇的时间机器被毁了,那么……”

 

他的脸色阴沉下来。“卡德姆斯受到破坏那天,你把萨维奇房间中的祭台放到哪里去了?”他抬起头,抛给卢瑟一个问题。

 

“拉斯·奥·古带走了。”卢瑟看见蝙蝠侠眯起的眼睛,耸了耸肩膀。“那时候我们还没交恶。”

 

“拉斯·奥·古有另一个时间机器。”蝙蝠侠的面容阴森。“他说不定已经凑齐了所有的因素,接下来就只等着世界陷入混乱了。”

 

“我们得阻止他。”超人说。

 

“当然了。”蝙蝠侠说。

 

“你知道他们在哪里?你知道对付他们的方法?”卢瑟怀疑地问。“我还以为我是那个有自信的人。”

 

“拉斯·奥·古向你透露了科尔德工业仓库中氪石的位置。他在附近装了监视器,确保是你第一个赶到,并且在事后派人去回收了监视器,同时抹去他参与其中的痕迹,避免在不必要的时候被人找上门来——比如超人和我。”蝙蝠侠解释道。“我在他的监视器中又加装了定位器,而接收到的信号来自西藏某处。”

 

“看来他从那个时候起就在算计我了。”卢瑟的表情变得阴冷。

 

“我支持你去把刺客联盟弄破产。”蝙蝠侠讽刺地说。

 

卢瑟转身离开,却又被超人喊住。

 

“索拉瑞斯。”他提醒道。

 

“在月球背面。所以你们在这里看不见他。”卢瑟摆了摆手。“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先走了。还有一个商业帝国要去收拾。”

 

“你,企鹅人。”蝙蝠侠转头把炮火对准在场的另一个人。“我不在的时候,哥谭如果发生了一起命案,我就来找你。听见了吗?我不管谁干的,只来找你。”他恶狠狠地说。

 

企鹅人骂骂咧咧地离开了,时不时畏畏缩缩地回头看他一眼。

 

“只剩咱们俩啦。”克拉克感叹道。

 

“你还想跟他们继续啰嗦吗?”布鲁斯撇了撇嘴角。“我们回去吧。”

 

02

“我联系了几个人。小丑和拉斯·奥·古都会在那里,萨维奇听到风声后也会赶过去——这也是他唯一的机会。我们不知道你我的血液到底能否代替我们本人,为了保险起见也得去查看一下——这说不定正是对方的目的。让我们上钩。”

 

“那我们也得去啊。”克拉克在通讯器里回复道。“这是我们的责任,不是吗?”

 

“当然。”布鲁斯面对着蝙蝠洞里的大屏幕,而克拉克在边上的小显示屏内冲着他微笑。“只是需要更多的应变计划。绿灯、绿箭和闪电已经起身前往西藏,进行第一轮查探。我叫他们不要深入,等我们到了再说。亚马逊公主也在路上,而亚瑟正准备动身。我希望你喜欢班级郊游。”

 

“听起来你不怎么喜欢哪,布鲁斯。”

 

克拉克的声音在蝙蝠洞内响起。布鲁斯在转椅上旋过一百八十度,面对正大步朝他走来的人。

 

“我跟妈妈正式告过别了。”他有些不太舒服地说。“她需要……有个心理准备。万一发生了什么事的话。”

 

“你会回来的。”布鲁斯坚决地说。“我也准备走了。你一切小心。我们不了解索拉瑞斯。你确定你要一个人去对付他?”

 

“其他的人都没有我们两个了解情况,所以西藏那边我们之间必须去一个人。”克拉克说。“说到这个……”

 

一只白色的狗欢快地从超人的披风中溜了出来,在见到布鲁斯后开心地吠了一声,冲上前来舔他的脸。

 

“我的目镜上都是口水了!”布鲁斯抱怨道。“别用爪子扯我的耳朵!”

 

“小氪喜欢你呀。”克拉克微笑着说,看着对方在椅子上挣扎。“他可能就拜托你了。”

 

布鲁斯停了下来,按住小氪的脑袋,询问地看着克拉克。如果不是他的错觉的话,克拉克的笑容中似乎夹带了一丝悲伤。

 

“蝙蝠洞里不准养宠物。”布鲁斯说。“寄放两天可以,到时候你得拿回去。”

 

“小氪不是宠物。”克拉克有些受伤地说。“他是朋友。”

 

“蝙蝠洞里不准养朋友。”

 

“你会好好照看他的,不是吗?”克拉克没有理会他。“至少阿尔弗雷德会好好照看他——照看你俩的。孤独堡垒的机器人将跟我一起去与索拉瑞斯战斗,那么就没有人照顾他了。他会很孤独的。”

 

布鲁斯很想继续说什么——他觉得足以拿来写一本书的话都到了喉咙口,甚至想冲着对方大叫——然而他却全部咽了下去。小氪在舔他的手,于是他把手套摘了下来,用食指与中指挠对方的耳朵根。他转过身,一只手心不在焉地抚摸着怀里的白狗,另一只手快速地操作起电脑。

 

“我会让阿尔弗雷德准备好两天份的狗粮。”他说,没有回头。“他在厨房里,你可以去告诉他小氪爱吃什么。然后你就可以离开了……西藏见。”

 

他听见身后披风的响声,直到这声音远去。小氪在他怀中发出满足的呼噜声。

 

他再次听见脚步声的时候,丝毫没有怀疑来者的身份。阿尔弗雷德端着他每日例行的蛋白奶昔走上前,如果他看见电脑屏幕上的遗嘱后想要发表什么言论的话,他最终选择了沉默。

 

“小丑不在的时候,哈莉可能会折腾些乱子出来。双面人也不老实。我已经告诉戈登在这两天加强警戒,尤其是阿卡姆疯人院附近。我升级了庄园的警卫系统,因此这里应该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不过请务必提高警惕,保护好自己。如果我们没有因为平行世界的融合崩塌死去的话,我不希望回到哥谭发现这里乱成一团。”

 

“平行世界。”阿尔弗雷德重复道。“不知道有没有一个平行世界,里面没有蝙蝠侠。”他把蛋白奶昔放在布鲁斯面前。“只有布鲁斯韦恩。”

 

布鲁斯的手停了下来。他站起身——小氪及时让自己漂浮在半空中——紧紧抱住了老管家。

 

“我会回来的。”他保证道。

 

Chapter.54

 

01

Day.6 Menand Animals

 

02

如果他之前觉得哥谭的寒风凛冽,那么与现在击打在蝙蝠飞机上的狂流相比简直如同温柔的吐息。自带加热的机窗竭尽全力地试图融化迅速爬满整片视野的冰晶,而在需要保持舱内恒温以及对抗强大阻力的双重压力下,即使是往日从未抱怨过的发动机也发出了阵阵哀鸣。

 

“我需要你们向我汇报各自的坐标以及状态。”蝙蝠侠对准公共通讯频道。“我在寻找合适的位置降落。”他打开声波探测器,避开被冰雪伪装起来的尖锐岩石。

 

“随便哪块空地吧。”绿灯侠告诉他。“反正没有区别。普通人下飞机以后,几分钟之内如果没被雪活埋,那就一定是被吹到天边去了。要不然你用飞机直接去撞开他们的大门,可能更快一些?里面大概比较暖和。”

 

蝙蝠侠自行定位了对方的位置,在隐秘的山谷中无声盘旋,如果有人能在这种天气中抬起头来,也不过会觉得自己看见了一只极其勇敢的鹰。

 

飞机降落在崖边,旋开了一片积雪。打开舱门的那一刻他便感到从里到外的麻木——接着刺痛才从心底和凯夫拉下方的皮肤开始显露,而这严寒就像是炫耀一般包裹切割着他,即使是改装过的护具也无法完全保护住他。

 

但这倒是完全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他不是没去过更糟糕的地方,而尖锐刺骨的寒冷与疼痛他再熟悉不过。

 

“依然比你在的地方暖和点。”布鲁斯对着另一个频道说。

 

“实际上,我现在正飞到月球上阳光照射的这一面。”克拉克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样,微弱的音量中混着电磁干扰的杂音——需要改进宇宙中的通讯,布鲁斯默默记下。“如果我不是超人,现在我应该是十成熟的,撒再多盐和胡椒也不会好吃。”

 

布鲁斯得承认,现在此时听见克拉克的声音让他感到放松与安定,仿佛对方正站在他的身旁,而他的每一个毛孔、每一根神经都在向他传递对方的存在,尖叫着战斗、逃跑、配合、依靠直到并肩而行。他有点习惯于这种感觉了,已经可以在脑海中刻画出对方此时的笑容,没有那么清晰,却似乎触手可及。

 

“好吧,这一局算是扯平了。”蝙蝠侠在风雪中站直身体,感到冰晶开始凝结在他暴露在外的下半张脸上。他朝着之前定位到的微弱绿色走去,看见哈尔站在岩石下,身边绿色透明的方块内,奥利正抱着胳膊,有些不开心,面前是哈尔不知道是贴心还是存心取笑他变出来的壁炉,绿色的火焰在其中熊熊燃烧。

 

“你早该知道,不应该穿短袖制服来这种地方的。”蝙蝠侠把手里准备好的大衣扔给绿箭侠。“闪电呢?”

 

“正在绕着山奔跑,让自己暖和起来。”绿灯侠说。“好吧,他依然在勘查。目前为止我们发现了十个左右的秘密暗道入口,五十个通风口,以及一扇大门。”

 

“别老想着大门了,那不在考虑范围之内。”蝙蝠侠说,转身向在场的又一个人打招呼。“亚瑟。”

 

一直在边上默默听他们谈话的海王沉默不语,仿佛是特意的一般与所有人保持着一定距离。这不怪他——绿箭侠从未背对着他,而绿灯侠不但没有把对海王的防备隐蔽起来,对于蝙蝠侠也只是停留于能够维持表面交谈的友善度。

 

“热带鱼离了水,大概现在正在想家。”绿灯侠悄悄对绿箭侠说。“这儿太冷了。”

 

“我听得见。”亚瑟一脸肃穆。“我驰骋在北冰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小子。”

 

“他为什么在这儿?”绿箭侠一脸不舒服地看着蝙蝠侠。

 

“他也有他的子民要保护。”蝙蝠侠回答道。“地球灭亡了对所有人都不是好事,包括生活在海里的那一批。”

 

“可是他在雪山上有什么用?”绿箭侠似乎并没有被说服,依旧咕哝着。“召唤鱼化石吗?”

 

“戴安娜?”蝙蝠侠问道。他在这群人当中没有看见亚马逊女战士的身影。

 

“在这儿。”天堂岛的公主从哈尔用于躲避风雪的岩石顶部跃下,一头黑发飘在脑后,仿佛完全没有受到极寒的困扰,依旧与束额一起闪亮发光。

 

“到进攻的时间了吗?”她问道。

 

蝙蝠侠用手指捏了捏鼻梁。这是一支拼凑起来的年轻的队伍。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他会很高兴把凝聚这帮人的摊子交给超人全权负责——他从来不喜欢对着一群人磨嘴皮子,而童子军总是能用他们的笑容赢得他人,不是吗——但是克拉克现在不在,那么他只能依靠自己了。

 

一道黄色闪电挟裹着红色的风,在他面前戛然而止,激起一片雪花。

 

“我差不多把这里摸清楚了。”闪电侠说。“哦你来了,蝙蝠。超人呢?我以为他跟你一起。”

 

“他飞机晚点了。”蝙蝠侠面无表情地说。“告诉我这里的警备情况。”

 

“在外面的人不多——可能是天气原因。十五个暗道入口,离我们最近的就在悬崖底下。每个入口处有两到三个人防守。我想在这样的风雪下,他们的戒备应该不会很严,毕竟会觉得没人会在这种天气下进攻。”

 

“拉斯·奥·古知道他的对手是超人和我。”蝙蝠侠说。“天上下氪石雹他也不敢放松警惕的。”

 

他打开全息电脑显示屏幕,调出附近的地形图,在闪电侠的指示下标出了所有的暗道入口与通风口。

 

“大门在这。”凑上来的绿灯侠在一片峰顶附近随便画了个圈。

 

“忘掉大门吧。”蝙蝠侠说。“如果这一次行动是由我来领导的话。”

 

“所以这一次行动为什么是由你来领导?”绿灯侠问道。

 

“因为我了解奥·古与小丑的行为模式。我与他们战斗过。我读过萨维奇的资料,模拟过他可能的战斗方式,知道他可能会从卡德姆斯带出来什么用于对付我们。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超人是这次行动的关键。”蝙蝠侠说。“而我是这里面最了解他的。有异议吗?”

 

没有人说话。于是蝙蝠侠把地图放大,好让所有人都能够看得清楚。“基地面积太大,我们分头行动。从散热口的数目以及隐蔽程度来判断,这里是能源供应区域。”他指着一片山谷。“无论敌人想要做什么,他们首先需要能量来完成所有的事情。因此我们需要两个人秘密潜入这片区域,切断整个基地的能源供应。那就意味着——”

 

“我觉得对于秘密潜入来说,我行动起来有点太明亮了。”绿灯侠说。

 

“我也是。”闪电侠说。

 

“我比较习惯于光明正大地正面迎战。”戴安娜微微皱起了眉头。

 

“什么是秘密潜入?”海王问道。

 

“——绿箭侠与我。”蝙蝠侠面不改色地完成了他的句子。“绿灯侠,闪电侠——你们负责寻找时光机器的位置。这大概是本次行动中最关键的一步。我们不知道这台时光机器的形状与大小,有可能只是个成人大小的箱子,有可能是一整座大厅。但是时光机器本身的波动频率与周边的频率会互相干扰,因为前者本不存在于这个时代。这台追踪器可以寻找这样的干扰。”蝙蝠侠递给闪电侠一个小巧的手环。“它会告诉你在什么时候干扰最为严重。记住,在找到时光机器以后不要轻举妄动,无论谁在场,他们在做什么——通知我,然后等到超人到来时再行动。奥·古取得了我们的血,如果他能够用它们开启平行宇宙的话,那么我能想到的唯一扭转事态的可能便是用更加强力的东西去抵消血液的效果——那就是我们自己。我是血肉之躯,能够想象在那样的状态下,我的存活率十分渺茫,并且能够坚持的时间也很有限。那么就要看超人的了。”

 

“奥·古不会有机会让血液靠近时光机器的。”闪电侠拍了拍蝙蝠侠的肩膀。“他快不过我。”

 

“戴安娜,亚瑟。”蝙蝠侠转身面对黑发的公主与金发的国王。“为我们提供掩护。你们要去的是正面战场。制造尽可能多的混乱,拖住尽可能多的敌人。”

 

“我不能要求你们什么。”他最后说。“我不是你们的上级,头领——我们甚至并不算是队友,只是在无可避免的灭顶之灾前决定站出来、也有能力做点什么的一群人。我不会做战前动员,那一般是超人的事,但他现在正忙着揍把太阳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而我确定你们也不需要更多的激励——在这地球上的所有人都命悬一线,是生是死,全看今天。”

 

“那我们还等什么?”戴安娜抽出了她的绳索。

评论(3)

热度(133)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