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皇家同花顺 Royal Flush(chapter 49-51)

Chapter.49

 

01

Day.3 Trees

 

02

“你从来不带任何人来这里。”

 

话是对蝙蝠侠说的,然而双面人一直饶有兴味地看着一直站在蝙蝠侠身旁默不作声的超人,正常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暴露在外的眼球瞳孔都放大了。他能看出对方充满不自觉的隐形保护欲的站姿,以及藏在这之后对于周身环境的浑身肌肉紧绷的不自在。

 

“特殊时期。”蝙蝠侠说。“听着,哈维……”

 

“这里是你的地盘。”双面人打断了他。“你从不让人干预。是什么让这位红蓝相间的客人变得如此特殊?”他在蝙蝠侠长时间的沉默后,笑了起来。“别告诉我你信任他。”

 

他特意把重音咬在“信任”上,满意地看见蝙蝠侠的白色目镜缩小了一些。

 

“虽然当初蝙蝠侠像是天降一般出现在这个城市,但你身上那哥谭味儿是多少披风多少变音器也遮不住。你出生在这儿,最后也得烂在这儿。我们都得烂在这儿。看看这个地方。”双面人挥了挥手,向他展示阴暗森冷的牢房和走廊。“看看这里的肮脏,腐败,和我们都束手无策的罪恶。无论你带进多少阳光进来都驱散不了的黑暗,无论你带进多少希望进来都洗脱不了的绝望。”他看着超人,朝对方讽刺地笑了笑。“为什么你在这里?我听见卢瑟的广播了。这世界要完蛋了,而你是唯一的那根稻草。为什么你没去拯救世界,跑到这儿来跟这只大蝙蝠鬼混?”

 

“把你的注意力收回来。”蝙蝠侠猛地向前,双手撑在玻璃上,挡住对方的所有视线。“把你的人撤走。企鹅人拿到了卢瑟的新武器,你的手下无法抗衡。”蝙蝠侠低声吼道。“如果你不这么做,我帮你把他们撤走。”

 

“撤到哪里?解散吗?他们依仗着新武器已经把我们逼到墙角了,两天时间我们丢失了整片东区!到手后他们立刻就加倍了那里的保护费,反抗的店主被打断了腿。哥谭现在乱成一团。有些傻子真信了卢瑟的世界末日——要我说,又有什么关系,天塌下来不还有你们顶着呢——到处抢劫偷窃,没有黑帮保护,哪个生意做得下去?正好又是天降雪灾,布鲁斯韦恩那公司的救济品到处都是,完全一幅末日景象——然而你又为什么会在意呢?你介入,只是因为黑帮之间的平衡被打破,让你眼中哥谭的稳定失去了伪装吗?”

 

“你居然把‘哥谭’和‘稳定’放在同一个句子里。”蝙蝠侠说。“我不能允许他的新武器在哥谭流传开。我找到了其中一个藏匿点,但我知道你调查过余下的。企鹅人这次做得过头了,他会得到他应得的。”

 

“他应得的?”双面人嗤笑出声。“在你的定义里就是扔进阿卡姆的一间牢房吃香喝辣吧,几天后他就能大摇大摆在外面街道上走着他的企鹅步。”

 

“如果你帮助我,这次能让他在阿卡姆里足够久。”蝙蝠侠说。“告诉我藏匿点,我会把他的新武器全部缴获,而你必须管束住你的手下,这种火拼不能继续下去了。”

 

双面人挑衅地看了他一会儿,报出了一串地址。蝙蝠侠转身大步离开,在经过犹犹豫豫还想说些什么的超人身边时拉住对方胳膊,力道大得差点把对方扯得飞起来。

 

“你知道,我还是觉得你的手段永远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双面人在他们身后说道。

 

超人反手拉起蝙蝠侠,在一秒钟以后飞出了阿卡姆疯人院的铁门外。

 

03

“我不觉得继续听那疯子胡言乱语对你的健康有利。”

 

“也许我还有问题问他。被忽然接近音速拉出门外对我的健康显然也不利。”

 

“得了吧,布……蝙蝠侠。你当时都走出去十米远了,这是要继续问问题的态度吗?”克拉克为自己辩护道。“你到底有哪里不满?”

 

他们站在一栋废弃居民楼外,这是蝙蝠侠捣毁的第三个企鹅人武器藏匿地点,多亏了双面人的无私奉献。蝙蝠侠背对着超人,把被他敲晕的几个看守捆绑在一起。克拉克随手拿起一把蝙蝠侠缴获的枪,在手里研究起来。

 

“口径比一般的手枪大,从结构来看像是镭射枪?一般的动力装置做不到这么小巧,总不会是……”他把枪支拆卸开,然后降落到地面。“……氪石动力吧……”

 

蝙蝠侠眼疾手快从他手里把枪夺了过去。“混有氪石粉末的燃料。”他一边检查着这把武器,一边用眼睛余光盯着在他身边以为他没看见时悄悄擦去额头上虚汗的克拉克。“你该庆幸卢瑟没有足够的储备使用纯氪石,否则刚才那一下够你受的。”

 

“我猜到了,所以我把它拿远了些。”克拉克朝他比划到,赢来布鲁斯的一记白眼。

 

“所以这是原型机。”他翻看着手中拆出来的迷你动力装置。“还没有采用韦恩科技,所以无法直接把氪石转化成能量射线,只能当作动力,也不能扩大规模。”他叹了一口气。“想到哥谭还有几百把这样的枪到处流窜……真是愉快的时光。”

 

克拉克听见了他声音中的疲惫。他本不该惊讶:对方依然伤痕累累,已经几日几夜没有合眼,除了晕过去的那一阵。但自从他认识对方以来,布鲁斯从来没有主动展示过任何的弱态,声音永远控制得当,表情收放自如。

 

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放在蝙蝠侠的脸边了。对方的目镜扩到最大,几乎变成了个圆形。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额头靠在对方的额头上。

 

“如果是因为那个双面人说的话。”克拉克闭上眼;他确定对方在惊讶过后也这么做了。“这么久了,你也该知道不要把它放在心上了。”

 

“换了是你,你会让它就这么过去吗?”布鲁斯轻声说。“我知道我是正确的。我有我自己的底线。有时候我怀疑过这是否让事情变得容易,判断变得轻松——但最后都证明这依然是最正确的选择。但是累积在这底线上无辜者的伤亡——它们在这披风上把我往下压,每一条都像是千百斤的力量。”

 

“带着它们往前走。”克拉克告诉他。“我知道蝙蝠侠不会因为这个就停滞不前了。我们的初衷是为了这个世界能变的更好,希望它能少一些罪恶,多一些正义。也许成效甚微,甚至这最初几年都无法看出区别。但想一想每天晚上你从罪犯手中救下多少条无辜的人命?想一想你阻止过多少次的犯罪罪行?你的原则让你能够继续你的正义,让它们带着你前进。”

 

“我们曾经都是这么认为的。我跟你讲过哈维邓特的故事吗?”布鲁斯说。“关于他是怎么从一名高尚的地方检察官变成现在这幅模样?那可真是一个漫长的万圣节。”

 

“你说过。”

 

“我说过?”布鲁斯惊讶地问道。“什么时候?”

 

“你知道吗,你昏迷后会说梦话。”

 

布鲁斯表情复杂地看着他——不过这是他的猜测,因为蝙蝠侠露出的脸部不多,也跟刚才没什么变化。

 

“我们还有几百把氪石动力枪要收拾。”克拉克说。“还有企鹅人。”

 

“我没打算今晚收拾他。”布鲁斯直起身,任由克拉克的手跟着他的头部移动。“他跟卢瑟搞出来的小阴谋我还没有问清楚。”他想起了腰带里装着的两枚筹码。

 

“我有个舞会要去参加。你愿意陪同吗?”

 

Chapter.50

 

01

Day.4 Sun & Moon

 

02

布鲁斯在倏然而至的失重感中惊醒,眼前还残留着梦境中的混沌血腥,在他意识到自己在哪里之前身体的大半部分已经不受控制地向下栽去,平时训练出来的身体记忆和反应能力让他下意识用胳膊护住脑袋,准备好接受撞击。

 

然而一只手托住了他的肩膀,把他推回原处。自己还未出声,对方先发出了小声的惊叹。

 

“啊,布鲁斯。”克拉克耳朵里插着耳机,一手抱着纸袋,一手扶住对方的肩膀,身上散发着从外面带进来的寒气,迅速消弭在本就阴冷的蝙蝠洞中,从掌心传来的暖意取而代之,隔着衬衫将热量传递到覆着一层冷汗的皮肤上。“我知道你喜欢蝙蝠。但头朝地往下栽真的不是一个舒服的睡觉姿势。”

 

布鲁斯在虚空感的后劲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不小心睡着前正忙着给洞穴中央五米多高的能量转换器顶部调试部件,一只脚踩在搭在四周的临时台架上。自从昨晚清空了企鹅人的仓库之后,他便一直留在洞内组装卢修斯送来的组件。

 

企鹅人在他们快要收拾干净最后一个仓库之前现身了。这位卡伯派特家被遗弃的子孙看着周围被捆起来七零八落的手下,挥舞起随身的雨伞,因为忌惮着在一边抱起胳膊的超人而不敢上前。他带来的打手各个配备了新式武器,显然是针对蝙蝠的有备而来,只不过没有料到超人的存在。

 

“你们搅毁了我的生意。”他骂骂咧咧地说,声音带上了他怒极时独有的恶毒。“我会等着让你们付出代价的那一天的。”

 

蝙蝠侠一反常态地没有去抓他,在超人督促对方把手中的新式武器都交过来——对方很识趣,超人几乎什么都不用做,在一边站着就构成了足够都震慑——之后,便任由对方在手下的护卫下撤离现场。

 

“企鹅人的化妆舞会是个难得的机会,这时候他可不能在监狱里。”蝙蝠侠告诉超人。

 

他把自己拉出昨晚的记忆。

 

“有安全带。”他咕哝着,往边上挪了挪,给悬在半空的克拉克腾出地方。对方靠近了些,依旧漂浮在半空,脚尖在架子上随着音乐旋律一点一点。他从纸袋中掏出热气腾腾的墨西哥卷,给布鲁斯递过一个。

 

“不是店里买的,是妈做的。她帮你多放了点辣。”

 

布鲁斯伸手接过,顺手扯掉了克拉克的耳机线。

 

“嘿!”克拉克抗议道。“我这首歌还没放完!你知道吗,我从来听不到它的尾声。”

 

“你可以选择飞慢一点。”布鲁斯说,咬下一大块卷饼,他在吞咽到第二口的时候感觉自己被抛在脑后的食欲苏醒过来,被忽略许久的胃部热烈欢迎着食物。

 

克拉克盯着他眼睛下的黑影。“你是不是一天没睡,也没吃东西。”这比起问句更像是一个陈述句,而他也没打算否认,只是耸了耸肩膀。

 

“我现在真的觉得你说不定看不到世界末日了。”克拉克说。

 

“你比阿尔弗雷德说得婉转多了。”布鲁斯把最后的卷饼塞进嘴巴里,在滚烫的豆子滑进食道时抽了抽冷气。“乃到拉毛(你带了吗)?”他努力透过嘴巴里鼓鼓囊囊的食物发出声音。

 

“在回农场之前我去了一趟孤独堡垒,到那儿时已经很晚了。之前被佩里拖住很久,想让我去采访正在到处搞慈善事业(克拉克卷起了食指和中指,讽刺地比划了个双引号)的莱克斯企业,露易丝争执了半天,说明明这是她的活儿。下班路上经过了一下吉米的公寓,给他阳台上扔了一箱罐装鸡汤——这场大雪让他重感冒得门都出不了。不管怎样,孤独堡垒的计算机已经在运行中,从保留下来的氪星知识中搜索能量源与平衡器的信息。你要我检查的程序也运行完毕了。”

 

布鲁斯接过克拉克递过来的奇形怪状、一看就是氪星科技的记忆储存卡,默默地插进了自己的主电脑里。

 

“我们快没有时间了,克拉克。”他抹了一把脸,如果可能的话,眉眼间的倦意甚至比昨晚更加强烈。

 

你在燃烧自己,如同义无反顾、妄图在深夜中擦出燎原大势的星火,像是竭尽全力、试图在黑暗中照亮所有窗棂的月光。克拉克忽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是安慰,是鼓励,还是冷静地向他解释这一切努力的徒劳?

 

“孤独堡垒的计算机认为制造出净化被索拉瑞斯污染的太阳、并且在氪石核聚变之后控制住能量发散、从而达到平衡能量的目的的这种仪器,以地球上现有的技术和资源,想要完成需要一百二十年的时间。现在能够动用的资源……”

 

“这件事情没有可商量的余地。”布鲁斯干脆利落地结束了谈话。克拉克还想说点什么——他当然想说点什么,或者骂点什么——但他听见了阿尔弗雷德的脚步声。

 

一分钟后老管家出现在蝙蝠洞门口,手里拿着一套熨烫过的西装。

 

“克拉克少爷。”他向克拉克友好地打了个招呼。“布鲁斯少爷,您今晚的西装,啫哩水和发胶,顺带还有至少十磅重的遮瑕膏,来盖住您的黑眼圈。”

 

布鲁斯用一副“我刚才跟你说什么来着”的眼神看着克拉克,接过老管家手上的所有东西,又收到一记瞪视。

 

克拉克抱着胳膊,在布鲁斯换衣服的时候百无聊赖地在洞顶逗弄一只还没睡醒的蝙蝠。等到布鲁斯准备好一切,一副可以随时出门的状态时,他才意识到有哪里不对。

 

“我昨天……你邀请我和你一起去,对吧?”克拉克问道。“这个企鹅人的舞会?”

 

“对啊。”

 

“那么有一个严重的问题。我穿什么?”克拉克张开胳膊。“如果你不介意,我现在回家……”

 

“不,你现在的装束很好。”布鲁斯说,一边帮自己打了个领结。“你将以超人的身份出席。”

 

克拉克愣了一会儿,接着皱起了眉头。“超人昨天晚上才跟蝙蝠侠在一起,今天就和布鲁斯韦恩一起出席,就在企鹅人眼前?人们会把两点连成一条线,不需要很复杂的思维。如果你这么不想要秘密身份的话,干脆我在推特上帮你发一条得了。”

 

03

而事实证明克拉克的担心是多余的。事实上,几乎没有人多看了他一眼。在冰山赌场门口进场的时候,布鲁斯拿着邀请函去扫描,而他作为布鲁斯的客人什么也不需要做,便在门口观察着来者的奇装异服。比他夸张得多的比比皆是,而打扮成超人或者蝙蝠侠的人就更多了。他数了数,蝙蝠侠的数量占优,大概是主场优势的缘故。

 

他不禁惊讶于在得知世界末日的消息后,这里还是如此的“正常”。每个人都仿佛不收任何影响一样继续自己的工作学习或者犯罪活动。“这鬼天气,倒是正好省下来制冰机和给冰保温的钱了。”他听见企鹅人穿透力极强的说话声从门后无法直接看见的赌场中心传出来。

 

他忽然有一种这个城市的生命力是那么顽强,就像她的守护着一样永不会倒下的错觉。

 

“我跟你说了是化妆舞会。”布鲁斯从两个猫女之间挤过来。“为了趣味性,每个人的扮相都严格保密。”

 

“是吗?”超人说。“说到保密,有个人可是站在我面前,把脸大咧咧地露出来,真是非常行之有效的掩藏身份的办法。”

 

“你居然好意思说我。”布鲁斯说。“我在扮演啊。我在扮演布鲁斯韦恩。”

 

四处张望的超人猛地回头,看见布鲁斯嘴角带着微笑。他没有说错——克拉克甚至没有办法揶揄他自我感觉如此良好——这周围的确有着相当数量穿西装、头发被捋得顺服熨贴、开口闭口月刊女郎的人士。

 

“我是扮演得最好的那一个。”布鲁斯向他小声宣布道。

 

“这我不确定。”超人把笑意强压回嗓子眼。“韦恩先生。”

 

Chapter.51

 

01

今天阴云密布——也许对于哥谭来说,每个夜晚都如此度过才算是正常。赌场四射的探照灯在被掩盖的天穹上面打出一块块移动的圆斑,只差蝙蝠标志来完美这个画面。然而这个城市的大部分疯子们正处于寻欢作乐的间歇期,低调蛰伏,却依然在看向阿卡姆的铁窗外时目光炯炯。最为癫狂的那一位则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许久,以至于人们谈论他时的语气开始像是在讲述一件轶事,一段历史。

 

“觉得这红嘴唇性感吗,亲爱的?”扮成小丑的人搂住他的女伴。“花了我半个小时的时间让它看起来像是我刚刚吃了一个人的脑子。接下来我们去剥个人的脸皮怎么样?找个脸长得好看的,喏,就那边那个。”

 

克拉克没去花精力分辨投过来的视线是落在他身上还是在布鲁斯身上。女伴咯咯的笑声随着两人的离开远去,混在一堆猫女、毒藤和稻草人之间。

 

“任何人都可能隐藏在人群中。”布鲁斯不动声色。“和我们一样。”

 

“我依然感到有些暴露。”克拉克说,不自觉地用手指碾着披风边。“我是说,我习惯把脸露出来,但是这感觉很不一样。”

 

“你要是实在担心,我可以把头罩借给你。”布鲁斯变魔术一般摸出蝙蝠侠的头罩,扔给克拉克。

 

“你这是之前装在哪里的?”克拉克怀疑地看着布鲁斯身上笔挺贴身的西装。后者

没有回答,而是向他伸出手。

 

“什么?”

 

“眼镜。”布鲁斯勾了勾手指。“就当作为交换。”

 

克拉克从蝙蝠头罩的目镜后看着布鲁斯的蓝眼睛被遮掩在玻璃片后方。对方戴上他的黑框眼镜的模样和他想象得不太一样,他以此作为理由光明正大地把目光在对方脸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别玩得太开心。”布鲁斯警告他。“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我没看见卢瑟。”克拉克环顾四周,又抬起了头。布鲁斯确定他藏在面罩后的蓝眼睛正开着X视线检查整座赌场的每个角落。“或者是萨维奇。觉得他们今天会来吗?我知道你在他们的办公室找到了属于这座赌场的筹码,但有可能这并不代表什么。”

 

“就像我刚才说的,任何人都可以隐藏在这里,今晚是再好的机会不过。你和我都清楚他们之间的联系。企鹅人与卢瑟之前在莱克斯企业的会面差点被曝光,因此他们之后只会更加谨慎行事。卢瑟更不可能愿意让别人知道他与萨维奇之间的关系,这很有可能暴露他作为卡德姆斯背后的势力,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卢瑟很有可能在另一边与拉斯·奥·古暗中有合作,而拉斯·奥·古显然不会高兴卢瑟这种两面三刀的做法。”

 

“从他们的故事互相矛盾中可以看出这一点。”克拉克回答。“你相信他们声称的回来是为了修正当年错误的说法吗?”

 

“不是没有可能。时间能对一个人做出很多事情。”布鲁斯说。“当然,更久的时间也有可能重新改变一个人的想法。”

 

他们停留在大厅后部圆柱与墙壁形成的夹角之间,避开人群视线的同时,克拉克却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看到全场的情况。此时舞会的开场音乐已经响起,大部分人聚集在赌桌和老虎机围绕的巨大舞池中,只有少数寻找卫生间的人会在经过时好奇地向这边的阴影里抛来一两个好奇的眼神。

 

“我们得做得像点。”布鲁斯说着,把克拉克推到墙上,伸出胳膊环住了对方的脖子。

 

“哇哦。”克拉克有些震惊。“现在是谁玩得比较开心?”

 

“没人。“布鲁斯说着,靠近了一些,近到两人的气息交融,眼镜几乎要贴到对方被面罩遮住的鼻梁上。“我很认真。我们需要避人耳目。”他停了下来,拒绝继续前进。

 

“那我有个更好的主意。”克拉克抓住对方的肩膀,让对方靠在柱子上,然后吻了下去。背后有人路过时吹了一声口哨,布鲁斯并不感到奇怪:戴着蝙蝠侠头罩的超人在吻布鲁斯韦恩,如果这不是发生在化妆舞会上,简直可以上所有的新闻头条。

 

“你说卢瑟在与拉斯·奥·古暗中合作?”在双方喘气的间隙,克拉克小声对着布鲁斯的嘴唇说。“你有证据吗?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他们有共同的目标。萨维奇想要联通所有平行空间的做法是他们两个都无法赞同的。这次的危机可以说是卢瑟促成,没有他帮忙,索拉瑞斯也做不到对太阳的实质性伤害。而他在做之前应该是想好了解决办法,所以他才会提前研究能够修复太阳的仪器,而奥·古……他知道上哪里去找来能用作动力源的氪石——陆地上,海洋中,泰德的仓库里。而氪石还有一个一石二鸟的功能。它能把你从计划中抹去,那么萨维奇便没有办法用你的能量来开启大门,而你可能会给他们造成的麻烦也从此不存在了。”

 

“那卢瑟与萨维奇联手的原因是?只是卡德姆斯?”

 

“我相信卡德姆斯里面的水比我们挖到的还要深(“那当然了,你把那里淹了嘛。”克拉克指出)。有理由相信政府也参与其中,而卢瑟的目的显然不会仅限于利用卡德姆斯的设施制造一堆僵尸大军。萨维奇是光照会的成员——甚至可能是创始人。那么他有与政府千丝万缕的联系,就更不奇怪了。”

 

“卢瑟曾表示出竞选美国总统的意向。”克拉克说。“看来他早就打通了各条关系网。现在只差从末日中拯救一次世界了。”

 

布鲁斯刚想说什么,又被对方牵进一个深吻中,在几秒钟之后听见克拉克背后路过的脚步声。

 

“我现在只希望政府对卢瑟的所作所为不知情,否则我很有可能得去椭圆形办公室走一趟。这是我一直以来避免的情况,因为我不想给人留下干涉政事的印象。”克拉克在他认为合适的时机断开了这个吻。

 

“你当然不能。”布鲁斯表示赞同。“我们今晚就打算在这里接吻聊天吗?”他问道。“如果换一个没那么重要的晚上,我可能不但不会介意,还会想做点别的。”

 

“不。”克拉克勾起嘴角,展露出一个微笑。“我看见企鹅人了,和卢瑟在一起。”

 

“在哪里?”布鲁斯立刻全身警惕起来。他把头向后仰了些,贴在圆柱上,把自己从克拉克的气息中拽了出去,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更清晰地思考。“是刚到吗?”

 

“我想他们早就在这里了,只是没有被发觉。”克拉克说。“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似曾相识。”

 

“如果是小丑的五维空间制造出的房间,那你看不到不奇怪。要么是小丑帮他们之前架设好的,要么小丑本人现在就在这里。”布鲁斯说。

 

“如果说是这样,那么我们必须在他们回到房间之前赶到那里。我们都没有控制异次元空间的能力,因此想要进入房间的唯一办法就是跟在他们后面进去。”

 

“他们出来做什么?”布鲁斯问道。“总不会是去卫生间吧。”

 

“看起来像是去金库的保险箱。”克拉克抬头看着天花板,深感有趣地哼了一声。“真正的猫女看来也参与了这个派对。她正在保险箱那里忙活着呢。看来企鹅人和卢瑟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了。”

 

“为我们争取了时间。”布鲁斯说着,拉起克拉克的胳膊便朝舞池另一头的走廊走去。“坏处在于,警戒恐怕会立刻加强。”

 

“我不觉得这对我们来说是个问题。”

 

“当然不了。”布鲁斯简短地说,拉着克拉克在舞池里密集的人群中穿梭,优雅敏捷得如同是真的在跳一曲华尔兹。他们在走廊尽头楼梯的底部遇到了些警卫,而布鲁斯似乎早已有所准备。

 

“我们很快就会完事。”他一只手吊在克拉克脖子上,另一只手窜向克拉克的胯下,朝警卫眨了眨眼睛。“行个方便?”

 

他想要的方便在递给对方一沓富兰克林后顺利得到了。布鲁斯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二楼无人的转角处。

 

“我的天哪。天哪。”克拉克捂住脸,布鲁斯能看见指缝中露出的红色。“天哪。天哪。”

 

“童子军。”布鲁斯转了转眼球。“你接吻的时候倒是没什么。”他迅速地把眼镜摘下来,等克拉克觉得脸上的毛细血管不再给他制造麻烦时松开手,发现对方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蝙蝠装。

 

“该让另一个身份出场了。”布鲁斯把克拉克头上的面罩拽了下来,自己戴上。

 

“这不一样!”克拉克抗议道。“而且你之前到底是把这些东西放在哪里的?”

 

他听见遥远的警铃声,以及所有警卫腰带上传呼机同时响起的嗡鸣。他抓过蝙蝠侠,在一秒钟时间内完成了飞到电梯口、打开电梯门、从电梯井飞到五楼再打开门回到走廊上这一系列动作。

 

“这里倒是没有什么警卫,大概是闲杂人等不要靠近。”好不容易站稳的蝙蝠侠评价道。

 

他们躲在阴影里,在一个怒气冲冲的企鹅人和另一个阴沉的卢瑟走过去时跟了上去,他们打开了一扇之前并不存在的门,在大门快要关上时,超人把住了门框。

 

“嗨。”蝙蝠侠先走了进去。“让我们也加入赌桌,如何?”他对着房间里目瞪口呆的人们说道。

评论(1)

热度(150)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