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光影十字路 Light-crossed(Chapter 11)

01

克拉克从办公桌的第二个抽屉里拖出来一大袋小熊橡胶软糖,用手抓了满满一把塞进嘴里。他推开键盘,把脑袋重重地靠在桌沿。

 

他打开的文档是空白的,大脑更是一块被榨干所有水分的海绵片。他知道自己的不解、困惑、愤怒与不安从何而来,但是在此时却一点儿也不想要去回忆几个小时前的那段经历。然而那个黑色的身影在他的脑海里一直徘徊不去。他闭上眼,那片黑暗让他仿佛看见飞来的遮天蔽日的蝙蝠;他睁开眼,挂钟的时针与分针的夹角看起来像蝙蝠,白板上挂着的马克笔看起来像蝙蝠,咖啡机边上的小盆绿萝看起来像蝙蝠,长尾夹像蝙蝠,订书机也像蝙蝠。

 

他用脑袋在桌上梆梆地敲。

 

吉米被这声音吸引,蹬着转椅,一路转着圈儿,充满技巧地停在克拉克的办公桌边。“我们都明白的,”他同情地说,伸手从袋子里挑挑拣拣地抓克拉克的软糖吃,“被镜头拍到那种事,还得被迫揭开伤口,自己去写一篇深度报道……说真的,我觉得这次老编这次实在是不怎么讲究人道主义——他应该让你去接受PTSD心理辅导,而不是在凌晨六点打电话把你叫来详细描写你与哥谭王子的爱恨情仇……”

 

他嘴巴上说着,眼神却不住地往屏幕上飘,像是希望瞥到一两句让人浮想联翩的内心剖白。

 

“那不是重点……”克拉克闷闷地抗议。

 

“是啊,”吉米心不在焉地往嘴巴里丢软糖,“他脸挺好看的。我听说他擅长用那张脸蛊惑人心,专骗从堪萨斯农场去大都会寻求梦想的纯情记者。这么一想的话,你是高危人群。”

 

克拉克哀号了一声。在露易丝走过来的时候他直起身,用键盘挡住了桌子上被他的额头抵出的小坑。

 

“你看起来糟透了,”露易丝在打量了他十几秒后评价道,“让莲恩医生来诊断一下——神情恍惚,唉声叹气,整个人就像丢了魂儿(克拉克的手指错过了小熊软糖的袋子,从边上捡起一颗橡皮擦丢进了嘴巴,嚼了嚼吞了下去)……”她认认真真地告诉克拉克,“……你恋爱了。”

 

“你什么都不知道,露易丝。”

 

露易丝挑着眉尖,从克拉克手里抢过那一大包软糖,把剩下的全都倒进了自己嘴巴里。她把空袋子丢回桌上,双颊撑得鼓鼓囊囊地向克拉克掷去一个挑衅的眼神。

 

“好吧,不开玩笑。”她花了很久才把嘴里的东西全部咽下去,“虽然我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们会相信你所给出来的任何解释,就像是一直相信每次一出现紧急情况你就真的需要去洗手间或者扫帚间一样。但是,至少这一点我们是可以达成共识的——我们谁都不希望看到你受到伤害。”

 

克拉克觉得心里的愁云惨雾被稍微拨开了那么点儿。他几乎都不那么埋怨蝙蝠侠、也不那么为布鲁斯感到揪心疼痛了。他的内心矛盾重重,甚至开始生起自己的气——但是当他滑进战争世界的垃圾场,看见蝙蝠侠的手就要掐断小丑脖子的那一幕,他的确是有一种被背叛了的感觉。

 

这真的有可能是你单方面的一厢情愿,他努力地告诉自己。而且你真的一直不怎么喜欢他。

 

但是他似乎在长久以前——可能甚至是在他回忆能够触及的时间点之前——他就已经把对方看作是与自己一样的人。他远远地看着对方做出各种选择,就像是看着另一个自己。他们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时间点,而他们为同样的未来同样的期许咬牙挣扎。他们恪守同样的准则,捍卫同样的道德。这曾是他在调查案件直到深夜、独自一人路过24小时便利店去买一杯咖啡的时候感到安心的慰借。他试着去想象另一个城市的黑暗义警也许正在此时活跃于街头,用着克拉克曾在报纸上看到的各类小玩意儿。然后第二天,他总会得知一个差点破碎的家庭又得以团聚。

 

这并不代表他会在从不了解的陌生人身上倾注不切实际的想象力。然而他在关于蝙蝠侠的事情上的判断一向难以客观公正,就好像他无法像是对待其余案例那样,把情感抽离事实之外再加以决断。这一切都让他感到沮丧,心情灰暗得像是被蝙蝠翅膀遮住了阳光。

 

“我挺好的,”他告诉露易丝,回应对方关切的眼神,“没有人能伤害我。”

 

“可不一定。既然正好我们提起了这个话题……”吉米像是在说一件邪恶物件的埋葬地点那样压低了声音,“莱克斯卢瑟快要提前出狱了。他出来后,第一件事估计就是找你麻烦,克拉克,毕竟是你的报道把他送进去的。你提供了卢瑟与莱克斯儿童医院进行的人体试验之间存在联系的证据。”

 

“这时间可够短的。”露易丝有些厌恶地皱起了鼻子,“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他这次又用那些绿色的小票子打动了哪些人。”

 

“他的支持者一向不少,鼓吹这是人类发展道路上必要的牺牲,把他说得像个不为世人理解的先遣圣人。而且,他的律师们依然针对关键性的证据细节对克拉克穷追不舍。对我们不利的是,你什么也不记得了。”吉米看着他。

 

“只有一些片段。”克拉克说,他一直为此感到有些不安与内疚,“我想应该是那时候撞到脑袋了。那有一场爆炸。”

 

然而这理由可以让露易丝和吉米买账,却无法说服他自己。他知道普通的爆炸无法伤他分毫,而论坚硬程度,更有可能是他把那栋楼撞到失忆。但他无论花了多久、用了多少方法来让自己的脑袋瓜重新拾起那一晚的点点滴滴,除了一道绿光与剧烈的疼痛之外,他想不起任何东西。

 

“不过也许你的新男友韦恩会愿意为了你用更多的绿色小票子把卢瑟抽回斯特莱克岛。”露易丝板着脸,神情严肃,眼睛里却闪着恶作剧的光。

 

克拉克瞪了她一眼,不过在他想好一个有力的反驳之前,他的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来才发现之前有着七八个被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他忽略了的未接来电。克拉克对露易丝和吉米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跑去走廊窗边按下了接听键。

 

“嗨超人先生!”一个愉快的年轻人在吵吵嚷嚷的背景杂音下对着他嚷嚷,“联系上你可真不容易!”

 

他想起来他在阿尔弗雷德的通讯器对面听到过这个知更鸟一样的声音。

 

“夜翼?”他试着回忆蝙蝠侠的关系网,换来对方开心的惊呼。

 

“你知道我?”年轻人对着话筒欢快地叽叽喳喳,“他知道我!”他像是在对着边上的什么人开始大声炫耀。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克拉克有些谨慎地问道。

 

“如果你没有在做什么紧急或重要的事情的话,能在五分钟之内赶来这里吗?有一个人你一定要见一下。”

 

克拉克的第一反应是蝙蝠侠在采取知更鸟外交,在两个人不欢而散之后让和平知更鸟向他抛出友谊的橄榄蝙蝠镖。然而他的理智迅速跟上并立刻否定了这一个可能性:先不说蝙蝠侠是否如此友好而不计前嫌,如果韦恩真的想跟他多聊聊,他更有可能是直截了当地亲自蹲在面前的窗檐,招呼都不打,开门见山地见面就给他下命令。

 

不过如果说克拉克拥有什么让自己喜爱的优点的话,那就是永远心怀希望。他衡量了一下八点要交给佩里的新闻稿的紧急与重要程度,以及自己对于写这篇稿子的欲望和动力水平,当下决定推开面前的窗子飞了出去。

 

夜翼传给他的坐标带他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点。他向来喜爱光顾这家位于大都会的汉堡店,尤其对于它供应的浓厚奶昔赞不绝口。这让他的心情更为跳跃了一些。

 

当下店里顾客稀少,唯一的店员在柜台后打着盹。角落里坐着三个年轻人,其中一个东张西望地看到他进门之后站起身,夸张地挥舞着胳膊。

 

“布鲁斯刚来过,一分钟都没待满就走了,奶昔也没喝。”他像是觉得自己有义务在最短的时间内向克拉克提供最多的信息那样语速极快地说着,“嗨克拉克!我是迪克,这位红头发的是沃利——我想你知道他,接任他叔叔成为闪电侠。然后这位……”

 

他停顿了一秒,像是在思索一个适合的介绍词,而克拉克用这个时间看清了最后一名年轻人。他张大了嘴巴——如果不是脑内残存的最后清明阻止他在后辈面前失去冷静,他已经冲破屋顶飞出去了。发生了什么,他问自己。我不知道,他回答。

 

天哪,天哪。他看着那张与自己几乎相差无几的脸。

 

天哪,天哪,天哪,天哪。

 

02

蝙蝠侠不常拜访大都会的斯特莱克岛监狱,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在此出入仿佛在韦恩大宅的后院散步。他沉默地站到莱克斯卢瑟的牢房里的时候,对方早已起床并洗漱完毕,晨练结束后坐在桌前读着一本厚度惊人的书。布鲁斯远远地通过插图辨认出那是一本关于机械学习与制造工业完善方法领域最前沿的论著,还未来得及出现在市面上。

 

“在第三百五十七页第六行有一处数据引用错误。书里用了一年前的参数,而那一套芯片在一个月前已经更新换代了。这将导致截然不同的推论,因为所探讨的数据运行速度已经大不一样——不过,我想你也计算过了,”卢瑟慢悠悠地开口打破了似乎要永远延续下去的寂静,“并得出了同样的结论。我说得对吗?”

 

“不,”蝙蝠侠在黑影中低声回答,“昨天晚上芯片参数又更新了一批,而今早这本书下印的时候,里面的算法已经修正为基于最新的数据。”

 

“啊……”卢瑟合上书,慢条斯理地端起咖啡,“这就是梅茜的错了。你看,在这里呆久了,总会落后于时代。你,乌鸦般的信使,你有什么外面的消息带给我吗?”

 

“大都会莱克斯儿童医院的废墟里检测出了外星讯号,而你五年前在那里做过几年的非法人体实验。解释。”

 

卢瑟的眼睛里迸发出了浓厚的兴趣,“有什么是我不愿意拿来交换这个问题的答案的呢?这可真是太有趣了,我和你一样想要知道。”

 

“你进行那些实验所使用的科技不属于你,甚至不属于这个地球。它属于一个更古老而遥远的文明。”蝙蝠侠说,“‘布莱尼亚克’这个名字让你想起来一点什么吗?”

 

卢瑟脸上一闪而过的尽力掩饰的困惑被蝙蝠侠看在眼里。“我在为人类寻找未来,”他有意无意地答非所问,“成功的基因合成体将作为第一例先驱者成为新时代的神话。为了滞后的体制与道德而剥削人类无限的可能性,我觉得这令人无法忍受。我觉得我找到了成功的钥匙,而你们在曙光之前阻止了我。”他举起手,像是在教堂讲台边循循善诱的引路人,“但我不会计较的。几年的耽搁在浩瀚的人类历史上仅仅沧海一粟,历史的车轮总是向前进的。”

 

“你认为你没有成功。”蝙蝠侠复述着对方的话,若有所思。

 

两个人默默地注视对方许久,杂乱的线条开始在两个大脑里梳理闭合。

 

“五年前我成功了。”卢瑟仿佛恍然大悟地说,他有些顾不得冷静,上前就要抓住蝙蝠侠的肩膀,“告诉我,我成功了!”

 

“而我们所有人的关于五年前的记忆都被扰乱过。”蝙蝠侠躲过对方伸过来的手,轻轻地跃到桌上。

 

“‘它’是什么样的?”卢瑟有些狂热地问道,“‘它’的能力如何?”

 

“他同时拥有人类与超人的基因。你看见问题所在了吗?五年前超人甚至不存在。”

 

卢瑟眼中的疯狂开始渐渐褪去,他看起来一如既往的沉静谋略。“也许我们都被超人骗了。他的身上有太多未知。也许他在操控我们的大脑。”他又换回那个友好热情的声音,“你也是个聪明人,蝙蝠侠。我一直觉得你把力气消耗在那个搞笑小丑的身上是浪费了你的才能。为何不去追寻真正的谜团呢?为何不去抵御真正的危险呢?”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愿意听从你的建议呢?”

 

“你可以对我的提议不感兴趣,蝙蝠侠。”卢瑟重新又把书翻开,撕下刚刚阅读的那一页,在上面写下一个地址,“但你至少可以愿意去查看一下我的私藏。梅茜的进展太过缓慢,不过我相信在你手里它们可以得以好好利用。你不会损失什么的,去看一下吧,那些漂亮的五颜六色的小石头。”

 

TBC


Note:康纳出场~(其实在深水炸弹Ch25就出场啦)

评论(27)

热度(127)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