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皇家同花顺 Royal Flush(chapter 10-12)

Chapter.10

 

01

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是他认识的那一个了。

 

像是被打翻在午饭餐桌上的玩具箱,所有的物事偏离应有的位置,在混乱中打滚。从漫画书中升起的残月照亮了屠杀现场,骨架们欢快地跳进油锅中。而不管是认识的人,还是不认识的人,每个人都是不可理喻的奇怪模样,并且心安理得,并没有觉得哪里有不正常。

 

但他却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他的脑子里像是塞了一块沉重的海绵,贪婪地吸收他的思考能力。他的手脚沉重,如同被铁链锁住。而他被迫观赏一幕幕荒诞无稽的小品剧,那个人一遍遍的家破人亡,以及小巷中无穷无尽的枪响。他想要尖叫,嘴巴却被缝住了。耳边是疯狂的笑声,而这居然是他在这个世界里唯一熟悉的事物……

 

布鲁斯猛然惊醒。冷汗打湿了短发,一绺绺贴在额头上。

 

他的视野里一片漆黑,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药物作用下的大脑晕晕沉沉,无法分清现在是梦境还是现实。他像是缺氧一般大口喘着气,不顾干燥喉咙的刺痛。腰部隐隐的疼痛开始增强,从那一处辐射出的无力感笼罩全身。昏沉中他想要坐起身,四肢却沉得抬不起来。

 

“别动,别动。你没事的。”

 

有人在轻声安慰着他,用毛巾擦去他的冷汗,又喂给他几片冰块。融化后的冰水滋润了他感觉如同砂纸一般的喉咙。那人伸出手,稍微加大了点滴中吗啡的剂量。布鲁斯很快便难以抵挡疲惫和药物影响的双重作用,重新陷入黑暗。

 

02

他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在楼上的卧室里,室内已经洒满阳光。他紧皱着眉头,想要伸手遮住光线,却扯到了点滴线。

 

“早上好,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把窗帘稍微拢了拢,使阳光不再直射到布鲁斯的脸上。“您之前说的没错,这晚上可真漫长。”他端着一杯加了柠檬片的水走过来,放在床头,拿出体温计放入布鲁斯口中。“您昨晚有些发烧。虽然已经给您注射了破伤风疫苗,莱斯利医生依然有些担心。”

 

“克拉克呢?”布鲁斯嘴里含着体温计,沙哑地问道。“他还好吗?”

 

“他很好,少爷。肋骨有些淤青,有轻微的脑震荡,不过CT检查表明没有更严重的脑损伤。克拉克少爷是个令人喜爱又有礼貌的年轻人,很助人为乐,会照顾人,和他交谈也十分愉快。十分钟前他还坐在这里,读着今天的晨报,只是在看了头版头条以后就脸色苍白地喊着‘天啊,我把吉米给忘了,佩里肯定要杀了我,我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跑出去打电话了。真是令人感到十分痛心。”他取出体温计,显然对于上面的数字很满意,又扶着布鲁斯坐起,在他身后垫了两个枕头。

 

“阿尔弗雷德,你才刚认识他,这一段话里对他的赞美快要超过对我十年份的了。”布鲁斯接过老管家递过来的水,一手摊开克拉克刚才读过的报纸。文章中心赫然是蝙蝠车从冒着浓烟的废墟中冲出重围的照片,配着标题《蝙蝠侠与大都会银行爆炸案有何关联?》和字号并没有小到哪里去的副标题《目击证人声称超人也出现在现场》。

 

布鲁斯了然地“啊”了一声。

 

他把文章读到最后时,克拉克出现在卧室门口,整个人看起来垂头丧气,无精打采,在看到清醒着的布鲁斯时才稍稍振奋了一点精神。

 

“啊,你醒了。”他走进门,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仔细瞧着布鲁斯的脸,仿佛在确认那上面写着生命才放心。“听着,我得回大都会了。在走之前,有些话得跟你说说。”

 

阿尔弗雷德收起布鲁斯手里的水杯。“我在厨房里还有些事情要照料。”他波澜不惊地宣布道。“如果您需要我,先生,铃铛就在您手边。”

 

“佩里生气了?”布鲁斯把视线转回克拉克身上。

 

“气疯了。”克拉克苦笑了一下。“吉米逃出去以后到处都找不到我,电话也联系不上,以为我被压在废墟下面了,在警戒线外和救火员和警察你来我往到大半夜。要不是佩里亲自去找他,他估计得一直磨嘴皮到我打电话过去为止。刚才是露易丝接的电话,我刚自报家门,那边的声音差点把我耳朵给震聋了。‘你跑到哪里去了,小镇男孩?!我们都在商量给你挑墓志铭了,知道吗?!伤得重吗?在哪家医院?’”克拉克惟妙惟肖地模仿对方发怒时尖锐的声音,引来布鲁斯的短笑。“这不好笑,布鲁斯。这完全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他们白白担心那么久。”

 

“你有一群很好的朋友,克拉克。”布鲁斯轻声说。

 

“我很幸运。”克拉克说。“不过在知道我没事了以后,佩里的态度立刻公事公办起来,表示我们有一位记者身在现场,第二天的头条居然是别家报道的,是可忍孰不可忍……总之,我也该回去露个脸,让他们别再担心了,再写篇社论啥的。”

 

“你打算编什么理由来解释你消失了一晚上没消息?”布鲁斯问道。

 

“总能混过去的,就像之前每次那样。”克拉克耸了耸肩。

 

“这算工伤,你可以休假几天。”布鲁斯半开玩笑地说。

 

“报社那边需要盯着点。”克拉克看着自己的手说。“你也知道,我现在……没办法远程监控事情的动向,而如果又有什么新进展,我希望第一时间知道。”

 

“你是说恐吓信?我买下星球日报的一个原因的确是想要控制信息流出。那封信的目的有可能是警告,发出者是敌是友很难判断;或者是炫耀,后面的人很有可能是你目前状态的元凶。我最不希望看到的目的则是交流,有人得知了超人失去能力的信息,想要以某种方式在圈子里传递,这时候我就不能允许……”

 

“布鲁斯,布鲁斯。”克拉克伸出一只手,打断了布鲁斯的分析。“这就是我想要和你谈的。关于我失去能力的事,不要插手,好吗?”

 

布鲁斯望向对方,想从那双蓝眼睛里读出什么来。

 

“你想说这是你一个人的事?别忘了,事关小丑,我不可能撒手不管。”他冷冷地说。

 

“我没有把你排除在外。我的意思是,我不希望你试图插手去控制事态的发展,或者想要扭转什么局面。我只是想要以我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我想要他们继续行动,以便找出他们露出的马脚,我也不介意他们找上门来,和我当面对峙(“你在把自己当饵。”布鲁斯平静地指出。)……我会小心的,不过没错,我也不希望这边无法预测后果的行动(“你在说我吗?”布鲁斯愤怒地指出。)让他们转变目标。我不希望对方在发现蝙蝠侠也深入其中后,转而对付你。小丑已经够棘手的了,加上这些太危险了。”

 

“什么事情,或者什么人,会只对蝙蝠侠危险,而对一个失去能力的超人不危险?”布鲁斯讽刺地问道。

 

“你对外星人有什么了解,布鲁斯?你连对我的能力估计都不太清楚。”克拉克说。“这很有可能是你根本无法想象的战争。”

 

“NASA的火星探测器还是我出钱赞助的。”布鲁斯毫不示弱。“你猜我知道多少。”

 

“好吧,好吧,你不要激动。”克拉克举起双手。“我们各退一步。就像以前那样,依旧大都会的事情我负责,哥谭的事情你来负责,怎么样?你可以去追查小丑,我来对付恐吓信的幕后黑手。但是我们这次信息共享,及时联络。”

 

“如果到最后发现这些案件的背后是相连的呢?你会依然拒绝合作吗?”布鲁斯追问道。

 

“我没有……好吧,如果真是那样,我不会拒绝。”

 

阿尔弗雷德非常及时地回到楼上卧室,把洗干净熨烫好的超人制服交给克拉克。克拉克礼貌地谢过老管家,和两人道了别之后就离开了。

 

“好嘛,我反正也没有特别想要合作,这不是我的风格。你回你的大都会,我过我的哥谭桥。”布鲁斯盯着克拉克消失的门口,自言自语道。

 

阿尔弗雷德忙着调整点滴流量,拒绝发表评论。

 

“阿尔弗雷德,帮我找秘书确认一下大都会莱克斯音乐厅开幕首演音乐会的邀请票,我忽然又有兴趣了。”布鲁斯无视老管家看向他的一个个富有深意的眼神,指示道。“再帮我把克拉克的血液标本分析结果拿上来。”

 

Chapter.11

 

01

等克拉克意识到不管这样坚持多久,煎锅里的早餐也不会熟时,他已经盯了它们整整一分钟了。电磁炉的火候没有热视线控制的得心应手,他只能就着冰橙汁囫囵吞下全熟的鸡蛋和半生的香肠。他忧伤地拿出新买的刮胡刀、剃须膏和须后水,走进了浴室。

 

淋浴后,他给自己留足了时间来适应并不顺手的剃须过程,虽然最后依然刮破了几处。他用纸巾擦去血滴,觉得自己应该记录下这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刻。

 

那次事件之后第三天,除了依旧不太需要食物和睡眠,他彻彻底底成为了一名普通人。他听不到十米外人们的私语,会被复印纸割伤手指,推旋转门时再也不用控制力道以免弄碎玻璃。浪漫点说,他现在终于可以用全身的力气来抱紧他的爱人。

 

当然,那是如果他有一位的话。

 

02

露易丝是在上午喝咖啡的休息时间找上他的。她朝茶水间走去时克拉克正背对着她往咖啡里倒全脂牛奶,而此时他的手机铃声适时响起。电话来自于一个不认识的号码,他犹豫了一下,依然选择了接听。

 

“你好,克拉克肯特,星球日报社。”

 

“这两天有什么新动向吗?”电话另一头,一个低沉的男声没头没尾地问道。“因为你一直没有联络,而我需要知道事态发展。在回答之前先确认一下周围有没有人,以及这通电话虽然经过加密,但并不完全保险,所以不要透露任何细节。”

 

“蝙……布……?!”克拉克手一抖,往马克杯里倒了整整半盒牛奶,溢出的咖啡——现在应该叫咖啡味牛奶——流得到处都是,他只好手忙脚乱地去拿卫生纸吸水,在转身看见露易丝笑眯眯地站在那里时差点把手机扔出去。“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号码?”他压低声音,嘶嘶地问道。

 

“老板知道员工的号码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布鲁斯反问道。“而且你把我给你的通讯器扔了。”

 

“因为……这不……好吧。”知道自己赢不了的克拉克背对着露易丝捂着嘴巴小声说。“露易丝在我身后,所以不能说太多。我这边没什么消息,这反倒很奇怪,对吧?你还好吗?”

 

“再好不过了。哥谭也是一样风平浪静。”布鲁斯回答道。“我这里有一份报告,你需要看一下。但是你的电子邮箱没有经过加密,无法信任,我不能远程传给你。”

 

“我想你也不会答应用dropbox或者iCloud吧。”克拉克开玩笑地说。“我会尽快去哥谭一趟。”

 

“我来解决这个问题。”布鲁斯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克拉克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抬起头便看见露易丝用暧昧了然的目光看着他。

 

“……不是你想的那样……”克拉克无力地说。

 

“随便你怎么说。”露易丝没再多问。“听着,如果你今晚没有安排的话……有吗?确定?很好。虽然不太好意思让你再加班,但是你得陪我去个地方。很多名流都会到场,吉米要负责拍照,我们需要两个记者来保证从每个人嘴里都能套点话。特洛普一直在追踪报道莱克斯公司那艘航天飞机的事儿,阿姆斯特朗请了病假。朗巴德……你知道我不想带朗巴德。”

 

“让我提前准备一下提问就行。”克拉克拿出口袋里的笔记本。“都有谁会来?”

 

“卢瑟的活动,开幕音乐会后的慈善舞会。演艺圈那边自然是老一套,当红炸子鸡们。至于商业领域……我拿到的名单里包括摩根·埃奇,富兰克林·斯登,西蒙·斯塔格,泰德·科尔德还没确定下最后行程,哦还有布鲁斯·韦恩。”

 

克拉克的钢笔尖戳透了纸面。

 

03

最后一段和弦在音乐厅内余音绕梁,消失在人们雷鸣般的掌声中。大都会爱乐乐团指挥站起来朝着观众席示意致谢。

 

“真是太美了。”坐在布鲁斯身边的超模赞叹道。

 

“当然了。”布鲁斯随口答道。

 

音乐会后的慈善舞会被选在另一处地址,红毯与闪光灯一路延伸到室外台阶下,那里停着一辆接一辆的加长版豪华轿车。

 

布鲁斯远远地就看见莱克斯卢瑟大跨步朝他走了过来,便找了个借口摆脱想要和他同乘的模特,转身回到自己的车里。他故意慢了一拍,门在半关上时正好被卢瑟的手挡住,后者并没有征求主人的意见便钻了进来。

 

“布鲁斯!好久不见。”打招呼的同时卢瑟已经环视车内,把剩了一半香槟的酒杯,散落的牌和筹码,以及剩下一半的包着可疑草叶的贵重纸卷看在眼里。“已经先派对上了?”

 

“谢谢邀请,莱克斯。”布鲁斯半不情愿地和卢瑟握了握手。“你又是来跟我谈关于跟政府合作的机器人士兵项目吗?拜托,就今天一晚上,让我休息一下喘口气。”

 

“我们的确需要你的合作,布鲁斯,核心技术的专利掌握在韦恩集团手里。”卢瑟陷在软垫里,一只脚翘在另一边的座椅上。“你知道我们的回报有多优厚——如果你认真看了我们发过去的协议草稿的话。不过,这个话题可以留到舞会上继续讨论。”

 

“或者是为了你试图强行收购的科尔德工业子公司?”布鲁斯假装思考了一下。“这个并购案最近可是闹得沸沸扬扬。”

 

“他们早就在去年把这家子公司给分离出去了。这本来是一个简单的收购,直到韦恩集团忽然跑出来做白骑士。我不记得在此之前你对于军工有表现出特别的兴趣,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让我不懂的是,奎恩工业也要来插一杠子。不是有传言说他家要减少接受军工产品订单吗?你们联手了?”

 

“这是你没邀请奥利弗的原因吗?”布鲁斯托腮问道,强压下嘴角的笑意。“他好像很不开心。”

 

“好笑吗?我只是希望你不要一时兴起,为了好玩去做不必要的事情,导致大家都不想看到的后果。”卢瑟富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不过,这也不是我想说的。”

 

“总不会是你那架失事的航空飞机吧?让我想想,叫什么来着,湖中仙?”

 

“石中剑。不,当然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关于超人。”

 

“哦,那个红蓝版本的蝙蝠侠吗?大都会人人都无法停止谈论他,你没有必要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布鲁斯兴致缺缺地问道。“他怎么了?”

 

“布鲁斯,布鲁斯。”卢瑟用上了自己最循循善诱的语调。布鲁斯不得不在这方面给他以好评和赞扬。如果他想的话,卢瑟会是一位几乎战无不胜的演说家和说客。他是一位有谋略的商人,天生的政治家,洞悉人心,而又极其精明,野心和他著名的自我一样体量惊人。

 

“你既然听说过他,那你一定对他能做到什么有大致了解吧?事实是,他至今为止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远不及他真正力量的万分之一。媒体上说他能快如子弹,强如车头,一跳便可跃过一栋摩天高楼?不,他拥有的是毁天灭地的力量。你想想如果一枚核弹有了自己的情绪与思想,晚上还有几个人能睡得着觉?他声称他是英雄,没有恶意,也不要求任何回报。你我最清楚不过,人是会变的,何况我们对其一无所知的外星生命。如果哪天他开始要求回报了呢?如果他的胃口越来越大呢?当他发现了权力的乐趣,决定要坐到那王座上时,我们有能力反抗他吗?当整个地球都必须臣服与他,而他可以对世人随心所欲时,一切都已经晚了。你能接受这个世界的未来,全部听凭于一个人的良心吗?再善良的人,内心也会有邪念闪过。普通人做不了什么,而超人可以带着整个世界给他陪葬。”

 

布鲁斯一言不发。他的眼睛中流过不明的情绪,可能是窗外灯光的流彩;而卢瑟把这当成是阶段性的胜利。他决定再推一把。

 

“你说你不喜欢军工业,不想插手战争?超人本身便是战争,布鲁斯。他声称是被美国人抚养长大的,接受了美国的主流价值观,现在站在美国的立场上,所以在你们眼里一切依旧歌舞升平。假设时间向前移动四十年,这个外星人来到地球的时候第一站是苏维埃的红场呢?十个‘星球大战’计划,恐怕也无法招架他。”

 

“电影挺好看的。”布鲁斯插嘴说。“我是说星球大战。”

 

“人类需要一个方法,来制衡这股势力。”不喜欢被打断的卢瑟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而你我作为人类精英,有责任为世人找到这个方法。自从超人出现后,莱克斯公司就在研究超人的秘密。我们推翻了无数的猜想,而今终于有了突破,但需要你们研发部门的全力支持。超人有弱点,布鲁斯,帮助我,帮助这个世界。”

 

“超人之踵?”布鲁斯靠在椅背上,嘴角带着笑。“我好奇他的弱点是什么。”

 

轿车滑行到指定场馆前,无声无息地停了下来。卢瑟拉开门,自己先跨了出去。

 

“只有你答应合作,我才会向你透露更多信息。商业机密,你明白的。”他探回头,补充道。“考虑一下,好吗?一会儿见。”

 

布鲁斯带着坏笑,朝他比了一个瓦肯举手礼。

 

“愿原力与你同在,莱克斯。”

 

Chapter.12

 

01

他与露易丝在名流们抵达前便早早熟门熟路地占据了大厅内的战略位置。莱克斯卢瑟入场时身边一片骚动,话筒递上的速度丝毫不逊于相机的闪光,而露易丝毫无意外地获得了第一个提问的机会。克拉克于是自然有理由把目光集中在随后下了同一辆轿车的另一人身上。

 

然后便几乎无法移开。

 

他为自己找着借口:他需要时刻关注对方别忽然晕倒在所有人面前,因为布鲁斯前两天才差点失血而亡;布鲁斯领结的颜色和眼睛很搭配;他有义务调查布鲁斯都与哪些名流接触,从最细微的风影中捕捉可能的商业动向;布鲁斯在人群中如鱼得水,每个动作都经过了肌肉的精细调控,优雅流畅让他想起黑夜中的暗影;他从未近距离见过布鲁斯在另一个身份下的表现,而作为临时凑起来的盟友,他必须深入了解对方的方方面面。

 

心底一个声音在忠诚地告诉他,对于一个刚认识没两天的陌生人,即使对方留给了他深刻的初印象,他对布鲁斯的关注依然似乎有些多过了头。

 

而布鲁斯在刚进门的时候,目光便在闪光灯的围剿中突出重围,从人群中把他挑了出来。

 

作为拥有双重身份的超级英雄,表演是他们同上的主修课,伪装是他们共享的老朋友。在不引起别人注意的同时用眼神和小动作交流对于他们并非难事。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所有地方,星球日报缺记者吗?

 

布鲁斯正与摩根埃奇交谈甚欢,一只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另一只手则在桌布的掩护下看似随意地画着弧线。

 

-你才是,每个采访目的地都能碰见你,哥谭缺总裁吗?

 

克拉克正在本子上奋笔疾书西蒙斯塔格刚才发表的一通关于自己被猪面教授绑架事件的看法。他皱着眉头写下斯塔格对于解救者蝙蝠侠一系列的负面评论,一边不忘在暗中打着手语。

 

他莫名地觉得这很有趣,而心中那个声音又在固执地向他指出,他似乎有些过于乐在其中。

 

克拉克在能找到的第一个机会,也就是布鲁斯终于打发完周围的一圈人、露易丝和吉米也消失在人群中的时候,便以最快速度沿着最短距离朝目标走了过去。

 

“韦恩先生!” “克拉克肯特,星球日报社记者。”他伸出手去,眼睛紧随着对方目光而移动。“你这时候应该躺在床上,布鲁斯。”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

 

“不着急,我还没有找到今天晚上的猎物呢。”布鲁斯挑起眉毛。“忽然对娱乐新闻感兴趣了吗,肯特?”

 

“那要看韦恩先生会把科尔德子公司收购案归纳到哪一块版面上去了。战略防御系统可并非儿戏,对吗?”克拉克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刚才,几乎所有媒体都捕捉到了您与莱克斯企业总裁莱克斯卢瑟同车而行,相谈甚欢,这是否说明两家公司因为此事而不和的传闻不攻自破?”

 

“哦,这都要怪奥利弗。”布鲁斯毫无愧疚之心地把责任推到远在星城、没法反驳的人身上。“是他怂恿我这么做的。他和那家公司的股东有些私交,自己现在又有些不方便出手,而也怪莱克斯做得太绝,我才决定帮个忙。况且,这家子公司只拥有一条外骨骼装甲控制芯片生产流水线,值钱的顶多就是快要过期的几个专利。这样的生产线莱克斯企业少说也有五六条,不缺这一家。不过你知道,莱克斯迷恋这些玩具,尤其喜欢搞一些大家伙。要我说,政府怎么也用不到他正在折腾的那些奇奇怪怪玩意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自己组建个军队,去对付什么未知威胁呢。”

 

“那么韦恩公司会与莱克斯企业合作吗?”克拉克问道。

 

布鲁斯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我和莱克斯的私交,啊,你也看到了,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至于韦恩集团那边,任何决定——合作或者竞争——都是为了集团的发展目的着想,而韦恩集团的目标一直都非常明确,那就是哥谭的改变。此类决定会在董事会上做出,我个人无法在此发表意见。”

 

“我明白了。”克拉克记录下最后一笔。“我可以引用您吗?”

 

“如果你觉得合适的话。记得先把之前的备份了。”

 

他们最后又礼节性地握了一次手,这次克拉克感到手心里被塞进了一个细小冰冷的硬物。他在布鲁斯走远之后打开握着的拳头,里面躺着一个黑色的USB盘。

 

02

大概是脑子里一直转着布鲁斯最后那句奇怪的话,克拉克在回到家后准备把U盘插进笔记本电脑前莫名福至心灵了一下,把电脑里重要的稿件都备份到硬盘里。他十分感谢自己一时的谨慎,因为在插入U盘后,他的电脑里所有东西瞬间都被抹得一干二净,在他还没来得及丢出F炸弹的时候又擅自加了三道锁。

 

“真有你的,布鲁斯。”克拉克花了足足十分钟时间来让说服电脑“坐在电脑前的克拉克是唯一的真正的克拉克”,而所有的抱怨在文件出现在显示屏上时都被忘在脑后了。

 

这是他的血液样本分析结果报告。白细胞提取出的DNA序列对比检测表明他体细胞内依旧是与人类迥异的氪星基因,所以他还是一个完完整整的氪星人。在显微镜下的离体一段时间的血细胞显示出异常的活性,刚从克拉克身上取得的样本则与正常人无异。结论是他的身体健康,一切正常,超能力的消失与机体功能没有联系。

 

“——于是只能得出结论,这是一件在我认知范围外的建立超自然现象上的超自然现象。”布鲁斯在报告最后写道。

 

03

布鲁斯本来并没有计划这一趟夜游大都会莱克斯企业研发部门之旅,所以尽管从不离身的工具装备还算齐全,蝙蝠装却没有带在身边。不过,也算他恪守了自己对克拉克的诺言,不是吗?蝙蝠侠不插手。

 

逻辑学能拿满分的布鲁斯轻轻松松切开大楼侧翼摄像头死角处的玻璃,悄无声息地落在一尘不染的十层楼走廊上。他不慌不忙,知道在下一班守卫巡逻到他所在到位置之前还有两分钟时间,而他置换监控影像加上撬开第一道铁门密码锁也只需要五十秒钟。

 

在守卫经过刚才那道走廊时,他已经把铁门恢复原样,戴上了红外夜视仪。避过密集的侦测物体移动的红外线网给他造成了点小麻烦,腰腹部还未痊愈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不过直到他抵达第二道安全门处,一切依然进行顺利。

 

之前在舞会上从莱克斯企业研发部门副主管身上替换的磁卡帮他没费什么功夫便进入第二道门,在经过一排奇怪的铁柜后便通过一道气压门进入外围的实验室区域。这也是他今天的目的地;没经过更加缜密的侦查与计算,本人也并不在最佳状态,布鲁斯并不打算冒险去闯核心区。反正他总是要当回头客的,这份乐趣可以留到以后。

 

一进门,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他心里挥之不去。这是个几乎占据了大半楼层的开间,干净到过分,空气令人不愉快地停滞黏腻,看起来似乎与楼下的普通实验室并无二致。但仔细观察比较便可发现所有的实验记录都是使用严格加密的密文笔录,而布鲁斯在短时间内也无法破译出其中的内容。他把看起来比较重要的部分都拍了照,打算回去慢慢解密。

 

布鲁斯在实验室里花的时间越长,那种奇怪的感觉就越明显。最终他发现了。

 

虽然确实是笔录,但是他翻看过的所有纪录中相同字母的书写笔迹全部都一模一样。实验室里充满了以人类的力量很难操作的重型仪器,量器的精度也超出了人体操作能达到的范围。他跑回入口处,发现门与墙壁契合得严严实实,使出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撼动分毫。

 

这是一间无人实验室,所有的操作都由机器人来代劳。根据之前略显薄弱的防御系统来看,如果卢瑟要达到没有活人可以带着秘密离开这个房间的目的,便会在这个房间本身做些手脚。

 

比如在房间内充满对机器无用、只会对人体起作用的毒气。

 

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布鲁斯迅速戴上了呼吸器,之前无意识吸到的份量便只能寄希望于自己受过训练的抗药性身体素质。呼吸器的持续时间有限,回头路走不得,他只剩下一个选择。

 

潜入莱克斯企业的核心。

评论(9)

热度(220)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