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CSI: Watch Tower(End)

简介:玛莎与乔纳森在June 18捡到了坠入地球的礼物。这日期挺美好的,接近夏至。这一篇两个月以前就想写了。

Title:犯罪现场调查 Crime Scene Investigation

(*这名字居然lofter是发不出来要被屏蔽的……)

PG13

原作:DCU

Disclaimer: 他们比我所能拥有的宏大太多,无法奢求。


01
根据火风暴的证词,蝙蝠侠是作案人的第一备选。

“……也有可能是布鲁斯韦恩。”他思忖片刻,补充道。

火风暴的判断基于亲眼目击。他当时就在正对着犯罪现场的副控制室里,焦头烂额地试图重组暸望塔能量中心在上一次攻击中被破坏的安全阀门。蝙蝠侠和布鲁斯韦恩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走廊尽头,向下撇着的嘴角弧度惊人地类似。

“我两个脑袋都看见了——他们走进会议室,然后就没出来。”他举起手,像是在对着不知道何方的神灵发誓, “我知道,我知道——没错,蝙蝠侠脸上没个晴天不是稀罕事,以及没错,他自控力惊人,绝不会一时血冲大脑——但是之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02
故事的源头已不可考。据当事人回忆,大概在两人于孤独堡垒独处时便埋下了种子。在每年的此时,堪萨斯的日照已经显露毒辣本色,大都会更是明艳照人,被压抑了一整个冬季与反反复复的春寒的生机毫无保留地爆发出来。日历即将翻到夏至,阳光在一年的这几天取得耀眼的胜利。

正如现在是半夜零点,而蝙蝠侠依然被堡垒水晶反射出的日光刺痛了眼。他猜测着这是否让他的同伴感到同样困扰,然而回答很可能是否定的。阳光充实那个人的血肉。超人站在乔-艾尔和劳拉-艾尔的雕像下,精心琢磨的氪星水晶球把光束慷慨地聚焦在他身上。蝙蝠侠不得不承认那画面如此自然与美好,快要勃发出的力量感让人惊叹。

“不过即使是我,也不想要二十四小时泡在曲奇粉里。”他咕哝了一句,毫不意外这声音传到对方的耳朵里。

“你会想要二十四小时泡在案件里。”超人迅速地回答,像是早就准备好了台词,“直到你意识到鉴证照片和法医纪录不能当饭吃。”

“今天你可以随便说什么,”蝙蝠侠觉得自己无比宽容,“我让着你。”

“这句话刚帮你赢了一块更大份的苹果派。”超人从水晶中看到自己的映像;那眼睛中溢出的笑意看起来可以盛满大西洋,“我要回小镇一趟。一起来吗?”

蝙蝠侠的动作停顿了。他正喂小氪吃着狗饼干,对方一脸享受地狼吞虎咽。“你每天都好好喂他吗?”他问道,话不对题。

“当然了。”超人听起来像是受到了不正当指控,“只是那次对战机械超人的时候,他耗费了太多体力,至今还在休复期。”

“你是说佐尔-艾尔?”

“汉克·亨肖。”

“……汉克·亨肖。”蝙蝠侠重复道,若有所思,不过没再接话。

超人转过身看着陷入沉思中的人。他整理了一下披风,拿起之前准备好的从各个星系搜集来的花束。“暸望塔上见。我会带苹果派上去的。”

03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蝙蝠侠这两天确实跟超人闹得有些不愉快。而且没错,确实是他……我为什么会知道?因为我在场呀。”

原子侠站在培养皿里,很是热心地回答每一个愿意从显微镜里看他的人的问题。“我不觉得他们注意到了我,不过不能怪他们,毕竟那时候我只有一毫米大小……布鲁斯韦恩?哪有什么布鲁斯韦恩。我在会议室里吃着我那份的苹果派,以我最爱的方式——谁不喜欢埋进食物、让香气完全环绕在周围呢?所以我正坐在热腾腾的派馅边上,刚掰下来一片比我还大的脆皮,然后就听见蝙蝠侠和超人在吵架。我没有去听他们争执的内容——这种程度几乎可以说是稀松平常,他们向来上争天文,下吵地理,上次为了争论南极的磷虾到底有几种,两个人一起跑去海底数虾米,把亚瑟气坏了……不过,回到主题——确实是蝙蝠侠干的。”

04
每次拜访大都会,蝙蝠侠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可能是相对于他的喜好而言,这里又是太过明亮了。也有可能是这里更新换代过快的天际线,似乎每一天都有莱克斯企业投资的高楼拔地而起。他很难赞同这种全盘钢筋玻璃的审美,仿佛某个人自己脑袋发亮,就希望盖起的楼也发亮——不过他承认,他对卢瑟一向有偏见。

他从远处就看见几个小时以前还与自己在冰天雪地里聊天的身影,于是让蝙蝠翼滑翔过去。他避开了救援人员的必经路线,在附近找了一栋未被波及的楼停下,用绳索把自己荡到超人身边。

“请救救他。”他的脸上带着厚重的烟灰,像是曾钻进最炙热的烈火中心。汗水把超人的卷毛沾湿了,顺着脸颊的轮廓流下来,在烟灰上画出沟壑。他抓住急匆匆路过的医务人员,用稳重而恒定的双手把不省人事的小男孩送到担架上。“请,请一定……”

从这个距离上,蝙蝠侠看见那双臂膀上的肌肉在微微颤抖。

“有个炸弹,”超人在见到蝙蝠侠的第一眼就开始说,“我当时在小镇……两人死亡,九人受伤,我得去找……我还没有时间去抓住凶手……”

“你镇定点。我来是做什么的?”蝙蝠侠打断了对方快要语无伦次的絮语,“去救他们。罪魁祸首交给我。”

超人在下一秒就消失了。蝙蝠侠循着热浪靠近爆炸中心,把那一片狼藉一英寸一英寸地翻了个遍。罪犯总是懦弱而迷信的;懦弱生出恐惧,迷信导致有规律可循,而恐惧与犯罪手法结合在一起,得到的就是线索。

蝙蝠侠从地上捡起炸到面目全非的雷管,从上面辨认出标志。

“我的工作完成了。你那边怎么样?”他听见身后披风沉重落地。

“很糟糕。”

至少他选择了诚实,蝙蝠侠想,莫名松了一口气。他回忆起之前那次,克拉克关心的人被一个个袭击,他还是撑起笑容,给儿童医院的小病人们做抛球表演。

“听着,超人。”蝙蝠侠开口,“我已经不想给出、也不想听到‘你无法拯救所有人’的长篇大论了。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们也互相劝说了这么多次。”

“难道你——你曾对此感到习惯过吗?”超人反问道,“即使这么多年下来?”

他们站在一起,看着忙碌的人群。警笛声、哭喊与救护人员跑来跑去的声音混成一团。很少有人能抽出空来看他们一眼,即使是,那眼神也复杂到让蝙蝠侠觉得得带回实验室分析上三天两夜。

“这是针对我的报复行动。”超人说。他声音里的干涩让蝙蝠侠想要天上赶紧下点雨。“当你想要拯救的却因你而受到伤害,当有人为了对付你而开始伤害别人……你一定得问这样的问题了——我们的存在真的是正确的吗?”

“你还记得那个坠楼者吗?你跟她聊过以后,她决定重新开始生活?那个女孩……”

“费罗西蒂·罗斯?”

“……费罗西蒂·里根。”蝙蝠侠把这句话说完,又陷入了沉默。停了有十几秒钟,他才又开口。

“总得有人为真理和正义站出来。”

“这套理论可是说了几十年了。”超人有些自嘲地笑了一声。

“你觉得过时了吗?”

蝙蝠侠的语气中不带任何感情,仿佛是在稀松平常地征求意见。不过超人知道那双眼睛此时正落在自己的身上,那温度比之前所有火焰加在一起更加灼热。

“我会做我能做的事情。”超人回答,“无论怎样。”

“很难说这世上最沉重的是什么。是真相,是希望,还是正义。当它们加在一起,谁还能扛得起来呢?”

05
“哦,我觉得他们根本不关心我是不是回会议室拿了一趟东西,然后又离开了。我是说,即使我是在用超级速度,但超人至少能看到吧?没有,就像是刮了一阵没人注意到的风——”闪电侠喋喋不休地说道,半抱怨性质,“不过说真的,我也不想站在那两人争执的中心。以及是的,犯人是蝙蝠侠。”

提到这件事,他倒是真开始抱怨了。

“他居然把最后一块苹果派撞到地上了!最大的一块!”

06
“针对我的团伙也盯上了布鲁斯韦恩。”超人第十遍劝说着,“你得让我帮这个忙。”

“行。”蝙蝠侠终于松口,“不过你扮演韦恩——蝙蝠侠依然是我,我依然是蝙蝠侠。”

超人去费劲吧啦地把他的S卷毛梳到服服帖帖,而蝙蝠侠去找放在洞里的适合对方身材的备用西装。他抱着衣服回到主电脑前,另一个人却不见了身影。

蝙蝠侠盯着空气看了半天。“马可。”他干巴巴地说。

超人的脑袋从洗浴间中探出来,他看起来已经很有哥谭王子的模样了。“你说什么?”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问道。

“你应该回答‘波罗’。”

超人对着这句没头没脑的发言眨了眨眼睛,接过对方手中的衣物。

事实证明他们低估了对手的准备程度。对方似乎料到超人会出现在布鲁斯韦恩遇到危机的时候,于是不知道从哪儿高价收购来一小块氪石。而他们的确把它用在了刀刃上——当蝙蝠侠看见那枚泛着绿光的子弹旋转着朝“布鲁斯韦恩”尖啸而去时,几乎捏碎了藏身的梁柱。他几乎是以自由落体的速度向下跃去,以拥抱死亡的姿势俯冲,甚至忘了抽出蝙蝠镖来拦截一下子弹。他的视线被绿色占满了,而他此时看起来一定很像扑向猎物的恶魔。

在粉身碎骨的前一刻,他被一双手接住了,两人顺着力道在地上狠狠地滚了两圈,撞到露台边缘的钢化玻璃上。被削弱的钢铁之躯在上面仅是留下了一小块蜘蛛网般的碎纹。毫不顾及周围人对于蝙蝠侠忽然从天而降的尖叫,他抓起“布鲁斯”的手,看见子弹擦过的地方流出汩汩鲜血。

“我们得谈谈。”他觉得自己的脸都要扭曲了。

“没错。”对方回应过来几乎同等程度的怒气,“你这个傻瓜,蝙蝠侠。”

07
“你差一点就死掉了。差一点!”

在进到暸望塔会议室、关上门的一刹那,布鲁斯就开始把自己的怒气一股脑地倾泻出来。

“你猜怎么着?”克拉克一边扯开西装和领带,露出自己的制服。他的话语一点也不比对方好声好气到哪里去。“你也是。”

“这不一样!你不明白……我不认为你能明白,但你怎么能不明白……”

“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先生,”克拉克说,手撑在背后的会议桌上,“我建议你梳理一下自己的逻辑。”

布鲁斯显然不打算去慢慢理清思路了。他冲过来,双手抓起超人的披风,那冲击力把桌子上的餐盘撞到地上。

“我不能再一次看见你死在我面前了!”他吼道。

那之后两人愣住了。

时间像是被寒冰冻结起来。布鲁斯开始感到周身发冷,然而话已说出口。他闭上眼睛,想要屏蔽那张最为熟悉的诚挚的面容。

然后他看见了克拉克。牛仔裤,马丁靴,带有S型标志的T恤衫外围着件红披风。他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对方这副打扮。

嗨布鲁斯,他说。

你在那里吗?布鲁斯在心里问道。他同时低低地叹了一口气,使出全身的自制力,才没有伸出手去。

我从未离开。

那么你开心吗?布鲁斯追着问;他几乎可以预料到自己要被嘲笑了。克拉克总是抱怨他人情味不足,而此时他就像是个问题不停的情感热线主持人。

你记得我说的话,克拉克回答,我是个幸运的人。

布鲁斯在心揪起来的同时感到放心了些。

我一直没有来得及说这个,但是……他有些犹犹豫豫地开始。

那今天也不用说,克拉克打断他,留到明天吧。

留到明天的明天,直到无数个明天依次到来。时间流动从未停止,也从未为了某个特定的人驻扎等待,即使那人快过子弹、力超车头、一跃能够翻过高楼——即使那人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布鲁斯睁开眼睛。克拉克正看着他,神情有些担心。

“我自己做的。”克拉克朝着地上的苹果派点了点头,“觉得你会喜欢。照着你的口味加了些香料。”

布鲁斯蹲下身,把一块依然冒着热气的苹果塞进嘴巴里。“唔。”他算是给出了评价,而这足以让克拉克重新拾起笑容。“明天再重新做一块?”

“那意义会有些不同。不过明天——明天总是好的。”布鲁斯说。

The End


Note:

佐尔-艾尔:N52机械超人

汉克·亨肖:pre52机械超人

费罗西蒂·罗斯:pre52被超人拯救的女孩(Superman Grounded)

费罗西蒂·里根:N52被超人拯救的女孩(Batman/Superman #17)

马可波罗:N52挣脱束缚,克拉克去蝙蝠洞找布鲁斯,对方正试验隐身制服,克拉克找他不到,就问:难道是我说马可你回答波罗的游戏吗?

克拉克回小镇扫墓了,和N52一样,肯特夫妇在rebirth也离开了。

评论(83)

热度(203)

  1. 清风竹里馆ex Machina 转载了此文字
©ex Machina|Powered by LOFTER