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皇家同花顺 Royal Flush(chapter 16-18)

Chapter.16

 

“可惜我泡不出阿尔弗雷德那样的好茶,不过这种从牧夫座NGC5248带回来的植物叶片烘干后泡出来的水也有自己的独特风味。趁着新鲜刚过滤时喝起来味道比较好,所以如果你跟小氪玩够了,我可以把第一杯让给你。”

 

布鲁斯被按在地上,勉强挣扎着从爪子和舌头的缝隙中瞪了克拉克一眼。克拉克朝他举杯示意,嘬了一口手中的饮料。

 

他在刚进门的那一刻——早知道就让克拉克先进了——就被一阵兴奋的白色的风扑了个满怀。相对于它的体型而言,这只外星犬显然如同主人一般有着异乎寻常的力量,布鲁斯觉得肺里的空气都被挤了出来。在背部接触到地面时,他差点条件反射伸手去拿蝙蝠镖,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口水热情地涂了满手满脸。

 

“小氪喜欢你。”克拉克低下腰,把小氪头上的毛揉乱,换来对方快乐的吠声。“他一般对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没这么友好。”

 

“小氪?”布鲁斯艰难地说,一边忙着躲舌头,一边伸手去挠小氪的脖子。对方从喉咙里发出了满意的呼噜声,尾巴摇出一阵旋风。“这就是你起名字的水准?”

 

“听听,这话居然是从把自己所有东西都以蝙蝠命名的人口中说出来的。”

 

等克拉克终于想起来要同情动弹不得的客人,把小氪叫回来时,布鲁斯的脸和手都已经湿透了。他用打了蝙蝠侠注册商标的眼神表达对于对方拖延营救的不满,而克拉克只是微笑着把手中的饮料递了过来。

 

“机器人把他照顾得很好。”他领着布鲁斯走过长廊,用空出来的手搂住绕着他转的小氪的脖子。

 

“我注意到了。”布鲁斯慢慢地品着手中的饮料。“我是说机器人。我希望你没在这里组建大军。”

 

“他们只是帮我照顾小氪,维护堡垒,布鲁斯。”克拉克有些哭笑不得。“不是每个人都有阿尔弗雷德。”

 

布鲁斯没有回答他;他的目光被大厅中的两座巨大雕像完全吸引了过去。他们手中托着一个星球,表情庄重严肃而慈爱祥和。他们让他莫名想起家中壁炉上的油画。

 

他在克拉克仰望雕像时的眼神中也看见了熟悉的东西。于是他什么也没有问。

 

“乔-艾尔和劳拉-艾尔。以及如果你好奇的话,卡尔-艾尔。”克拉克说。“这是他们为我选的名字。”

 

他们路过了克拉克的日记本(“别偷看,布鲁斯!虽然我知道你并不认识上面的文字……”),又路过了外星动物园(“对于你这种喜欢捡宠物回来养的习惯我们需要谈谈,克拉克。如果不慎跑出去一只,好一点是侏罗纪公园,坏一点就是异形了。”),最后来到庞大的孤独堡垒电脑前。克拉克开始动手操作输入,全息投影屏幕上飘过一片片布鲁斯只在刚才的日记本上见过的文字。奇特仪器伸出长长的机械臂,开始在他们身上戳戳画画。

 

“我请堡垒也帮你做一个全身检查,布鲁斯。你也喝了那东西。”克拉克举起手,好让机械臂透视他的胸腔。“只需要五分钟,然后我们就可以去吃早饭了。”

 

“我只希望食材依然是地球出产的。”布鲁斯睁开眼,允许机械臂检查他的瞳孔。“而不是又一次太空旅行带回来的纪念品。”

 

“刚才的茶不好喝吗?爸和妈明明都挺喜欢的。”

 

“他们真的十分爱你,克拉克。”

 

布鲁斯的身体被证实一切正常,而克拉克也没被查出有什么问题来,只是在身体四周探测到非常不明显的未知能量微扰。计算机开始检索来源,布鲁斯则对着显示结果陷入沉思,接过机器人送来的鸡蛋火腿三明治时也依然全神贯注地盯着全息屏幕。

 

克拉克大口嚼着自己的那一份松饼;虽然这里是孤独堡垒,但既然身边有人,吃饭的时候也希望稍微不要那么孤独一点。他努力思索出一个听起来没那么生硬的话题。

 

“所以,你觉得这里怎么样?”他问完,觉得自己达到了没话找话的巅峰。

 

布鲁斯的眼睛没有离开屏幕。“令人印象深刻。”

 

两人陷入沉默,一时间只有布鲁斯咬在生菜叶子上时几不可闻的轻响。

 

“所以你经常来?”

 

克拉克过了几秒才意识到对方已经转过身来,手里的第二块三明治吃到一半。布鲁斯的找话题技巧让他感到稍稍安慰了一些。“想要休息的时候,就会过来。”

 

“不回农场吗?我相信在那里,如果你想的话,也可以一个人呆着。”

 

“不太一样。”克拉克想了想说。“就像你在蝙蝠洞里,虽然是一个人,但这种独处并不代表你在休息,对吧。监视频道永远在直播,信息永远在涌进来,电脑永远在运行,你也永远在工作。”

 

“你怎么知……哦,阿尔弗雷德。”布鲁斯用牙齿撕下一块粘着奶酪的火腿。

 

“你知道,那个晚上确实很漫长。我听到了几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克拉克说。

 

“好吧,好吧。我发现你起话题的能力不行,引开话题的技巧倒是很好。”布鲁斯捏了捏鼻梁。“不像是个记者,倒像是有经验的采访对象。”

 

“比如说超人。”

 

“没错。”布鲁斯的声音低沉下来。“超人——你是氪星遗孤,太阳之子,他们叫你明日之人,人间之神。你是天生的领导者,救世主,众人的焦点,太阳就是你天然的聚光灯。克拉克肯特——小镇出身,善良,老实,有时候甚至看起来有些笨拙,写出的作品倒是常常带有自己的见解,分析深刻,观点尖锐,但依然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有着闪光点但几乎毫无存在感的人。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你为什么会在意?”克拉克坐直了身体。

 

“这么说吧,面具戴久了,便会不自觉地想要研究别人的面具模式。”布鲁斯说。“而我对你很有兴趣。”

 

“那么你呢?你在募捐舞会上谈笑风生、八面玲珑,到了夜晚则化身恐惧、愤怒与冷酷。哪一个是真正的你?还是说两张都是你的面具?因为我认识的布鲁斯——虽然没认识两天——显然与这两者都有很大不同。”

 

“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识过蝙蝠侠的行事方式。”布鲁斯说。“没有亲眼见过。”他补充道。“说不定我现在才是在演戏。”

 

“为了什么?”

 

“为了骗过你,赢得你的信任,如果你出现了对人类不利的迹象,在适当的时候毁掉你。”布鲁斯平静地说;他的语调毫无感情,让人很难判断他是在说真话,还是在开玩笑。

 

克拉克看了布鲁斯长长的一眼。

 

“那里有一面镜子。”他朝身后的房间一指。“有魔法的镜子。”

 

布鲁斯发出短促的笑声。“我如果去照镜子,能看见什么?死去的父母站在我身边,还是口袋里落入一块大家都想要的石头?哦,等等,还真有一块。”他从口袋里把装着氪石的铅盒拿了出来,在克拉克眼前打开了盖子。

 

这是克拉克第一次亲眼见到这种绿色的小石头,而虽然不可能,他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各处爆发的剧痛在霎那间席卷全身,他感到皮肤一定是融化了,骨头一定在燃烧,血与肉都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而是被架在业火上炙烤。

 

布鲁斯在一秒钟内便迅速关上了盒盖,但是等克拉克喘着气从地上爬起来——他是什么时候倒在地上的——的时候,已经是三分钟以后。他死死地盯着布鲁斯,以及对方手里的小盒子。

 

布鲁斯把铅盒推到两人之间。

 

“现在呢?你依然放心把氪石留在我这里吗?”布鲁斯似笑非笑地问道。“它能要了你的命。”

 

克拉克皱起了眉头。他呼出一口气,把氪石推了回去。

 

“如果蝙蝠侠要对我不利,不会在之前把能够让我恢复力量的药剂交给我。而且你已经把计划全都告诉我了。”

 

“你就是不愿意相信我现在是演戏,对吗?”

 

克拉克咧嘴一笑。

 

“那面镜子叫做真相之镜。能让你看到最真实的自己。” 他平静地说。

 

“你照过吗?”

 

“没有。”克拉克承认道。“不过如果你敢去试试,我奉陪。”

 

两人对坐良久,没有一个人有起身的意思。

 

打破沉默的是开始播放的早间新闻。画面中,愤怒的卢瑟站在被封锁胶带拦起的莱克斯大楼前,对着镜头大声宣讲着。

 

“是超人。”卢瑟一遍遍地重复着。“还有谁能把别人的大楼撞一个洞?还有谁有这么大的破坏力?他,和他的同伙,都要为这件事负责!我不知道超人和莱克斯公司有什么过节,也许是我最近公开发表过让大家对他提高警惕的言论——看看,这就是原因!”

 

“我们倒是给了他一个好理由,来掩盖和黑帮勾结的犯罪事实。”布鲁斯评论道。

 

卢瑟依旧在激烈地声讨着,配上前一晚上路人的手机摄像——一个模糊黑影从莱克斯大楼上方破楼而出,伴随着轰鸣。

 

“我反正不后悔。”克拉克说。

 

卢瑟的声音是戛然而止的。他上一秒还在激情陈述,下一秒就被人掐住了咽喉。镜头伴随着尖叫声晃动了一会儿,又锁定了画面。

 

一身红蓝的超人正紧扣着卢瑟的脖子,毫不掩饰自己想要杀了对方的企图。

 

Chapter.17

 

01

从石中拔出此剑者,可弑杀恶龙,应加冕为王。

 

02

几乎从来不像那几位著名的同事一样喜欢把自己绞进大危机中的星球日报顶尖记者,罗恩·特洛普站在汉克与泰莉·亨肖的生前居所中,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非常麻烦的境地。

 

两位居所主人生前都是令人尊敬的宇航员。四个月以前,他们带着旺盛的科学探索精神一起搭载了莱克斯企业出资建造的太空梭前往太阳附近进行放射试验。特洛普依旧记得“石中剑”发射的那一天,夫妻俩站在同行的宇航员之间接受人们的欢呼与祝福,莱克斯企业名下的太空科学家在电视上向大家详细解说着此次行动是如何能够推动历史发展。然而这艘太空梭与亚瑟王一样的英年早逝;谁也没有料到的突然爆发的太阳耀斑把太空梭和代表人类希望(据莱克斯卢瑟所说)的伟大试验一起扔回到地面上。残骸在不久后被找到,而里面的宇航员却失踪了。

 

对于这件事,卢瑟自然是闭口不谈的——特洛普不知道在他那里吃了多少闭门羹。几个月以来的毫无进展让他几乎快要放弃这个头条新闻,在做出最终决定之前他希望能再次拜访失踪(其中泰莉已经确认死亡,其余人生还可能不大)的宇航员的生前居所,至少写出一篇动人的纪念文章。他现在正在亨肖故居中,不知道该不该感谢这个决定——无论谁站在这里,面对着满屋撕得粉碎的超人报道以及被美术刀划得无法辨认的照片,都会觉得这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而他确定四个月前,他第一次拜访这里时,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物件都不存在。

 

03

屏幕中的红蓝身影朝着镜头侧了个身,于是布鲁斯与克拉克看清了对方的脸。

 

他看起来像是超人与机器人拼接起来的奇妙混搭,掐着卢瑟脖子的手看起来是正常的氪星手,另一边指向围成一团瑟瑟发抖的企业工作人员的则是实打实连在肩膀上的钢铁激光炮。占据面部四分之三的金属头骨架和泛着红光的电子眼让布鲁斯觉得看到了现实版的终结者。

 

“超人果然是莱克斯集团制造出来的机器人。”布鲁斯一本正经地评论。“我就知道。”

 

“超人是货真价实的氪星人,谢谢。而且现在他就站在这里。”克拉克反驳道,忽然反应过来。“等等,你刚才是开了一个玩笑吗?”

 

布鲁斯没有回答。他正全神贯注于被勇敢的摄像师忠实直播在屏幕上的那个机械超人——先这么叫吧,以后再考虑取名的事儿——愤怒的言辞与过激的行为上。

 

“你必须为此负责!”机械超人从没有皮肤覆盖的口中咆哮着。“莱克斯卢瑟!”

 

“你是谁?”被掐住喉咙的卢瑟眼中喷射着夹杂着恐惧的怒火。“你想要做什么?”

 

机械超人收紧了拇指与食指;卢瑟的脸开始涨得通红。“‘石中剑’,听起来耳熟吗?”

 

卢瑟露出了恍然的表情;屏幕外的克拉克则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

 

“汉克·亨肖?”他用微弱的声音低念道。

 

“那个宇航员?”布鲁斯锐利的眼神落在克拉克震惊的脸上。“发生了什么?”

 

“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这一切悲剧都是超人造成的吗?”视频中卢瑟挣扎着为自己辩护。“是超人造成了太阳耀斑……是超人把你变成现在这样!”

 

“我有责任。”克拉克的声音有些艰涩。“他们在遇到太阳耀斑以后,因为受到辐射产生巨变。几名宇航员的身体一个接一个消失,有的人自杀了——无法承受这样的‘活着’。汉克在身体消失之际把思想传送到电脑里,控制了一台机器人,而已经备受打击的泰莉在见到机器人型的汉克之后,彻底崩溃了。她……”克拉克闭上了眼睛。“……从高楼窗口跳了出去。汉克从此便消失了,我没有想到会再次见面,还是以这种方式。”

 

布鲁斯希望自己可以不用继续问下去;他几乎能感应到克拉克辐射出的痛苦与自责。他明白强撑着的外表下是怎样的惊涛骇浪,因为这感觉再熟悉不过。但他也需要答案,而超人能承受这个。

 

“而太阳耀斑……?”布鲁斯紧紧追问道。

 

“之前与另一个人战斗时,为了阻止对方,我把他扔进了太阳。”克拉克很快恢复了镇定。“在泰莉去世之前,我曾与她确认过。导致太空梭坠落的太阳耀斑发生在这件事之前,虽然时间非常巧合的离得很近。但是我依然对此负有相当大的责任。我没能救他们。”

 

“就算是你,也不可能拯救所有人。”布鲁斯轻声说,眼睛转回到屏幕上。“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保证没有更多的人因为这件事死去了。”

 

“你应该去找超人,而不是来找我的麻烦!”呼吸越来越艰难的卢瑟依旧在试图说服对方。

 

“我已经找他复仇了!我拿走了他的眼,他的耳,他的能力,他的一切。我毁灭了他。”机械超人狰狞地挥舞着作为右臂的激光炮。“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但我知道我的愿望实现了……终于有神明听见我的祈祷了吧,我猜。你是下一个,而这次,我要亲手杀死你。”他继续收紧手指,激光炮对准了人群。“你和你的公司,都下地狱去吧!”

 

“不!”布鲁斯惊恐地看着屏幕;他脑子疯狂地转动,希望找到能在几秒中内化解危机的方法。他下意识地转过身,寻找身边的那个人。“克拉……”

 

一副眼镜被丢在克拉克原先站着的位置。连带着一管空掉的曾经盛有氪石反向合成物的试管。

 

他咬紧了牙齿。直播视频里,忽然凭空出现的超人一拳把正打算开炮的机械超人揍出了两条街。

 

04

布鲁斯同时感到难以置信、意料之中、松了口气和莫名愤怒。

 

他转身就往孤独堡垒的大门跑去。

 

“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大的笨蛋?”他在路过克拉克指给他看的真相之镜所在的房间时朝着里面喊了一句——反正现在堡垒里也没有活人能看见或者听见。“没错,克拉克肯特!”

 

他用最快的速度冲进了停在外面的蝙蝠飞机,一边启动驾驶程序,一边换上了备用的蝙蝠装,心里清楚他肯定赶不上。

 

那管化合物能让克拉克的能力恢复五分钟左右——最多不会超过十分钟。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四分钟,而驾驶蝙蝠飞机以最高时速去往大都会也需要五个小时。等他飞到目的地,迎接他的只会是克拉克已经冰凉的尸体——如果对方能好心留一具的话。

 

“没有人会因为这件事死去了。”蝙蝠侠重复着自己的话。“没有人,包括你,克拉克。尤其是你,克拉克。”

 

他需要个计划——该死的,蝙蝠侠永远都有个计划。他那精巧细密的多维广谱层递式思维机器必须如同往常一样运转,即使有一个名叫克拉克的小钢球在拨动机器的理智之弦上横冲直撞也是如此。

 

他打开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这并不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案,然而这是最快的。现在他无暇顾及其他。

 

“巴里艾伦?”他在对方一接通的时候就迅速说了下去。“我是蝙蝠侠。……还能有几个蝙蝠侠?唯一的那一个。……你的问题问得太快了,而且我没有时间解答。听着,你能帮我一个忙,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指定的坐标吗?穿暖和点,闪电侠。北极很冷。”

 

Chapter.18

 

01

作为一个被阳光宠爱的城市,这是大都会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晴天。星球日报社标志性的圆球把光芒折射四散出去,笼罩着下方的车水马龙和被来去匆匆的人群惊扰的广场鸽。运气好的话,抬头能够看见穿梭于成群的飞鸟间的红蓝身影;运气不好的话,不用抬头就能够看见红蓝身影擦着鼻子尖呼啸而过,与之同时而来的一般是外星怪、碎石、轰鸣和大地的震动。

 

今天可能是个特别幸运,或者是特别不幸运的日子。公园里的冰淇淋摊主在一个红蓝身影从摊前飞过、砸到地面上之前熟练地蹲在车后挡住身体,抬头却看见了另一个红蓝身影背着阳光,有如天神一般俯视战场。

 

“抱歉抱歉,没控制好。”天神说。“你没伤到吧?我们马上就离开。”

 

机械超人从地上的深坑中爬了出来,左手把一块碎石捏成了粉末。两只眼睛,无论是电子眼还是正常的人眼,现在都是一片血红。他怒吼着蹬地飞起,被超人在躲过第一轮攻击后攥住了激光炮化的右臂,火光四射,钢铁炮口发出吱吱呀呀的悲鸣。超人的另一只手抓住对方的头骨,捂住开始聚光的右眼,在热视线近距离击中手掌、又弹射回机械超人的眼睛时,闷哼了一声。机械超人则惨叫着在空中挣扎,被超人拦腰扔到人烟稀少的城郊。

 

在他们离开后,冰淇淋摊主从车后直起身,把因为震动掉在地面上的甜筒捡起来,撕碎了扔给四周盘旋的广场鸽。

 

02

“我依然不敢相信,你居然知道我的身份。”

 

闪电侠揉了揉酸痛的肩膀,一只手遮在眼前,挡住大都会刺眼的阳光。“我以为我已经很低调了,掩饰得也很好。”

 

蝙蝠侠靠在墙上,整理着自己的装备,哼了一声。不远处传来战斗时的闷响,被震动波及的墙灰簌簌落在蝙蝠侠的肩头。

 

“你听说过我——蝙蝠侠听说过我——而你从来没想过要联系一下吗?比方说,合作什么的?”

 

“我习惯单独工作。”

 

“但你和他明显是组了队的啊?”闪电侠用手一指飞到了天上,对着下方被楼挡住的某处进行热视线攻击的超人。“还特意要从北极赶过来帮他。说到底,为什么你和超人认识?什么时候搭上线的?你为什么会在北极?我们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计划是,我来解决问题,你回去上班。”蝙蝠侠直起身,调整着抓钩枪。“你已经迟到了。”

 

闪电侠看了眼时间,暗骂了一声。“我不知道你们在对付什么,不过你确定你们没问题?”

 

蝙蝠侠射出了抓钩。“谢谢你今天能来。注意中心城最近的动向。保持联系。”绳索收缩,带着他荡了出去。

 

闪电侠挠了挠脸颊。“虽然你没留联系方式,但是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好……吧……?”

 

蝙蝠侠落在战场上方的屋顶上时,机械超人正用脚踩在超人的背上,反手撕扯着超人的上臂。他身体的机械部分看起来被超人毫不留情地攻击过,裸露的电线断口滋滋作响,迸出火花。蝙蝠侠瞄准腰间那处破损,掷出一枚蝙蝠镖,同时看了一眼时间。

 

六分十七秒。他可以猜想到超人的临时能力就算没有消失,一定也开始减弱了。在蝙蝠镖插进目标的那一刻,他张开披风,精确地落在机械超人背部,用脚狠狠地把蝙蝠镖踩了进去。在闪了一下后,蝙蝠镖中喷出酸性液体,在钢铁表面腐蚀出白烟,一时电流四蹿,火星飞溅。

 

四肢被暂时麻痹的机械超人不得不放开了超人,踉跄着倒退几步。蝙蝠侠按着他的肩膀从他的身后翻到身前,落在跪在地上的超人前方。机械超人飞到空中,一只手捂着被蝙蝠镖击中的地方,红光开始在眼中聚集。

 

“你还好吗?”蝙蝠侠把超人从地上拉起来,眼睛紧盯着机械超人的一举一动。

 

“挺好的。”超人扶着蝙蝠侠的肩膀,想把他往自己身后拽。“我……抱歉,蝙蝠侠。”

 

“没有什么值得道歉的。不过关于这一点我们要谈谈。”蝙蝠侠说。“如果你还有力气的话,能把我送往高处吗?”他从腰带暗袋里掏出了铅盒。

 

超人瞬间明白了他的意图。他点了点头,把双手交叠,在蝙蝠侠跳起落到他的手上时用力往机械超人的方向甩了过去。蝙蝠侠如同炮弹一般弹射向空中的机械超人。他打开铅盒,把氪石攥在手里,一拳把机械超人打回到地面上。蝙蝠侠披风大张,俯身落在对方身上,手里依然拿着氪石。

 

“你为什么会有超人的能力?”蝙蝠侠踩在机械超人的钢铁左手上,把氪石朝着他又逼近了一些。“你对超人做了什么?”他使用出他最慑人的嘶哑声音逼问着。

 

“我在他的母舱中拿到了DNA,与电子部件一起组建了这具新身体。”机械超人扯出一个笑容。“我不知道那边那个人是怎么弄回能力的,但现在他显然是个撑不过十分钟的赝品,不是吗?原先的超人已经死了,没有可能回来了,我向你保证这一点。我已经取而代之了,我现在才是真正的超人!”

 

“你不是。”蝙蝠侠感到一阵冰冷的愤怒从心底爬了出来。他镇定而有技巧地打击对方的面部和胸腹部,直到对方再也无法从地上爬起来为止。他的呼吸依旧平稳,握着氪石的手却稍稍有些颤抖。他还想继续攻击,手却被抓住了。

 

“停下吧,蝙蝠侠。”超人轻声说。他显然在忍受着剧痛,豆大的汗水从他额前流下,顺着苍白的下巴滴到地面上。不知道是受到氪石影响,还是能力消失,他的力道很轻,轻到蝙蝠侠可以随时甩开他。

 

但是蝙蝠侠没有这么做。

 

警笛声从远而近传来。蝙蝠侠抬起头,看见闪烁着警灯的车队与卢瑟的专车正向他们逼近。他用钻石刀在氪石上切下一小块,扔进机械超人的制服里,转身离开。

 

“我……就说……你是赝品吧。”机械超人对着面前的超人说。他又一次微笑起来。“你再也……不能……去害人了……”

 

“我很抱歉,汉克。”超人的眼睛里流露出悲伤。

 

“他不是赝品。”已经离开几步远的蝙蝠侠头也不回地说。

 

“那就……试试看?真正的超人……比子弹还快。”机械超人举起了在没人注意到时变化为枪的机械手。

 

他瞄准了超人的胸膛。“你能……快过……子弹吗?”

 

这一秒钟的时间仿佛被生拉硬拖成一个小时。蝙蝠侠转回身,看着如同慢动作一般的场景:机械超人在最后一刻变转方向,子弹从枪膛中旋转着朝蝙蝠侠飞了过来。超人伸出了手,披风在他身后飞舞。

 

而事实证明,无论有没有能力,超人做到了比子弹先抵达蝙蝠侠身边。

 

03

他被重重地推到地面上,红色的披风覆盖了他整个上身。蝙蝠侠翻过压在他身上一动不动的沉重身体,双手颤抖地在对方身上摸索,直到摸到一片湿润。他抬起手,眼前是熟悉的血红。

 

多么似曾相识的场景。

 

子弹从超人的背部正中打入,擦过心脏,穿透他的右肺叶后从身体里穿出,卡在蝙蝠侠的胸甲上,头部一半没入了蝙蝠侠的身体。他没去管它,扯下自己的披风堵住超人的伤口,手指探到超人裸露出的颈动脉处。

 

他的手指抖得要命——这不像他,很不像他——很难判断超人的脉搏,于是他又把手伸到超人的鼻子下方,想要查看对方的呼吸。结果却让他的心脏几乎停跳。

 

超人没有呼吸了。

 

“你一定在跟我开玩笑,克拉克。”他低声说,一只手垫在超人的脑后,一只手捏住了对方的鼻子,然后像他千百次训练过的一样,俯身贴住了超人冰凉的带着铁锈味的嘴唇。

 

他不敢做按压,只能一次次地哺过空气,然后把耳朵贴在对方的胸前听着心跳。他感到自己徘徊在绝望的边缘:克拉克的呼吸没有重新启动,心跳却慢慢停滞下来。

 

“不行,你不能这么做,克拉克。”他对着超人毫无生气的脸命令道。

 

机械超人在远处似乎说着些什么,然而蝙蝠侠一句也没有听见。警车已经开到他们战斗过的空地边缘,他也没有理会。他望着超人带着血的脸——表情是那么平静而自然——从对方的口袋里翻出来一个试管。

 

蝙蝠侠总是有办法的,不管这个计划他喜欢还是不喜欢。

 

他抬起超人的头,从微启的唇齿间喂给对方紫色的液体。如果他想要超人活命,那么只有激活细胞来修复如此致命的伤口。他可能会为此后悔,但他只希望这次能够赌对。

 

他闭上眼,把空试管砸碎在地面的石块上,握紧了拳头。

 

一只手抚在他的面具上。他睁开眼睛,对上了一双在大都会阳光下蓝得惊人的双眼。

评论(8)

热度(202)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