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普通蝙蝠的迁徙规律和交配习惯(End)

简介:最终危机后布鲁斯韦恩归来,克拉克肯特从此找到了一个笑得像个傻瓜的好理由。

(*标题来自“Beware the Batman”第18集里面一本书名)

PG13

原作:DCU,Final Crisis,Return of Bruce Wayne

Disclaimer: 我很快就会用尽我无法拥有他们的理由,就是因为我不想老老实实写个“他们属于DC”的弃权声明。


01

“所以,无花果和榴莲,你会选哪一种?”

 

“别指望我会上当,克拉克。”布鲁斯专注着手头上的事务;他小心地把一只白翼吸血蝠的嘴巴掰开,让它的唾液流进一支试管内。“如果我回答了,你一定会接着说‘原来布鲁斯你是神女利齿狐蝠啊’或者‘蝙蝠侠在分类学上属于番果蝠——我一定要把它刊登在下周的星球日报‘每日小知识’栏目上’。”

 

克拉克在他说到第二个分句的时候就已经笑得肩头耸动。布鲁斯动作轻柔地把那只吸血蝠放回笼子里,然后转过身皱起眉头,看着不知为何乐到合不拢嘴的明日之子。

 

“然后你就会笑得像是圣诞老人永久性住在你家了一样。”布鲁斯说,“你最近总是这样。”

 

02

当克拉克静下心来回忆一番,就不得不承认布鲁斯的话并没有夸张。他最近确实开怀大笑的时候比较多——火星猎人的冷笑话会把他逗笑,绿灯侠在联盟会议上无聊时避着蝙蝠侠搞出的小动作能让他乐到一直走出正义大厅。而蝙蝠侠——蝙蝠侠的白色目镜因为佩戴者的疑虑缩小了几毫米,这让克拉克的心简直被五彩缤纷的烟花膨胀成一个开心的球。

 

这情况持续到第二天的时候,他就被布鲁斯不由分说地拖进蝙蝠洞,从头发尖儿到红靴子进行了彻彻底底的检查。

 

“肯定不是小丑笑气,它影响不了我。”克拉克向布鲁斯保证道。为了证明这一点,他跑去把小丑设在钟楼上的炸弹爆炸后释放出的气体一股脑儿吸进肚子里,然后去宇宙真空中吐了口绿色的烟圈。他打了个快乐的嗝,俯冲回布鲁斯身边,看见对方的手在冰袋与体温计之间犹疑不决。

 

“我的身体没有问题。”他抓住那只手,不过允许它落在自己的额头上,“你看,哈尔回来了,巴里回来了,尚恩回来了,亚瑟回来了,”克拉克掰着指头给布鲁斯数着,“你也回来了。”

 

“你在那之前就知道我并不曾死去。”

 

蝙蝠侠的声音被放得更加柔和了一些。那里面的低沉、沙哑与神秘宛如调和精致的鸡尾酒,而克拉克向来沉醉于其中。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惊觉自己曾经多么渴望再次听到这副声音。这让他闭上了眼睛,吸了一口气。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克拉克尽量把自己的音调放平,好像他从头到尾都是那个很酷的、从没乱过阵脚的、向来以天神之姿出现在战场上扭转颓势的正义联盟主席,“我有点儿想你?”

 

“你都刻在你在孤独堡垒里的日记本里了。”

 

克拉克猛地睁开眼睛。他开始慢慢回忆起自己曾在上面用热视线刻下的点点滴滴,感到脖子和耳朵根随着想起的每一句话升起温度。“你会氪星语。”他有些懊恼又骄傲地陈述道。

 

“你不该教我的。”

 

“大部分是你教会你自己的。”

 

“你不该把日记本就这么敞开着。我能怎么办——那本子比蝙蝠洞里的恐龙还高,我能假装没看到吗?”布鲁斯偏开了视线,“你不该如此毫无防备。”

 

03

克拉克很少觉得在孤独堡垒有神神秘秘遮遮掩掩的必要,一是因为大门的防御几乎无人可破,二是反正也只有一只蝙蝠会选择在这里偶尔栖息,无论原因是伤病,抗敌,还是单纯地喝杯茶,听着外面冷风吹过堡垒水晶的尖端。当然了,这没算上他从漫长的星际旅行和任务中搜集来的奇奇怪怪的外星物种。他在堡垒的动物园里囤积这些濒危的小生物,就像蝙蝠侠在他的洞里囤积战斗纪念品、信息资料和黄太阳光发生器。有人说,孤儿更容易在无意识间变得拥有收集欲望;克拉克不知道这是否解释了他们俩不约而同的仓鼠病,不过他更愿意把自己的行为归功于前瞻性的生物保护目的。

 

蝙蝠洞里另一个容易囤积的是蝙蝠。每一次对于那地下基地的拜访都让他觉得这支军队又吸收了不少新生力量。布鲁斯给出的官方解释是他并不知道为什么方圆几百英里的蝙蝠都喜欢往他那儿扎堆,而他能对此作出的最接近的猜测是阿尔弗雷德或者提姆给它们喂得太好了。

 

“他们得收敛点儿。”布鲁斯的抱怨向来很难看出真假,而克拉克一般由着他去,“否则下次我再召唤蝙蝠的时候,它们要胖得卡住洞口了。”

 

“我觉得也有可能是它们特别能生。”迪克有一次在克拉克表达出疑问后,提出了自己对于蝙丁兴旺的原因的假说。

 

克拉克确实能在那黑压压的族群中分辨出为数不少的幼年蝙蝠。大都会的城市管理规定,公寓中不许饲养蝙蝠,也只有受过特别训练的动物管制人员能够处理误打误撞擅闯人类领地的这些翼手目动物。克拉克也无心把这些小生灵带出它们的栖息地——他深知孤自一人在另一个世界上是怎样的感受。于是他能做的就是偷偷摸摸把奶瓶悄运入境,然后装作没事一样听布鲁斯抱怨自家的蝙蝠族群越来越有发福的迹象。

 

有抱怨听总是好的。好过一片寂静与冷清,好过超人独自于废弃的蝙蝠洞中给蝙蝠泄愤一般地喂食,荒谬地期待着蝙蝠侠忽然出现在下方,愤怒地指责他对于洞里蝙蝠心血管健康的迫害。

 

“你已经盯着那群蝙蝠看很久了。”布鲁斯的话把他从自己的回忆中拉了回来。“是想要找出上次咬你的那只然后打击报复吗?”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他如梦初醒,又像是完全没有听见布鲁斯的问话,“我有点儿想你了?”

 

“我想间接来说,是有的。”布鲁斯回答,“我昨天在你公寓的淋浴间打开热水,没多久就看见我的名字和一大堆想念一起出现在镜子上。如果不是辨认出你的笔迹,我还以为见鬼了。”

 

04

虽然克拉克在大都会的家中是不允许出现普遍意义上的蝙蝠,不过布鲁斯在那里落脚的情况并不少见。一般他们在商量后,布鲁斯说“去你家”时,大多数时候都指的是这间公寓。克拉克能够感觉到对方并不偏好孤独堡垒,而是更亲近以“克拉克肯特”名义拥有的归处。没有机器人的协助,这里的日常状态要稍微杂乱一些。即使拥有超级速度和近在咫尺的挂钩,克拉克依然固执地喜欢把外套和领带随手挂在入门的椅背上。在布鲁斯开始频繁地光顾后,那椅背上很快长出了双人份的男士衣物,偶尔甚至有带有尖耳的头罩和万能腰带。看到蝙蝠侠也如此作为,克拉克瞬间感到理直气壮、心安理得。

 

不过很多情况下,他们完全没空去关心衣服是在挂钩上、椅背上还是扔在地板的哪个角落。双手与视线都有更重要的目标要锁定、更炽热的深海要沉沦,交换的热量甚至足以让窗子蒙上一层雾气。

 

而当克拉克抱着湿津津的枕头趴在床上,听着淋浴间里传来的水声时,他感到自己的心房与心室都饱满得像是被快乐与不知道哪里来的悲伤完全泡开。

 

“你应该在淋浴时哼歌,”于是他在布鲁斯擦着头发走出来时这样说道,“我知道那会很好听。”

 

“克拉克·乔纳森·肯特,”布鲁斯蹲下身,让自己的视线与对方持平,“自从我归来以后,你一直都很奇怪。”

 

“只是忽然意识到我们曾经错过了多少。”克拉克坦言,“失而复得能让人做到这一点。”

 

05

克拉克知道一具人体骷髅的触感,也知道血肉在高温下闻起来如何令人作呕。这些是无穷无尽的战斗教给他的副产品。他也许永远没法习惯看着一具骨骼,心里知道它也许在几秒钟前还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是一位父亲,丈夫或是儿子。对于那具骨架每深入一分的认知,都让他在对于自己未能及时感到的愤怒上加上万钧重量。

 

然后这么一天来了,像他在心底恐惧了很久的那样。他得从一堆废墟中抱出自己最亲密之人的干枯躯体,眼眶中灼烧过的浓烟还未散去。那具身体在他的手中也滚烫至极,而他清楚地知道那温度与活人的体温没有一丝一毫的关联。

 

至少他知道欧米伽射线会把生命一瞬间剥离,布鲁斯并没有饱受折磨地离开。

 

但那可真痛啊,克拉克想着,把那颗惧人的高热头颅靠进自己怀里。

 

“没有下次了。”克拉克在归来的布鲁斯身体复原后,第一时间拽着他说,“在那之后,我甚至还得再看一遍你的骨骸……看见你的头骨被人挖出来,用作邪恶的开端……好吧,那不是你本人的头骨,但你可以想象一下那种视觉冲击力。”

 

“让我感到冲击的是,我居然错过了至黑之夜。”布鲁斯摸着下巴,面前的电脑屏幕快速地切换窗口,“我不在乎是不是已经第十遍了,你得给我再从头到尾讲一遍来龙去脉。”

 

“你这个固执的蝙蝠厚脑袋瓜。”克拉克干巴巴地说,“我当时得看着你的头骨。”

 

布鲁斯抬起头。

 

“那是你当时在黑灯面前不堪一击的原因吗?”他问道,自己觉得自己简直是残酷的化身,“乱了心神?”

 

“也许我太希望听见你再喊我一声‘克拉克’,即使是被黑暗完全攫取的骸骨用仇恨憎恶的声音喊出。”克拉克回复,“当然那个假冒克隆人完全没认出我来——然后我就知道那是个假货了。”

 

“虽是如此,这种事情,我一辈子承受一次真的够了。”他最后接道。

 

“很不幸,我是人类。”布鲁斯回答,“不过,蝙蝠侠有希望摆脱这一点。”

 

克拉克知道对方自从死而复生后就忙着捣鼓全球范围的招兵买马,仿佛死亡也从未能拖缓他的脚步。蝙蝠侠群英会,他听见布鲁斯和提姆商量着这支新生力量的当下与未来。很快,这将是一个足迹遍布全球的族群,而人们将铭记这枚以可怖的黑暗生灵作为象征的标志。

 

“如果一切顺利,蝙蝠侠也能够像超人那样,出现在世界上任何有需要的角落。”

 

克拉克分辨着布鲁斯话语中压抑不住的得意与骄傲,还有那么一丝“你看,我就要追上来了”的挑衅。

 

“我不会也不想要一人占据整片森林,”他歪着脑袋,又感到那股从内而外、由心底最深处慢慢长出的快乐,就算布鲁斯因此嘲笑他,他也懒得花心思去掩饰了,“超人的身边永远有蝙蝠侠的位置。”

 

“那么,别的不谈——我面前的这只蝙蝠,今天晚上打算去哪儿呢?”

 

The End


note:别盯着标题后四个字看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评论(68)

热度(486)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