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睡前故事 Bedtime Stories(End)

简介:只是一个两人互相吹捧的简单故事

PG13

原作:DCU,No Man's Land

Disclaimer: 社会我华哥,人凯版权多,你的你的都是你的。


01

通常来说,蝙蝠侠抓钩枪中的绳索正如他那层层叠叠的后备计划那样取之不尽。然而事情总有例外。经历过瘟疫与地震的哥谭已经与外界隔离大半年之久,即使是蝙蝠侠,也难免有物资短缺的时候。不过今晚倒是实属意外。他在与双面人的帮派激战中被打中了常用的抓钩枪,在偶遇黑面具时又丢失了备用的那一把。于是他面临着当下的处境,恼火地站在漫溢着垃圾与污水的小巷中,仰头望着从未觉得是个麻烦的破旧公寓楼。

 

红外线扫描仪让他得以再三确认周围无人,只有老鼠站在垃圾箱盖上警惕地盯着他。他回头瞪了一眼,让那些啮齿类动物像是被视线烧了尾巴尖一样钻回下水道里。然后他拿出已经常年不用的绳索与挂钩——诡异地感觉到自己又回到那已不知多少年前的青涩岁月——然后用力甩了出去。铁钩稳稳地挂在屋顶突出的房檐上,而蝙蝠侠试了试绳索的牢靠程度,便开始用脚踩着粗砺的墙壁向上攀爬。

 

他经过一扇又一扇黑洞洞的窗户,猜测着曾经的主人是已经随着大部队离开,还是在城市的另一处谋生,或是更糟糕的——这主意让他嘴角抿起,脸颊肌肉绷得如同面前的砖墙。

 

他是在这个时候感受到那股作用在披风上的力量的。根据增加的阻力,那还是个孩童。蝙蝠侠向下一看,果不其然在一间窗洞里发现一只伸出来的小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披风尾巴。

 

一个脑袋探了出来。

 

“我睡不着,”小男孩说。他的大半个上身危险地伸在窗外,当作睡衣的超人T恤已经脏兮兮得几乎辨别不出来花样。蝙蝠侠认得这是地震前在大都会独家售卖的纪念款式,他为此跑去韦恩集团的分部开了不少几次会。“给我讲个故事吧。”

 

你睡不着,蝙蝠侠面无表情地瞪着那张无辜的脸。他可以把对方无痛苦地击昏,万能腰带里还有能放倒贝恩的麻醉剂。不过他在跟对方僵持几分钟后,开始慢慢地向下移动,好让自己坐在窗沿上。

 

“请告诉我关于超人的故事!”

 

蝙蝠侠停下了,开始把披风从小男孩手中往外拽。“你真的是哥谭人吗?”他皱起眉头问道,希望对方能从自己干瘪沙哑的语调里读出意味深长的不悦。

 

“我前天看见他了,”对方显然并没有领会,而是伸出手比划道,眉眼间充满了兴奋,“他真的跟传说中飞得一样快!”

 

“这些‘传说’还算不上他真实水平的一半呢。”布鲁斯示意小男孩给他挪个地儿,自己悄无声息地跃进窗洞,靠在破裂的窗边。“要是他想,超人能把地球推离运行轨道。他还在家里养了一只天狗,他给它喂太阳。”

 

小男孩的眼睛瞪得溜圆。“那他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来把哥谭从地狱中拯救出来?”

 

“他显然是来过了,所以你前天才看到他。”布鲁斯摇了摇头,“我真担心哥谭的教育水平。”

 

“那么他没有成功?”

 

“即使是最伟大的人也无法做到所有事。”蝙蝠侠凶狠地回答,“我的故事只讲三分钟。三分钟以后你没有睡着,我就要采取其他措施了。”

 

02

他从达克赛德开始讲起。小孩子都喜欢听英雄与这类外形可怖的宇宙霸主战斗的故事,不是吗?大都会作为故事背景太过明亮,对于暗无天日的哥谭儿童来说太过残忍。他绘声绘色地描述超人飘扬的红披风和热血沸腾的拳头,与黑暗君主在天启星间歇的火山喷发间永无止歇地搏斗。

 

“然后他们穿过宇宙,超人的钢铁手指抓住达克赛德,无数恒星在身边燃烧而过。”布鲁斯说着,好像他曾亲眼目击了那场战斗。“他们来到时间与空间的尽头,那里有一面起源之墙。宇宙的奇点,万物的起始与终结。毫无疑问地,超人赢了。他把达克赛德一拳打进了起源墙,那将永远束缚他,再也不能出来作恶了。”

 

然而真实的世界永远不会与故事一样,停留在完满的结局。不过蝙蝠侠决定忽略达克赛德没几天后就跑回到天启星遛弯的事实,给哥谭儿童留一点美好的幻想空间。

 

“哇。”那小孩儿的眼睛又一次瞪成了两枚25分硬币。“那超人可以把哥谭的坏人都按进起源墙吗?”

 

“在这个问题上,我必须对你说实话——很难定义一个人的好坏。夺人性命是恶,独裁是恶,欺骗是恶,偷窃是恶。依照所作所为来辨别的话,连我也足够一条腿进起源墙的资格了。超人拥有他的一套道德准则和信仰理念,无法撼动得就像是太阳不曾熄灭。因此他不适合插手这件事。”

 

布鲁斯想起在克拉克飞来见他的那一夜,眼中的曾经自信的神采。他确实推翻了疯帽匠的暴力统治,救下了那名工程师,也确实两人一起恢复了哥谭电厂的电力供应。了不起的成就,布鲁斯承认。克拉克依然保留着自他们相识时便让他感到宽慰又头疼的固执与韧劲,从不让布鲁斯未曾说出口过的敬意落空。他暗中觉得那才是让克拉克如此适合胸前标志的特质,远超过钢铁之躯与过人力量。

 

他让克拉克自己去发现那个残忍的后续。坐拥能量的工程师在这趴卧于废墟上残喘的城市中几乎坐在权力顶端,人们开始贿赂他以换得电力,为了对付无止尽的前来争抢的敌人,他又建立了一支军队,于是他完完全全成为了曾经推翻的前任的翻版。

 

蝙蝠侠在最开始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他选择自己拥有那权力,即使是短暂的。克拉克永不会这么做,于是超人只得离开。

 

要解决哥谭的问题,你得扎根于此,跟着这城市一起腐烂进地狱的最深层。

 

“超人的信念,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当我行走于钢丝的时候,知道他依然保持着绝对的耀眼的正义——这让我感到安全。”布鲁斯小声说,“如果我掉进深渊,也会有人在上面把我拉回来。”

 

小男孩早已在他陷入回忆的时候睡着了,于是蝙蝠侠轻手轻脚地在日出前离开。

 

03

蝙蝠侠在第二个夜晚又出现在那栋公寓楼边。贝恩依然控制着这片区域,而那个孩子的家中似乎没有成年人。他并不意外,但是依然感到担忧。

 

他注意到小男孩换了一件超人T恤。布鲁斯记得这是市面上出现的第一款,迪克在那一年的生日和圣诞节都只要了这一件礼物。布鲁斯从制作商那里订购了十几件,包括最初的原型。他路过克拉克公寓的时候顺手送了对方一件,“如果别人都有,只有你没有的话,反而很可疑。”他对愣在门口的对方说。

 

他坚持这是无心之举,然而这确实拉开了两人大规模互送礼物的序幕。克拉克从哥谭的纪念品商店中买了一只“我爱哥谭”的马克杯,然后不知怎的它就成了布鲁斯在暸望塔上的咖啡专用杯。布鲁斯回赠了一只大都会帝王队主力击球手的签名棒球,让克拉克猛抽一口气,差点在卫星上爆发空气供应危机。他对此的回应是带布鲁斯去勃朗峰上吃了一顿早餐,后者带着厚厚的防风镜,在冰天雪地与万丈光芒中嚼着热视线加热过的火腿和培根。

 

“今天有什么故事?”小男孩殷切地问道。

 

“超人打坏蛋。”蝙蝠侠冷巴巴地说。

 

“达克赛德不是超人最大的对手吗?”

 

布鲁斯避过了这个最高级别的问题。“如果按照危险程度,我会把莱克斯卢瑟排在前面。”

 

“可卢瑟先生是个好人,”小男孩面上露出疑惑不解,“他要来重建哥谭。”

 

布鲁斯从鼻子里哼出了不屑的一声,“别相信出现在哥谭的光头,他们没有一句真话。”

 

“我爸爸,”小男孩在自己后脑勺上比划着,“头发一直秃到这。”

 

“那你可以信他三分之二。相信他告诉你的他爱你,相信他告诉你的他会保护你,”布鲁斯回答,“可别信他说的永远会在你身边。”

 

“那卢瑟……他哪里坏?”

 

“走私军火,勾结黑帮,洗钱,贿赂,操纵市场,非法人体实验,”布鲁斯流利地报出一长串,“以及多次试图谋杀超人。”

 

“为什么?”

 

“因为他想当超人,却又当不了。”

 

“我以为超人是无坚不摧的。”

 

“他是骨头比我们硬点,”布鲁斯回答,“可其它的地方都和我们一样。”

 

“那么超人也有坏的一面吗?”

 

“有啊,可坏了。”蝙蝠侠点点头,“他曾经说我穿红色显得屁股大。”

 

不过他依然是为小男孩讲述了在另一个世界遇到的正义领主的故事,不管对方听得有多么懵懂。力量引致权力,权力引致腐朽,拥有多少能力就得同时抵御多少诱惑。

 

“幸运的是,我们的超人,”布鲁斯宣布道,“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你不能替他保证这一点。”小男孩锋利地指出。

 

“我昨天不是说了吗,”布鲁斯觉得受到了不公正的指责,“他固执到不撞起源墙不回头。我正喜欢他这一点。”

 

“轻信。”小男孩作出决断。

 

被评价为“轻信”的蝙蝠侠自然不会让争执终结于此,于是他们就蝙蝠侠对于超人的盲目信任问题纠结了大半个夜晚。年少的那一个于日出前沉沉睡去,黑暗骑士也就此告辞,回到他属于的地方去。

 

04

第三个夜晚,蝙蝠侠没有如期出现在窗边。

 

05

再下一个夜晚,小男孩等到了行为举止有些奇怪的哥谭守护者。

 

“你是长高了一点吗?”他问道。

 

对方条件反射一般地摸了摸自己的尖耳,忘记那只手是用来拉着固定到房檐的绳索。他整理着头罩,在窗外飘浮了一段时间以后才反应过来,对着把嘴巴张成O型的小男孩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是来代班的,”克拉克飞进屋,干脆把头罩摘了下来。

 

那小孩儿看着既害怕,又想要冲过去抱住自己多年的偶像。于是克拉克省了他一个麻烦,走过去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他明天就能回到战场了,”克拉克说,“只是哥谭此时实在离不开蝙蝠侠。”

 

“那你做得怎么样?”小男孩有些兴奋地问道,“今晚有收获吗?”

 

“在哥谭,谁也无法取代蝙蝠侠。”克拉克蹲下身,看着对方亮晶晶的眼睛,“我只去震慑所有人,让他们知道蝙蝠还在——真正的战斗还得蝙蝠侠自己去打响。”

 

“我还指望你留在这儿帮帮他呢。”

 

“他完全有能力处理好。”克拉克告诉对方,“我知道他是血肉之躯,虽然他自己经常忘掉自己是个人类。没有几个人能被达克赛德掐住脖子还依然镇定自若——相信我,翻遍全宇宙也找不出几个。我可以随时随地闭上眼,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他,而我只知道他从不曾让我失望。”

 

对方看起来并没有完全被说服,不过克拉克打算把辩论的苦差事交给明晚接班的人。

 

“当所有人怀疑我的时候,他选择站在我这一边与世界为敌。当我要去天启星的时候营救我的家人的时候,他连犹豫都不曾有过。或者你就把一切原因归功为——我无可救药地爱着他。”克拉克重又戴上蝙蝠头罩,“现在乖乖躺回床上去,我来给你读一个‘超人与球棒侠’的电影剧本。”

 

06

在今晚出门之前,蝙蝠侠已经带好了三把抓钩枪。都是他多年来用得顺手的老伙计,在不计其数的夜晚,他的性命就挂在那根细细的绳上。

 

他从熟悉的小巷中翻上熟悉的钟楼,在高处遇到已经等待良久的身影。超人抱着胳膊,对着脚下依然一片残垣断壁的城市若有所思。

 

“女猎手和蝙蝠女本来可以把事态掌控得不错,”蝙蝠侠在他身后开口,“你本可以不用来的。”

 

“没人比得上你,布鲁斯。”克拉克回答,“蝙蝠侠的意义是不同的。”

 

“你确实对我也有着同样来源不明的信心。”

 

他走过去与对方并肩站立,臂甲与制服互相摩挲着,仿佛那里能够磕碰出所有问题的答案。

 

“我只是来哥谭看一眼,确认我这信心并没有所托非人。”

 

克拉克说着,看向远处被火焰灼烧过的老树。焦黑的枯枝间,一朵嫩芽钻了出来。

 

The End


Note:半年的糖罐儿撒空了,接下来就更长篇了,免得它看起来好像很写不完的样子orz


附一:超人与球棒侠的全剧本,出自Superman/Batman Issue #44




评论(60)

热度(425)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