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皇家同花顺 Royal Flush(chapter 46-48)

Chapter.46

 

01

“超人?”蝙蝠侠在白色目镜后的眼睛眯了起来。

 

克拉克舔了舔嘴唇,像是惊讶得一动不动,眼睛盯着蝙蝠侠面罩外露出的皮肤与抿成一条线的薄唇,几乎是以要把那里盯穿的架势。

 

“超人?”布鲁斯抬起头,又迟疑地问了一声。“克拉克?”

 

克拉克垂下眼睛,表情在阴影中看不真切。他更低地俯下身,让阴影完全笼罩住蝙蝠侠扬起的整张脸,在对方说出另一句话之前又吻了上去。

 

这是个带了些许凶狠意味的吻,他抓着蝙蝠侠颈部的护具,几乎把对方提了起来,让两个人的唇瓣完全锁在一起。在过程当中他咬破了布鲁斯的下唇,把对方吃痛疑惑的闷哼完全堵进嘴巴里,与被舌尖翻起的津液和血液一同咽回到肚子里面去。

 

布鲁斯的手紧紧扣着对方的披风——如果是普通的布料早已在他的指节下被毫不留情地撕扯粉碎——说不清是想要把对方推开还是拉近。最终他的力量松懈下来,在两人终于从纠缠中分开时,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克拉克的嘴唇依旧离他的很近,紧闭的嘴角向下弯曲,布鲁斯几乎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难过的表情。克拉克伸出手,抹去布鲁斯嘴唇破口处聚集的血滴。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他推了推对方。

 

“布鲁斯。”克拉克岿然不动,双手移动到布鲁斯的万能腰带附近,把他固定在座椅上。“你知道,除了超级听力和超级视力以外,我的嗅觉和味觉也比常人灵敏很多。” 

 

布鲁斯偏过头,而克拉克在他的沉默中继续平静地诉说下去。“因此我能尝出来镇静剂的味道。把这么高浓度的镇静剂涂在嘴唇上,恐怕不是你做过的最明智的事情。”

 

“我很小心。”布鲁斯回答道。“而且我也经受过药物训练。”

 

“你知道这对我没用,你知道的。它不会让我昏迷也不会让我睡着。”克拉克稍微抬起身,依然没有直视布鲁斯的眼睛。他的声音里毫不掩饰地透出失望,和另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这让布鲁斯的心口稍稍抽动了一下,然而他很快就把这种感觉扔到了理智屏障的背后。“除非你在里面混入氪石粉末。”

 

“至少我试过了。”布鲁斯说。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的心脏被取而代之涌上的抽空感袭击,让他想要尽早结束这段对话。“我不会用氪石。”

 

克拉克没有吱声,直起身,手里攥着一个趁着布鲁斯没有注意,从他腰带暗格中摸出来的盛有紫色药水的试管。当布鲁斯意识到那是最后一管氪石反向提取物时,克拉克已经嗖地飞到了空中,停在他的接触范围之外。

 

“还回来!”布鲁斯咬着牙齿低吼道,扬起手朝着克拉克射出一道绳索,被对方轻易地躲了过去。他再出手时便是两枚直冲着试管而去的蝙蝠镖,被克拉克用手挥开,弹到机翼上时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不能去。”蝙蝠侠的声音瞬间变得恶狠狠。“更不能带着它去。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我知道你会做什么。让我去。”

 

“我必须去,布鲁斯。”克拉克落在蝙蝠飞机的机头,这次他终于愿意看着布鲁斯了。他眼睛中的受伤情绪让布鲁斯刚刚攒起的一点惊惧和怒气顿时烟消云散。这是我的错,布鲁斯心想。但不对,我没有做错什么,完全没有,除了刚才被分心了以外。

 

他猫起腰,身体像是紧绷的即将离弦的箭一般,随时准备扑过去抢回那根试管。克拉克似乎看穿了他的意图,往后又飘了一英尺。他开始拿出笔记本和钢笔,刷刷地写起字来——他是从哪儿翻出来的?布鲁斯打量着对方的披风。记者的职业习惯?

 

“卢瑟在说谎。”布鲁斯警告他,同时谨慎地移动身体,让右手里藏着的蝙蝠镖能有更好的准头。“他只想要你消失罢了。”

 

“我知道。”克拉克回答他,埋头写着自己的东西。“但是他关于毒素的部分说得没错。他手上捏着你的性命,和无数大都会居民的性命。”

 

“然后呢?你打算跟他‘谈谈’?”布鲁斯讽刺地说,默默地找了个最佳的瞄准方位。“这不是你做蠢事的借口。”

 

“我想要做对的事情。”克拉克轻声说。“而即使在很多问题上我们的意见相左,你我都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事。如果立场交换,在面对选择时你也会毫不犹豫。我这么说,因为我自认为足够了解你。”他停顿了一下。“虽然我不确定,刚才那个吻,你是否是真心。我希望……”

 

布鲁斯僵住了。而克拉克抓准了时机,用超级速度扯下了蝙蝠飞机的引擎,把笔记本丢向布鲁斯,随后便化作一道红蓝闪光,消失在后者的视野中。

 

布鲁斯条件反射地接住笔记本,在原地停滞了三秒,接着狠狠地锤了操作台一拳。

 

02

“你迟到了。”卢瑟把视线从怀表上移开,转而观察着安静地站在实验室门口的充满压迫感的人。“我差点就很没耐心地让蝙蝠侠先尝尝‘巨怪毒素’的滋味了。无穷的力气和打不坏的身体,他说不定会喜欢这样的改变。”

 

超人一动不动地挺起胸膛,抱着胳膊。即使掩映在门口的阴影中,他的存在感也完全不容忽视。

 

“确定这次是本人?”卢瑟斜着眼睛问道。“不会又是伪装吧?”

 

两道红光打在他手边的空烧杯上,几秒中之内就把玻璃融化成一滩泥。

 

“如假包换。”超人冷冷地说。

 

卢瑟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们这些人,真的是太好操控了,难度系数为零。我有时候还当你们是聪明人。聪明人都活不长久。”他想了想加了一句。“我本应是最早死的那个,奈何运气太好。”

 

“如果你的操控是指那只豹猫向蝙蝠侠体内注射的纳米机器人的话——”超人看着卢瑟挑起了一边不存在的眉毛。“——没错,我能看见它们漂浮在血液里。”在蝙蝠侠的血液里。他在心里默默想道。

 

“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科尔德工业子公司的芯片专利果然名不虚传,解决了我研发过程中的技术瓶颈。”卢瑟有些炫耀性质地说。“这些纳米机器人包裹着毒素,随时可以听我的命令将毒素释放出去。它们也可以钻到大脑里,朝着控制行动的神经突触发射电流,让宿主完全为我所用。它们甚至可以聚集起来,堵住一条大动脉——如果我对宿主感到厌烦了,它们就可以这么做。”

 

“想想看,如果你愿意把你的智慧和才能贡献给社会发展的话,该是多么好的事情。”

 

“嗯……”卢瑟摸了摸下巴。“我说不定会想要去竞争总统的。现任的那个,实在是太无能啦。这个社会需要强硬的精英来领导,为毫无头绪的普通人们指明方向。而还有谁比我更适合呢?”

 

“我不是那个意思。”超人叹了一口气。

 

“我也并不关心你是哪个意思。”卢瑟傲慢地说。“反正你就快要死了。”

 

“在解决完太阳的危机之前,我并不打算舍弃性命。”超人毫不动摇。“我发现你确实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帮助我的打算。蝙蝠侠又对了一次,虽然我完全不感到意外。”

 

“我特意去把太阳污染了,难道我会帮你把它复原?”卢瑟说。“索拉瑞斯——从未来回到过去的人造星球、机械太阳,非常乐意帮助我在太阳上种下一片小瘟疫。我也不介意接受这样的小帮助,只要结果能用来对付你。”

 

“我对于你针对我没有意见。”超人说。“但是你在把全世界的人都拖下水。”

 

“我不在乎。我不介意。”卢瑟背着手,开始在房间里转悠。“在你死了以后,我会有办法把一切恢复到正轨上的。”

 

“所以你今天叫我来,就是想要向我宣读死亡预告书?”

 

“当然不是。”卢瑟转过身,面朝着超人。“你去帮我解决一个人——范达尔·萨维奇。他已经开始渐渐成为一个无法忽视的麻烦了。你去把他那个异想天开又不老不死的脑袋揍出花儿来。”

 

“如果我说不呢?”超人歪着脑袋问道。

 

卢瑟走上前,在他面前打了两个响指。

 

“那蝙蝠侠就再也不存在了。”

 

“你觉得这个威胁怎么样,蝙蝠侠?”超人按下耳边的通讯器,带着笑意问道。

 

“非常无力。”对面传来阴沉的回答,伴随着疯狂敲击键盘的声音。他听见蝙蝠侠像是报复一般狠狠地按下最后的回车,发出了满意的咕哝声。“病毒已经上传了。”

 

卢瑟挑起了另一边不存在的眉毛。

 

“我看见了它们。拜最近的一系列事件所赐,我的能力又增强了。我能看见纳米机器人芯片上程序运行时的电流,从而推算出代码。我把这段代码交给了蝙蝠侠,而他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针对这段代码编出了一套病毒。”超人说话的语气中带上了自己也没有注意的自豪。“现在应该已经上传完毕,而你所有的纳米机器人都被感染了。他们现在相当于小铁粒,只要被代谢出体外,就安全了。”

 

他走近难以置信的卢瑟,抓起对方的衣领。

 

“现在我们来谈谈。”

 

Chapter.47

 

01

“是你的计划,”超人让自己的怒气显示在他阴沉的语调中。“还是这个索拉瑞斯的计划?”

 

“我只能说,我们两个都不喜欢你。而索拉瑞斯对你的不喜欢程度足以让他从未来穿越回到现在,就为了针对你。这个人造的小星球能够让太阳中毒,而太阳又是你的能力来源。”卢瑟在超人把他放下来的那刻便往后退去。他明智地没有试图在超人的面前搞一些小动作,只是靠在实验台上,打量了一圈门窗。“我并没有参与太多——你也找不到任何的证据。我只是没有理由去阻止他。”

 

“你想过这件事情的后果吗?”超人问道。“你打算怎么收场?”

 

“我在研究氪石作为能量源的装置,将氪石的聚变转化成支撑起内核的动力。毕竟太阳是被毒害了,就像是中毒后活力下降的细胞,在趋于平静后走向死亡。在依然来得及的时候清除毒素,然后在外力作用下激活内核的核聚变反应,它自己便能完成剩下的工作,恢复过来。”

 

“而这样以氪石作为初始源动力修复过来的太阳,不但不能为我提供能量,反而会让我无法生存下去。”超人平静地分析道。“很好的计划。是什么阻止了你现在就去把它执行?我相信‘依然来得及’的时限已经快到了,而如果太阳的问题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你恐怕也无法独善其身。”

 

“首先是净化索拉瑞斯的影响。他下手的时候可没考虑过要给地球上留活口。其次是氪石动力装置迟迟未能完工。韦恩提供给我的能量转换器似乎有哪里不对,但是我还没有找出原因。我打过电话,那边无法——或者说不愿——提供任何帮助。”

 

超人的耳机里传来一声清晰可闻的叹息。

 

“我修改了几个参数,让它转换出来的能量频率稍微偏移了一点,并且做了相应的代偿机制,让这偏移无法被卢瑟检查出来。”蝙蝠侠在他耳边解释道。“所以上次他使用这台武器时,虽然你在房间里,也受到了一定的波及,但是一点事情也没有。”

 

超人抱起了胳膊。“它是必须的?”他问卢瑟。

 

“是组成动力装置的一个重要部分。”卢瑟回答。

 

“而净化的方法?”

 

“首先要把索拉瑞斯送回他自己的时代——我猜他是和萨维奇一起被传送过来的,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至于他已经造成的伤害——你去过一次太阳了。”卢瑟说。“你自己的心里有答案。你不想看到这个世界灭亡?我帮你指明一个方向,愿不愿意去由你。”

 

克拉克回忆起他在太阳核心中的那种独特感觉,那种奇异的平衡感。他想答案确实挺明显的。

 

“别相信他。”蝙蝠侠马上在通讯器里说。“就算你有可能是人体太阳净化器——卢瑟之前想要杀了你,记得吗?”

 

“也许他是狂妄自大。”克拉克用只有蝙蝠侠能听见的音量自言自语道。“以为自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希望你没有在指桑骂槐。”布鲁斯说。

 

“不,我完全没有在谈论你打算把我放倒、独自前去敌人老窝的行为。”克拉克回答道。

 

他提高了音量,对着卢瑟说:“也许我会去找韦恩工业,或者韦恩先生帮你问问能量转换器的事儿。”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同意?”布鲁斯的声音也放高了,沾染上了些许怒气。

 

“你欠我一次,蝙蝠侠。”克拉克小声说,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芒。“我知道你现在对于刚才的事情在心里感到抱歉和内疚,哪怕只有一点点。”

 

“你偷走了我的东西。我们早就扯平了。”布鲁斯毫不客气地指出。

 

“至少我给你的吻是充满真心的。”

 

“我的当然也是——”布鲁斯皱起眉头。“——你不能说因为里面掺杂了镇静剂,就否认这一点。”

 

克拉克弯起了嘴角——他喜欢布鲁斯和逻辑一起被他带进沟里的感觉。和布鲁斯在一起的时候,他很难忍住时不时冒头的调侃对方的冲动。他喜欢看对方的反应,喜欢看对方掩映在蝙蝠头罩下被他带动起的一丝一缕的情绪波动——也许是好玩,也许是因为初见时对方混在周身非人氛围下的那一刻人类情绪的泄露让他念念不忘到现在。

 

“我知道你会愿意合作的,超人。”卢瑟搓了搓手。

 

02

蝙蝠侠把被超人拆掉的引擎装回蝙蝠飞机并且调试完备时,时针已经在表盘上走过了两圈。之前失控的油罐车开走之后,他的飞机几乎成了光天化日之下附近最显眼的目标——幸好天上的乌云保证了即使是正午,笼罩在大都会之上的阳光也足够晦暗。即使如此,窝在单向透光玻璃舱门后在路人时不时抛来的好奇目光中编写病毒程序也并不是他想要重复一次的经历。

 

他权衡了一下,决定暂时放弃追往卡德姆斯。与其继续尝试口头说服克拉克——这人用事实证明了对方的固执程度与他不相上下,那么在这类原则性的问题上,克拉克必不可能松口,而蝙蝠侠并不善于长篇大论——不如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别处。目前看来克拉克依然应付得游刃有余,而他们之间的连线也一直保持通畅,这让他能够知道对面所有的发展。

 

越来越浓密的彤云昭示着另一场暴风雪,蝙蝠飞机降落在哥谭与大都会之间漫长的荒凉海滩上时被狂风吹得有些不稳。

 

他没等多久。冰冷的海水在他面前分开,从中走出来的男人阴沉着脸,金黄色的头发被海风卷起,丝毫没有刚出水时应有的熨贴感。

 

蝙蝠侠站在飞机边,亚特兰蒂斯的国王则直直地上前,手里的三叉戟指向对方的额头。

 

“陆地上的人在打什么主意?”亚瑟·库瑞冷冷地说。“以及我不喜欢你的信使。他看起来正像是一个更阴沉的翻版的你。”

 

他的戟尖几乎要戳进蝙蝠侠的眉间,而后者一动不动,只是咪起了眼睛。

 

“我也不喜欢他们。”蝙蝠侠说。“然而他们很有用。如果你不愿意再被我的影子打扰,那么就接受我给你的通讯器。毕竟以后我们还需要联系。海里现在怎么样?”

 

“很糟糕。有一队装备精良的士兵打着打捞沉船的旗号在海底四处肆虐,你觉得能好到哪里去?”亚瑟不满地说。“也是多亏了你之前的警告,亚特兰蒂斯做足了准备,才让他们一直没有办法跨进我们的城市一步,只能在边缘溜达。但我们已经交锋了很多次,下一次可能就是动真格的进攻。这个莱克斯企业——”亚瑟咬紧了牙齿。“——有一天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蝙蝠侠从披风中伸出手,递给对方一片移动硬盘。

 

“他们的潜水服里使用了科尔德企业的控制芯片科技。这是针对性编码出的病毒。他们的主机在船上,把病毒上传到主机后,每个士兵的装甲便会自动下载更新,从而受到感染作废。不要杀死这些人,把他们送回到地面上,这是我的请求。”

 

亚瑟伸手接过硬盘。“而作为交换,你想要什么呢?”

 

“我听说卢瑟的队伍在海底找到不少东西。”蝙蝠侠回答着,伸手暂时掐掉了通讯器的信号。

 

“你想要金子?”亚瑟说。“是啊,陆地上的人,有谁不对这黄色的小金属片着迷呢?我可以帮你弄到,你想要多少?”

 

“我对金子没有兴趣。”蝙蝠侠说。“我也不想要插手文物和艺术品。”

 

“你的要求可真高。”亚瑟思忖了一会儿。“我记得他们挖出过颜色鲜艳的石头——不是宝石,看着像是陨石一类。绿色的最多,还有红色的,黑色的,金色的和蓝色的。”

 

“唔。”蝙蝠侠向前走了一步。“就是它们了。”

 

Chapter.48

 

01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往后站一点。”

 

克拉克只来得及瞥见对方用身体遮挡住的操作台上的一闪而过的金光,接着铅盒便被严密地封上了。布鲁斯把辐射防护服上的面具摘下来,之前被罩在里面闷住的声音回复到往日的低沉。“没人知道它会对你有什么作用。”

 

克拉克站在蝙蝠洞门口长长的石梯中央,从他这个角度能远远地看见布鲁斯的后脑勺,操作台上面悬挂着的惨白光源把他的影子拉得极长。

 

“所以这玩意儿是按照光谱出了一整套吗?”克拉克厌恶地皱起了鼻子。“单只是绿色的就很难办。我现在已经快要对圣帕德里克节产生阴影了。”

 

“不同的宇宙射线,经过的不同的宇宙环境。”布鲁斯拉开防护服的拉链,里面的白色T恤几乎快要被汗透了,隐隐能看见下方渗血的绷带。这让克拉克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但是底物都是一样的——你家乡的碎片。”

 

“有时候会希望家乡能留下更多我能够真正触摸得到的遗物。”克拉克走下楼梯,顺手拿起一边搁置着的医疗箱。“真是讽刺。”

 

“它们附着在你来时的太空舱上。”布鲁斯把汗湿的T恤剥了下来,扔到一边地板上。克拉克注意到他的身上比起上次见面时多了一道割裂伤和两根淤血的肋骨。“说不定如果没有它们,那些宇宙射线会直接伤害到太空舱中的你。这么想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也许吧。”克拉克眼疾手快地捞过正准备回到主电脑前的布鲁斯的胳膊,把明显开始不满的对方按住坐在医疗床上。“而不久前,有人还跟我说过无法求证的信息毫无意义。”

 

“我是这么说过。但你应该是依然相信圣诞老人和复活节兔子的类型才对啊。”布鲁斯试着挣扎了两下,最终还是由着对方剪开身上的绷带。“发生了什么?你刚才去哪了?”

 

“我回小镇,跟妈见了一面。”克拉克闷闷地说。“我把农场里的雪除干净了,车库也修好了,顺便把小镇上的道路清理了一遍。你又是去哪里搞来这些新伤口?”

 

“我回哥谭,跟双面人和企鹅人的手下见了一面。最近蝙蝠侠在外面呆得太久了,显然哥谭的犯罪组织听到了风声,开始蠢蠢欲动。”

 

“我以为蝙蝠侠白天不出动。”

 

“但黑帮火拼可不会迁就我的日程表。”冰凉的消毒酒精棉按到伤口上的力度比他想象得要轻,钝痛依然在那一瞬间锐化,他熟悉这感觉,如同他熟悉哥谭的大街小巷。“跟妈妈告别得不是很愉快?”他说,带了些自己也没料到的尖锐。

 

“这不是个适合家庭团聚的对话。”克拉克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虽然我觉得她最后肯定是有所察觉了。”

 

“察觉到她的儿子觉得只有牺牲自已一条路,并且居然接受了这样的结局?你确实会把心情写在脸上。大部分时候。”

 

“是的,我当然没有你会隐藏。”克拉克讥讽回去。“我真的没想到……”

 

“我们是要像中学生一样对同一件事纠缠不休吗?”布鲁斯立刻抗议道。

 

“我可没说是哪件事。”克拉克说。“那么公平起见,我们谁都不要再纠结于某个特定问题了吧。”

 

“你堵不住我。”布鲁斯哼了一声。“你还要找我借东西呢。”

 

“那么你会给我吗?”

 

“然后给莱克斯卢瑟造对付你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布鲁斯又冷笑了一声。“我是不是最近太平易近人了点,以至于让你误会什么了?不,不,不,以及不。”

 

“布鲁斯……”

 

“别‘布鲁斯’我。”布鲁斯冷硬地说。“不管用的。我会找到办法,不需要跟他合作。”

 

克拉克耸了耸肩膀,忙着给对方的伤口缝线,手指时不时划过对方身上深深浅浅的伤疤。“如果你每拿到一个伤疤,就能得到一美刀的话,你现在已经是哥谭最富有的人了。”

 

“我本来就是哥谭最富有的人。”布鲁斯说。“这是什么奇特的转移话题的技巧吗?”

 

“你这是怎么弄的?”克拉克处理完比他想象得要深的割裂伤,在他重新缝合前,挣开线的断裂面的皮肉翻卷出来,显着失去血色一般的惨白。

 

“他们的战场几乎要遍布整个哥谭码头。企鹅人的手下弄到的那一批破坏力十足的新武器让他们占尽上风,双面人的手下又是被伏击的那一方,于是到后来就有些作困兽斗的不择手段。他们被包围了,就想要引爆企鹅人的石油仓库来引开注意力,,但那里的储存量加上边上的化学品仓库,爆炸威力足以削平半个哥谭,当时在那里阻止火拼的小半个警署更是要报销在里面。我花了很大精力把双面的所有手下从包围圈中救出来,绳之以法。必须得说,掉在被炸开花的集装箱上,不是一个愉快的体验。企鹅人的手下溜了一部分,不过也多亏他们,我才能追踪到新武器的藏匿地点。”

 

“双面人那边呢?”

 

“我需要跟哈维谈谈。”

 

“哈维?”

 

“哈维·邓特。双面人。提醒我上一次决定给予别人信任时创造出来了什么。”

 

“他在哪里?”

 

“好问题。”

 

02

克拉克必须承认这不是他最想要参观的地方。这里让他浑身都感到不舒服,而这种不适与某类绿色的石头完全没有关联。黄昏施舍给哥谭的可怜光线完全没有分到这里一点——它就像个巨大的扭曲的黑洞一般,所有人都无法逃离,吞噬光明,吸收黑暗,汲取生命。

 

“欢迎来到阿卡姆疯人院。”蝙蝠侠在他身边说。“你给我展示过了你的城堡,这次轮到我来展示我的。”

 

“……我希望你下一句不是告诉我你在这里获得心灵的宁静,布鲁斯。”

 

蝙蝠侠瞪了他一眼,白色的目镜向他稳定地传达出不满。

 

“也许不要把这里装扮成鬼屋和坟场混合体的样子,比较利于病人心理问题的康复?”克拉克评价道,一边穿过拱形铁门,觉得自己和周遭一片的氛围都格格不入。

 

“我会考虑的。”蝙蝠侠在前面领路,披风底部散开在爬满藤蔓的旧石板路上,看起来如果他想要,时刻可以融进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也不要在这里装满蝙蝠。蝙蝠形状的勺子,蝙蝠形状的枕头,蝙蝠形状的电击枪……”克拉克说。“等病人被治愈后,一定又都患上了蝙蝠恐惧症。”

 

“如果能达到这种效果,算是求之不得。”

 

蝙蝠侠似乎并没有与疯人院内严密的警卫打交道的打算。他熟门熟路地从林间穿到主建筑下方,射出抓钩,消失在一扇彩色玻璃遮掩着的窗口后。克拉克四处看了看,确定没人在注意这边,才跟了上去,一边担心自己的制服颜色太过显眼。

 

阿卡姆的建筑内部也有人巡逻,但是蝙蝠侠似乎把他们的换班时间记得比家里电脑密码还要熟练,这一路上几乎没有碰到任何的阻挠。他们从加固的防弹玻璃后方盯着路过的人看,对于蝙蝠侠总是露出共同的愤恨,而在认出他胸口上的S符号之后都先是惊讶,紧接着反应不一。有的人扑到了玻璃上,敲打的时间太过长久,为自己赢来了一阵电击;有的人则退到自己小小囚室的尽头,把自己缩了起来。浑身绿色树叶遮体的美丽红发女子站在玻璃前向他招手,而头上带着透明罩、盯着手中旧合影发呆的灰蓝色忧郁男子在看到他之后,气温又下降了几度。更多穿着橘色囚服的人在铁栅栏后阴郁地看着他们走过,偶尔眼中的光芒像是随时准备撕扯猎物的猛兽。

 

克拉克没有说话。他认真地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牢牢地跟在布鲁斯身后半步左右。

 

“如果你觉得不适应,随时可以离开。”布鲁斯告诉他。

 

克拉克跨前一步,跟他肩并着肩。

 

他们停在一间玻璃囚室外。里面的男人正侧卧在铁床上看书。他更像是被拼起来的两半人——一边脸非常的英俊年轻,而另一边则如同恐怖电影中会用到的道具。他裸露出来的眼球锁定了两位拜访者,在蝙蝠侠身上滴溜转了一圈之后落在超人身上,配合着嘴巴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吓到要带保镖来吗,蝙蝠侠?”

 

“哈维。”蝙蝠侠上前一步。“把你的人撤走。”

 

“为什么?虽然我确实可以这么做。我甚至随时想要出去,就能出去。”双面人合上书,来到玻璃前,与蝙蝠侠面对面。

 

“你的牢房关不住任何人。这里关不住任何人。无论你把他们抓进来多少次,他们永远都会逃出去,杀人犯罪,然后重复这个循环。你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罢了。”

评论(5)

热度(157)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